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99、姐,帮帮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翌日,六点整。

    外面天色微亮,夜千筱准时醒来。

    睁开眼,花了半分钟的时间清醒,随后便翻身起床,在衣柜里找了新的衣服换上。

    大约六点二十,夜千筱洗漱完毕,走出了房。

    然——

    刚关上门,就听到阵阵啜泣声。

    微微一抬眼,视线扫了一圈,夜千筱的视线就定在身侧的房门上。

    那是夜若雨的房间。

    仔细去听,才听清楚是夜若雨在低声哭泣。

    有关原因,夜千筱也了解一二。

    佣人总归有些八卦,昨晚回来时,就听得几个佣人在议论,说是夜若雨被柳家退婚了。

    据说是柳家强行拆散的。

    夜若雨在夜家身份特殊,虽说母亲红灿经过多年煎熬,最终成为夜家名正言顺的女主人,可传出去毕竟是私生女,身份地位要比弟弟夜江桦也尴尬的多。

    好在,红灿能护住地位,所以柳家也同意他们的交往。

    可,从红灿入狱起,柳家就有了悔婚之心。

    更不用说现在,红灿已死,夜若雨完全没有靠山,也不像夜江桦一样是继承人,柳家自然就打起了退堂鼓。

    在这种时候,便火上浇油的,将婚约给退了。

    夜长林现在太忙,估计都没有时间去理。

    想罢,夜千筱不愿多管闲事,转身就往楼梯口走。

    而——

    伴随着轻微的声响,身侧的房门忽的被打开了。

    “姐。”

    哭着喊出的声音,抽噎着,话语里充斥着委屈与悲伤。

    夜千筱步伐微顿,偏过身看去。

    穿着跟昨日一样的白色连衣裙,可却全无昨日那般的恬静乖巧,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憔悴,还有那萦绕在眼底的绝望。

    她眨着眼,怔怔的看着夜千筱,顿时泪如雨下。

    一张巴掌小脸,哭得梨花带雨。

    “有事儿?”

    轻轻扬眉,夜千筱全无怜香惜玉之心,漫不经心的问道。

    哭?

    又没用。

    不过是种发泄手段而已。

    而,以这种方式来发泄,是最没用的举动。

    眨眼看着她,见她真的毫无恻隐之心,夜若雨紧紧地咬了咬唇,最终深吸一口气,老实的点头,“嗯。”

    “说吧。”

    夜千筱闲闲地问道。

    “能,进来一下吗?”胆颤地看着她,夜若雨小心翼翼的问道。

    想了想,夜千筱视线带着凌厉,在她身上扫了一圈,见她越发的胆怯后,倒也没有为难她,便抬起修长的腿,朝她的房间走去。

    夜若雨怔怔的看着她。

    直至,她绕过自己,走进房间后,夜若雨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

    很快的,夜若雨也走了进去。

    夜千筱抬手就关好门。

    “说。”

    冷冷淡淡的一个字。

    可,莫名其妙地,夜若雨却觉得一阵心安。

    手指放在下面绞着,夜若雨的眉头蹙了又蹙,在夜千筱等得不耐烦时,终于做足了心理准备,声音飘浮地朝夜千筱道,“姐,我怀孕了。”

    怀孕?

    夜千筱眉头跳了跳。

    旋即,上下打量着她,片刻后,视线落到夜若雨的小腹上。

    咯噔一下,夜若雨顿时阵阵紧张,连忙上前一步,近乎乞求道,“姐,我求你,千万不要告诉爸。”

    一口一个姐,叫的尤为亲热。

    夜千筱倒也不反感,甚至有些理解她。

    以前的她,有些小心机,能处理好很多事,能干得很,可追根究底,她身后还有红灿和柳景洲撑腰。

    可——

    现在,她什么都没了。

    护着她的母亲没了,爱着她的男人也没了。

    一连失去亲情和爱情,她慌不择路,下意识的想要找个依靠。

    朋友不行,弟弟不行,父亲更不行,所以她找上了夜千筱。

    “这种事,还不告诉他?”双手环胸,夜千筱垂眸看着她,看不出过多的惊讶。

    “他……”张张口,夜若雨欲言又止,可仔细想过后,还是道,“你不是不知道,家里这么多事,爸忙得焦头烂额,还有,以爸的性格,知道后肯定会……”

