关灯
护眼
字体:
096、夜老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假已经请到了。

    但,在夜千筱的“要求”下,彭队长事先对她进行了小测试。

    正如夜千筱所料,彭队长所给的任务,就是让她们记住每个人的身份以及特征。

    那天晚上,夜千筱交了一张完美的答卷。

    是夜。

    彭雅的办公室内,灯火通明。

    叩、叩、叩。

    “还不回去啊?”

    随着敲门声,一阵询问从门口传来。

    大门敞开着,彭雅一抬眼,就见到站在门口的路剑。

    “嗯,有点儿事。”

    彭雅面色稍稍沉重,回答时有些心不在焉。

    “什么事啊?”

    路剑直接走进来。

    都是蛙人的队长,两人平时也比较熟络,办公室走进走出的倒也习惯了。

    “喏。”

    抬眼看他,彭雅将两张A4纸递了过去。

    “什么东西?”

    抬手将其接过来,路剑疑惑的问道。

    “考察狙击手的,这是夜千筱的答卷。”彭雅严肃的看着他。

    “哦?”

    颇感兴趣,路剑低下头,仔细的看了起来。

    考的是所有老兵的个人资料。

    考察姓名,身份,性格,特征,甚至于一些细节。

    从头看到尾。

    满分。

    倒不是路剑都知道这些信息,而是彭雅在答卷末尾处,写了个>

    “夜千筱的?”

    路剑惊讶的扬了扬眉。

    不会是拿错陈雨宁的了吧?

    “嗯。”彭雅点头,旋即将另外两张装订好的纸拿出来,送到路剑面前,“这是雨宁的,两个月前考的。”

    接过那份,路剑低下头,仔细地扫了一遍。

    果不其然。

    陈雨宁跟正式队员相处,已有两年的时间,难度大些是理所当然的,而98分,已经足够的优秀了。

    可,夜千筱才观察两天。

    两天呐。

    就将所有的老兵都了解的全面,这种观察能力简直到了逆天的地步了。

    “她是个好苗子。”

    彭雅说着,语气颇为沉重。

    “夜千筱,确实是个好苗子。”

    点了点头,路剑同意地附和道。

    “可惜了。”

    彭雅站起身,沉沉的叹了口气。

    “什么可惜了?”

    视线从答卷上移开,路剑下意识的接过话。

    “夜千筱啊。”彭雅将那两份答卷拿过来。

    “哦,你是说她家里的事儿?”路剑恍然大悟。

    “是啊。”

    彭雅叹息。

    顿了顿,路剑问,“是她爷爷不准她当蛙人吧?”

    “嗯,”点头,彭雅一想,更是无奈了,“也不仅仅是她爷爷,本来她爸妈就不同意,但爷爷坚持让她当两年兵,她就来了。现在爷爷不同意,她爸妈估计会更坚定了。”

    “她爷爷……”微微一顿,路剑神情也凝重起来,“是担心她的安全吗?”

    “也没别的理由了。”彭雅摇头,“她爷爷的身份,你也知道,还是立下过战功的。让自己的子孙来当两年兵,那是为了历练,长长见识就算了,哪里真想让他们冒险干这行。更何况,夜千筱是个女的。”

    “倒也是。”

    路剑表示赞同。

    夜老爷子是当过兵的,也了解现今部队的情况,在一般的队伍服役,自然不用担心,基本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可——

    干他们这行的,在危险莫测的大海里生存、救人,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谁也不能保证,几年后,能够还给夜老爷子一个活的夜千筱。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夜千筱遭遇不测了呢?

    更何况,夜千筱是个女人,守护人民这种艰巨的任务,没有必要交付到她身上。

    “先别担心了,”沉思良久,路剑安抚道,“最终结果怎样,还得看她如何决定。”

    “是啊。”

    彭雅沉沉的点头。

    这件事,最终如何,还得看夜千筱的决定。

    如果她能说服夜老爷子,结果就毫无疑问了,可,如果她不能说服夜老爷子,只要她有足够的坚持,相信最后也能顶着压力留下来。

    虽说自私,可他们的队伍,确实需要夜千筱。

    她足够的优秀,能让他们拼命的挽留。

    ……

    翌日。

    下午四点,奔波了一整天的夜千筱,终于回到了夜家。

    可,一被佣人领进门,就觉得气氛阴沉沉的,好像有种压抑的气息迎面扑来,令人的心不由得沉了下去。

    别墅里的佣人,皆是沉着脸,面上见不到丝丝笑容,连大声的议论声都没有。

    “小姐,老爷子在客厅等你。”

    在前方领路的女佣人,走了没两步,就同夜千筱说道。

    “老爷子?”

    脚步微顿,夜千筱低声问道。

    “是的。”

    女佣人严谨的点头。

    眸光微顿,夜千筱也猜到,这个老爷子,就是她爷爷了。

    只是——

    这种关头,特地来等她,就是为了让她离开蛙人部队?

