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98、你这么教兵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老爷子患有高血压,情绪不宜过于激动。

    这件事,是夜千筱不知道的。

    而,回来半个小时,就将夜老爷子气进医院的“壮举”,直接导致她被全家人忽略的彻底。

    跟夜老爷子一起进的医院,夜长林在医院忙里忙外的,把夜千筱晾到一边。

    等他忙活完,夜老爷子抢救过来,夜千筱还在门外等着。

    “你啊!”

    出门见到她,夜长林手掌握拳,满腔怒火,可最终是指了指她,没有采取暴力措施。

    深吸一口气,夜长林命令道,“这两天别在你爷爷面前晃悠,免得惹他生气!”

    “嗯。”

    估计夜老爷子没事了,夜千筱便点了点头。

    “行了,滚吧!”

    见她应声,夜长林心生烦乱,朝她摆了摆手。

    这个家,本来就够乱了,正忙活着红灿的葬礼呢,夜千筱好不容易回来,就将老爷子气成这样,夜长林心中没火气,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没有好好教训夜千筱一顿,是完全抽不出那个空余时间。

    而——

    他话音刚落,夜千筱就转身走人。

    刹那间,好像一口闷气郁积在心里,气得他只想把夜千筱拉过来,狠狠地揍一顿。

    一点儿都不知错!

    要是抢救慢点儿,老爷子保不准有生命危险。

    可,从头到尾,都没听她说过一句抱歉!

    夜长林气得气息不稳,双手微微颤抖着。

    走廊上,夜千筱将双手放到裤兜里,跨着缓慢的步伐,渐渐地消失在楼梯口。

    出医院的路上,夜千筱撞见刚赶过来的夜若雨和夜江桦。

    “大姐!”

    远远地,听见夜江桦的喊声。

    夜千筱凝眸,抬眼看过去。

    瞥见直朝这边招手的夜江桦,还有紧紧抓住他、不让他过来的夜若雨。

    夜若雨像是没看到夜千筱般,纯粹当她是空气,强行拉着夜江桦进了医院大楼,连声客套的招呼都没打。

    “姐,你干嘛啊。”

    “别靠近她。”

    “为什么啊?”

    “是她把爷爷气进医院的。”

    身后不远处,听到两人的对话声,可渐渐地,说话声和脚步声,远到再也听不清。

    夜千筱出了医院大门,一抬眼,就见到空中残留的晚霞,仅留的一抹鲜红,在青蓝色的背景照应下,显眼至极。

    看了片刻,夜千筱收回视线。

    抬手,正了正军帽,夜千筱朝大街走去。

    ……

    并没有急着回夜家。

    一来,红灿的葬礼,她暂时不需要现身。二来,有了下午那番折腾,她回去估计很难吃到东西。

    这一整天,她除了在炊事班顺了两个馒头,之后都在赶路,回到夜家也没闲着。

    一直到现在,她都没有吃过别的。

    不过——

    她一身军装,却着实惹眼。

    在夜市逛了一圈,便惹得不少管关注。

    不顾形象,夜千筱站在烧烤摊前,点了大堆的东西。

    老板被她指点江山般的气势唬住,被吓得匆匆忙忙点头。

    “不放辣椒。”

    最后,夜千筱丢下这么句话。

    “……”

    老板愣了半响,囧之。

    你个吃烧烤的,不放辣椒?

    现在当兵的,连辣椒都不准吃了吗?

    遇到这样的客人,老板内心是崩溃的。

    可,既然客人都这么说了,账也结了,他只能按照客人的要求来,就当节省笔辣椒费用。

    在等待烧烤上桌的时间里,夜千筱无聊中把手机开机,没一会儿就接到了徐明志的电话。

    “祖宗,你终于开机了。”

    一接通,电话那边,便传来徐明志感慨的声音。

    “有事儿?”