    渐渐地,夜若雨的声音又弱了下去。

    没敢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

    很多时候,就怕一语成谶,乌鸦嘴灵验。

    夜长林的思想观念,还是很保守的那种,得知自己的女儿未婚先孕,不说将夜若雨逐出家门,但一定会对夜若雨冷眼相待。

    “柳景洲的?”

    想了想,夜千筱才想出这个名字。

    “嗯!”

    诧异的抬眼,很快,夜若雨明白过来,重重的点头。

    她对柳景洲一心一意,除了柳景洲,自然不可能是别人的。

    “他知道吗?”夜千筱淡淡的问道。

    “不知道。”夜若雨摇了摇头,“才两个月,前几天才发现的,本想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妈她……”

    说到这儿,夜若雨刚停歇的眼泪,又蓦地落了下来。

    本可早些说的,她偏偏想着等过两天柳景洲生日时再说,没想忽然发生红灿在监狱承受不住、以至自杀的事。

    自从红灿入狱后,她就察觉到,柳家的人待她不如先热情,但柳景洲

    不如先热情,但柳景洲一直都在哄她、骗她,让她安安心心的过完大学最后半年。

    谁都不知道,前两天她发现自己怀孕时,是有多欣喜,也是有多努力,才抑制住跟柳景洲说的**。

    不曾想——

    就耽搁了两天的时间,柳家竟然如此无情的退了婚!

    想至此,夜若雨的悲伤就抑制不住,心儿都在揪着疼。

    为什么老天要待她这样?

    从小,十多年,她都没得到过父爱,好不容易回到夜家,夜长林这个父亲虽说有愧于她,可也不是好相处的。

    身为私生女,她受尽歧视与指责,学校里老师同学都瞧不起她,她是一点点凭借自己的努力,将那些偏见给抹除的。

    谁能理解,她从小到大,承受了怎样的痛苦?

    偏偏,当她以为自己获得幸福,足够圆满时,顷刻间,一切都化作烟消云散。

    什么都没了……

    母亲,爱人,美好的家庭,全都没了。

    就一眨眼的功夫。

    “所以,”微顿,夜千筱扬眉,直入主题地问,“你找我,为了什么?”

    她在夜家,也没有多重要的地位,而且本身就在外当兵,回来还是请的假,根本就没空插手夜柳两家的事情。

    让她陪夜若雨去堕胎,她倒是不介意帮一把,可让她做别的什么,恐怕无心也无力。

    “我……”

    吞吞吐吐的开口,夜若雨微微低下头,似是有些难以启齿。

    夜千筱目光微微一凉。

    这种拖拖拉拉的,她平时还真不想接触。

    敛眸,夜千筱凉声开口,厉声道,“有事说事!”

    “是!”惊了惊,夜若雨顿时回过神,忙道,“我,我想让你去跟柳家说一说,有关我孩子的事儿,我想,阿洲为了我们的孩子,或许……他们家也……”

    话语支支吾吾的。

    夜若雨着实没脸再说下去。

    不过,夜千筱却听了个明白。

    感情是不愿意两人的婚约,就这么被毁掉,想凭借她肚子里的孩子,再次挽回这段婚姻。

    至于吗?

    夜千筱嘴角一抽。

    男人没本事,护不住她,也不敢违抗家族,她还对这么懦弱的男人死缠烂打?

    蠢的。

    这种脑回路,是她怎么也无法理解的。

    “你联系不到他?”