    没有说话,落后佣人半步,夜千筱不紧不慢地走着。

    而,未到客厅,就听得男孩的哭声传来。

    “呜呜呜……不要碰我,我要妈妈!呜呜……”

    隐约听着,是夜江桦的声音。

    难免好奇,夜千筱停下脚步,朝声源的方向看去。

    佣人随之停下步伐,小心谨慎地看着她。

    不远处的树下,浑身黑衣的夜江桦,正在捂着眼睛哭哭啼啼的。

    站在他旁边的,则是一袭黑裙的夜若雨,她有些为难的想劝夜江桦,可每每一碰到夜江桦的手,却被他狠狠地打开。

    而她姣好的面容,也残留着泪痕,有泪花在眼底闪烁着。

    很快的,夜若雨也发现了夜千筱,匆促的朝这边看了眼,先是愣了愣,旋即,又不自觉地侧身避开,狠狠的抹了下泪水。

    “小桦,你别这样。”

    压低声音,朝夜江桦说着,夜若雨有些哽咽。

    “呜呜,不要碰我!”

    再次抬手,夜江桦将她狠狠甩开。

    手背被重重地抽了下,夜若雨吃痛,猛地将手收回来,等她再低头看去时,手背已经是鲜红一片。

    夜若雨又急又疼,直皱眉头。

    “哭哭哭,哭什么哭!”

    恼怒之下,夜若雨用力抓住夜江桦的手腕,将其猛地拉下来,呵斥道。

    “姐……”

    如此粗暴的动作,顿时将夜江桦给吓到了,哭声戛然而止。

    “乖,别哭了。”

    瞧他这模样,夜若雨的心又软了下来,松开他的手,抬手去擦他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妈肯定希望你开开心心的,不希望你哭成这样。”

    平静片刻,夜江桦怔怔地看着她,不知有没有将她的话听进去,紧随着撇了撇嘴,又有要哭的趋势。

    “诶。”

    忽的,冷淡的声音,从上方落了下来。

    熟悉的语调,有冷冷的,让夜江桦顿时将眼泪给逼回去。

    胆颤的打了个哆嗦。

    泪眼模糊中,他看到那抹身影愈发走近,直至跟前时才停下来。

    不是便装,站在面前的人,穿着一身海军常服。

    白色的军装,包裹着颀长高挑的身材,腰杆笔直,端端正正的站在他面前,自带一股难以言明的威严。

    英姿飒爽,极具威风。

    夜千筱微微垂着眸,头顶带着顶白色军帽,压在下面的短发,顺着清风轻轻飘扬,一双清冷干净的眼睛,不过是看了夜江桦一眼,就令他紧紧地闭上嘴巴。

    “大姐。”

    抬起袖子抹泪,夜江桦抬头看着夜千筱,抽泣的喊了她一声。

    自从夜千筱上次回来后,夜江桦就很怕她。

    现在,见到她穿着那身军装,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的威慑和压迫,夜江桦更是不敢放肆,顿时就变得老老实实的。

    “在哭什么。”

    左手放到裤兜里,夜千筱看着他,淡淡的开口问道。

    “妈妈,”提及这事,夜江桦顿时抽噎起来,眼底有泪水在闪烁,可硬是被掉下来,“妈妈她……”

    “很伤心?”

    淡漠地看着他,夜千筱没等他说完,便再度问道。

    “嗯。”

    似是被说到心坎里,夜江桦立即重重地点头。

    “那你回房哭。”

    夜千筱淡声说着,话语里不含丝毫情绪。

    呃。

    夜江桦顿时睁大眼。

    与此同时,站在一侧的夜若雨,也忍不住惊讶起来。

    先前见她过来,本以为是来嘲笑他们的,却没想有安慰夜江桦的意思,心里的警惕顿时就降了下来。

    不曾想——

    夜千筱果真没安好心。

    有这样安慰人的吗?!

    总之她没有见到过!

    夜若雨恼怒地吸了口气,带着恶意的视线扫向夜千筱。

    不过,夜千筱全然不在意。

    “哦。”

    出奇的,面对夜千筱的指示,夜江桦犹豫了会儿,竟是老实地点了点头。

    夜若雨顿时诧异地看他。

    “那走吧。”

    夜千筱淡声吩咐道。

    “嗯。”

    夜江桦乖乖道。

    看到夜千筱那身军装,他其实就不怎么想哭了。

    他爷爷是军人,自幼受到了很多男子汉的教导,也清楚男儿有泪不轻弹。

    他不能哭。

    最起码,在别人面前,不能哭。

    可——

    他没走两步,眼角余光瞥见抹人影,顿时就吓得僵硬在原地。

    “你们站在那里做什么!”

    冷不防地,一阵中气十足的喝声,从客厅的方向传了过来。

    这声音,铿锵有力。

    挑眉,夜千筱顺声看过去,果不其然,在大门的外面,见到头发发白的夜老爷子。

    出乎意料的,夜老爷子同样一袭军装,陆军制服,肩膀上是刺眼的金星,看得夜千筱不由得愣了愣。

    这军衔,够高的!

    他笔直的挺立在那里,犹如屹立不倒的青松。

    莫名地,带着令人心颤的威严。

    ------题外话------

    犹豫了一个晚上,到底要不要请假,这个月的假期一天没用昂。

    实在是任务有些重,今天修了一个下午的文,本想着上架的章节可以快点儿修,没想到还是一个字一个字的重写,真心看不下去那些繁琐的句子。

    唔,反正这个月最后几天,看到瓶子没更新,也不要意外昂。

    明天回评,继续修文。

    PS:呃,修跟徐明志回城市的十七万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96、夜老爷子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