    坐得端端正正的,夜千筱漫不经心的问着,抬眼看向外面车水马龙的街道。

    “能没事吗,你都把老爷子气到医院去了。”长长叹了口气,徐明志语重心长,“你妈让我劝劝你,明天带点儿东西,好好去认个错。”

    “我没错。”

    夜千筱语调平稳。

    她发表自己的意见,只是老爷子没办法接受,自己情绪激动了才住院的。

    她可以妥协,为了很多事妥协,但老爷子住院,并不能成为她妥协的原因。

    “对,你没错。我不知道你说了什么,可我信你,不会故意去气老爷子,但是……”

    语调微微一顿,徐明志语气变得平和起来,“但是啊,我们是做子孙的,自己怎么想,那是一回事儿,但在老一辈面前,得顺着他们的意思说话。我们不能时常回去,不能照顾他们,或许他们生病住院,我们都难以回去一趟。我们能做的,就只能哄哄他们了。”

    “……”

    微微垂着眸,夜千筱皱了皱眉,却没有说话。

    她从没把自己当做夜家的子孙。

    知道自己的身份,也看得很清楚,可她没有用过心。

    本来接触就少,加上脑海里存在的记忆,都是些不愉快的,她也没有想过,努力去扮演好这个角色。

    徐明志不知道,其他人也不知道。

    他们是真的将自己当做先前那个夜千筱来看待的。

    她忽然觉得有些累。

    她的家庭,不,凌珺的家庭,很特殊。

    没有兄弟姐妹,家里所有的焦点都在她身上,但他们的相处方式就跟朋友似的,从来没有人仗着自己是“长辈”,而命令她去做些什么。

    父母会教她,如何去尊重人,但没有人教她,如何去尊重长辈。

    而,自那件事后……

    她结交的,都是同等辈分的朋友。

    换句话说,她也没有所谓的长辈了。

    所以,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顺着长辈,哄着他们。

    不可否认,徐明志也是没有错的。

    正如他所说,他们这些当兵的,一年到头都难以回家,有的甚至好些年都没回去过,他们在家时只能顺着长辈,让他们安心,哄他们开心。

    这是作为儿女,作为子孙,最基本的孝道。

    “没生气吧?”

    良久,都没听到她回话,徐明志忍不住小心的问道。

    靠在椅背上,夜千筱闭了闭眼,再猛地睁开,淡然道,“没有。”

    “呼,”徐明志连忙松了口气,“就是想劝劝你,在老爷子面前,说说谎、哄哄他,事情可能就不相同了。”

    “我知道。”

    没有迟疑,夜千筱很快接话。

    “那你……”

    话语迟疑着,徐明志很明显在暗示着什么。

    “我明天找老爷子谈谈。”

    “……”无语了一下,徐明志无奈纠正道,“那是你爷爷。”

    “行,爷爷。”

    夜千筱顺着他的话说着。

    不过,夜千筱没告诉他,夜长林已经禁止自己接触老爷子了,离开前能不能再碰上面,她自己都没有什么把握。

    “好啦,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回去。”

    听到夜千筱那边嘈杂的吆喝声,徐明志也能猜到她在什么地方,不由得说了两句。

    “知道。”

    简单的说完,夜千筱便挂断了电话。

    一个电话的功夫,烧烤店老板已经将烧烤送了上来。

    “您吃着!”

    朝她咧嘴笑着,老板顺手将一罐孜然放到她桌上,道,“没味道可以加。”

    “谢谢。”

    夜千筱态度还算客气。

    她也知道,放辣椒烧烤会更好吃,不过她现在心情不好,而过辣的食物,会更加影响她的心情。

    倒不如口味怪点儿。

    好在,老板的手艺不错,就算没有辣味,烤肉被烤的很香。

    吃到一半,好不容易空下来的老板,在店里转了一圈,然后坐到了夜千筱桌边的位置。

    “海军呐?”

    老板笑眯眯的朝她问道。

    男老板,四十岁左右,脸上稍显苍老,可有张圆润的脸,看起来宽厚老实。

    “嗯。”

    拿了根新的烤串,夜千筱懒懒地应声。

    “当兵几年了?”似是很感兴趣,老板上下打量着夜千筱。

    虽说没啥军衔,可毕竟是个女兵,而且长得还那么漂亮,难免惹得他人注意,刚刚转了转,可有不少熟悉的客人想打听这女兵的情况呢。

    “一年。”

    见他手艺不错,夜千筱也乐意跟他说几句。

    “真好。”感慨的出声,老板又盯了她一会儿,忽的问道,“文艺兵?”

    “很像吗?”

    停下动作,夜千筱微微扬眉。

    “长得像!”老板笃定道。

    这身材,这长相,不当文艺兵,去当那些要训练吃苦的,绝对可惜了!

    “算是吧。”

    夜千筱敷衍的点了点头。

    他们这群人,不适合说出自己的服役部队。

    “还真是啊?”老板有些惊讶,旋即四处张望了下,又朝她问道,“你们在部队,辛苦不?”

    “还行。”夜千筱道。

    “还行啊……”微微拖长声音,老板视线落到夜千筱的手上,“你那只左手,怎么回事啊,文艺兵还伤成这样?”

    “嗯?”

    夜千筱下意识低下头,瞥向自己的左手。

    都是上次在悬崖上留下的。

    很多伤疤,集中在四根手指上,先前惨不忍睹的伤痕,现在都只剩下疤痕了。

    一道道的,虽说不明显,但仔细看起来,还是能发现的。

    “不小心伤的。”

    回过神来,夜千筱轻描淡写的回他。

    “不小心,能伤成这样?”老板显然狐疑。

    “嗯。”

    夜千筱淡定地点头。

    “老板——”

    “老板在哪儿——”

    老板正欲继续说话,便听得有顾客的喊声,顿时无奈,只得从座位上站起来。

    但,刚走一步,步伐又顿了,他朝夜千筱笑笑,“今个儿,给你优惠。”

    “不免费吗?”扬眉,夜千筱得寸进尺。

    “当兵的,还吃霸王餐啊?”老板颇为惊讶,却也没有生气。

    “当兵的,没钱。”

    夜千筱耸耸肩。

    犹豫了一下,老板凝眉想想,最后干脆的点头,“好!就当报答你们了。”

    说完,也没看夜千筱反应,忙着去做烧烤了。

    而——

    夜千筱却怔了怔。

    她点的东西并不少,上百肯定是有的,仅凭她一个身份,老板就给免单了?

    自是没想到,本是玩笑话,却被当了真。

    半个小时后,夜千筱在盘子下压了几张红票子,便悄无声息的离开。

    ……

    十一点。

    夜千筱回到夜家。

    那个时候,夜长林已经回了家,正在打听跟人商量葬礼的进行。

    见到夜千筱,他的脸色猛地拉下来,可终究有外人在场,也不好责骂夜千筱。

    “吃饭了吗?”

    半响,他盯着走过的夜千筱,冷邦邦的问了一句。

    “吃了。”

    步伐微顿,夜千筱说完,直接往楼梯上走。

    看着她,夜长林冷哼一声,便没有再理会她。

    客人自是识趣的当做没看到。

    夜千筱的房间已经打扫好了,一切都跟上次记忆中的一样,不过这次不需要她来开落地窗。

    晚风从窗户徐徐而入,在这夏初的夜晚,带着凉爽的气息。

    夜家有很多规矩,除了一些基本的礼仪外,基本都是夜长林定下的。

    比如,除非万不得已的情况,夏天不准整天开空调。

    他不喜现代的生活方式,且相信那些东西会在不知不觉间,伤害到他们的身体。

    比如夜间开空调,不注意就有可能着凉,甚至还有可能会有后遗症。

    所以,像这种晚上,整栋别墅的空调,基本是没有开的。

    不过在这里,这个季节穿着长袖都可以度日,夜千筱也坦然的接受了。

    在阳台转了一圈,夜千筱将口袋里的东西都拿出来,丢在床上,然后从衣柜里找出自己的睡袍,进浴室洗澡。

    等她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在响的手机。

    走近一看,瞥见“赫连长葑”的名字。

    眉头微拧,夜千筱擦了擦头发上的水,然后在床上坐了下来,抄起手机接电话。

    “什么事?”

    直截了当进入主题,夜千筱式的干脆利落。

    赫连长葑早已习惯,也不问别的,直接道,“在家吗?”

    “在。”

    “跟你爷爷,怎么回事儿?”

    微微一顿,夜千筱继续用毛巾擦着头发,过了会儿后,才垂着眸低声问道,“从哪儿打听到的?”

    “我妈说的。”赫连长葑直言不讳。

    “哦。”

    夜千筱恍然点头。

    据说夜家跟赫连家,老一辈是有些交情的,当初夜老爷子和赫连老爷子,还曾经是友军,在一起打过仗。

    夜老爷子住院了,赫连家有人知道这事,也不算奇怪。

    想了想,夜千筱也不隐瞒,坦白道,“我们意见不合。”

    “什么意见?”

    “当兵的。”稍作停顿,夜千筱也不等他继续问,继续道,“他希望我有牺牲的精神。”

    “……”那边沉默下去,半响,赫连长葑压抑着笑意,问她,“就这个?”

    “嗯。”

    夜千筱冷淡的应声。

    “你怎么回答的?”赫连长葑饶有兴致的问道。

    蹙眉,夜千筱犹豫了下,声音忽的冷了几个分贝,“不会牺牲。”

    “……”

    那边又沉默了下去。

    片刻后,夜千筱突地开口,“不行?”

    “为什么不行?”赫连长葑反问,“谁都有家,有值得留恋的,我们虽然是当兵的,可连想活下去的权利都没有了?”

    “你这么想?”

    夜千筱惊讶的挑了挑眉。

    “怎么想不重要。”赫连长葑的声音低了几分,颇为沉重,“嘴上可以说的冠冕堂皇,舍生忘死。可怎么说,怎么想,都不是评价一个军人的标准。重要的,是你真到了生死关头,该怎么做。”

    “……”

    夜千筱凝眉,觉得他说的话,着实有道理。

    “再者,国家花重金培养你们,不是让你们去送死的。”赫连长葑的语调很缓,可却有着十足的说服力。

    国家培养他们,是为了让他们保护国家、守护人民,他们是国家震慑他国的武器,也是无坚不摧的力量。

    他们舍不得牺牲任何一条命。

    而——

    夜老爷子担心的问题,在赫连长葑看来,是完全不存在的。

    夜千筱或许没有为国为民的心,可他了解的夜千筱,是怎么也不会当逃兵的。

    在生死之前,不会退缩的兵,要比那些做过千万遍承诺的,可要珍贵得多。

    想了想,夜千筱忽的问,“你就这么教你的兵?”

    “不,”赫连长葑否决,话语坚定有力,“你不是我的兵。”

    “也是。”夜千筱低低应声。

    “想过来吗?”随口一问,再次抛出诱饵。

    “不必了。”

    夜千筱一口否定。

    “呵。”

    轻笑一声,这结果也在赫连长葑意料之中。

    两人又聊了会儿。

    赫连长葑三言两语,就给夜千筱支了一招,好解决掉夜老爷子的问题。

    而,等挂断电话,夜千筱才发现,时间不知不觉间,已经到十二点了。

    当下,没有再烦心,将手机关机充电,再关了电灯,就上床准备睡觉。

    一夜安眠。

    ------题外话------

    那啥,说个事儿。

    最近瓶子好久没被虐了,有点儿欠抽……

    对于这篇文,你们有什么意见要提的不?

    比如情节缓慢,比如想看什么情节。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瓶子给筱筱换了新地点,不再是训练了,新的内容怕你们觉得无聊,总而言之,有点儿迷茫的样子……

    还有筱筱没参加过真正的任务,瓶子还得弄几张草稿纸,弄两任务来耍耍,你们想看筱筱在哪儿耍威风,吼吼。

    PS:不许跟我提要多多更新,小心我抽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98、你这么教兵的?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