    半响,夜千筱问道。

    “嗯。”夜若雨点头,解释道,“自从妈……那啥后,我一直在联系他,可是电话不接、短信没回,什么留言都没反应,我去过柳家找他,可是他们连门都不让我进。直到昨晚,直接被退婚了……”

    说着说着,夜若雨伤心事被勾起,脑袋越来越低,肩膀忍不住的耸动着。

    “你觉得,你进不去的门,我就一定能进去?”夜千筱闲散的问道。

    “上次你被爸关禁闭的时候……”微微抬眼,夜若雨满眼泪花,抽噎道,“我想,你应该有办法见到他的。”

    “我是有办法!”

    夜千筱一口应下。

    正如夜若雨所说,她能在被关禁闭,被保镖监督的时,悄无声息地离开夜家,自然能不露痕迹的潜入柳家,找到柳景洲。

    不说部队的训练,就凭前世的经验,她都有这个能力。

    但——

    她的能力,不是来做这种事的。

    “你答应了?”

    眸色一亮,夜若雨惊喜道。

    “没有,”夜千筱耸肩,否决道,“我没有这个义务。”

    “你!”夜若雨震惊,挤出个字后,似是不可置信地看她,“为什么不帮我?”

    她都这么可怜了,既然你能够办到,为什么不帮她?

    为什么?!

    “为什么要帮你?”冷冷应声,夜千筱唇畔勾笑,往前一步,“感谢你,感谢你妈,感谢你弟,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

    “我……”张口却失声,夜若雨的心狠狠揪起。

    良久,她终于停止了哭泣,可神情间却多了抹坚定。

    下一刻,她猛地弯下双膝,狠狠地跪倒在地,在地上砸出阵阵声响,可见其力道之大。

    夜千筱眼皮子跳了跳。

    很快的,夜若雨猛地扑上前,双手抱住夜千筱的双腿,哭得撕心裂肺,“姐,我求你了,你就帮帮我吧,以前的事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姐,你就帮帮我,就这一次,我不能没有他啊……”

    “……”

    夜千筱微囧。

    她不算多么记仇的人,一般的小事与针对,她基本都不会放在心上,免得给自己添堵。

    也没想让夜若雨沦落到多惨的地步。

    可,夜若雨的选择,跟她的观点不符,这件事,她确实不想帮夜若雨。

    说到底,不过一个男人。

    为此舍弃尊严,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儿。

    微微低着眸,夜千筱看着脚下,那哭得肝肠寸断的人,转而俯下身。

    抬手抓住她的手腕,稍稍用力,就疼得夜若雨止住了哭声,她讶然的抬起眼眸,眼底的泪水还未褪去,怔怔的看着夜千筱。

    旋即——

    她看到夜千筱开口,一字一顿,“这件事,我拒绝。”

    拒绝。

    她,拒绝。

    刹那间,夜若雨眼前阵阵发黑,浑身的力气散尽,徒

    气散尽,徒留难以言喻的绝望。

    心,像是黑了一角,然后顺着愈发扩增,无尽的黑暗袭来,像是将她最后一抹希望都给掩去。

    夜千筱啊夜千筱!

    你好狠的心!

    夜若雨无力的捂住胸口。

    没多观察她,夜千筱看了几眼,就后退了两步。

    “有我电话吗?”

    左手放到衣兜里,夜千筱不紧不慢的问着。

    “……有。”

    麻木地点头,夜若雨不明所以。

    “我明晚六点的车,在这之前,我随时可以陪你去堕胎。”

    冷冷清清的声音,那是对夜若雨最后一点援助。

    如果你选择放弃,重新开始另一种生活,她可以在你经历最后一点痛苦时,陪你一起。

    但,想要她帮助更多,是没有可能的。

    她没责任,也没义务。

    跪在冰冷的地板上,夜若雨只觉得浑身冷的刺骨,闻声,她缓缓的抬起头,见到的,却是夜千筱走出门的那抹黑色衣角。

    ……

    没有在夜家吃早餐。

    夜千筱跟夜长林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夜家。

    有关红灿的丧事,毕竟她的所作所为,传出去名声不好,所以一切从简,今天守孝一天,明天就会送往火葬场了。

    其中,夜千筱并不需要时刻现身。

    反正她的名声也不好。

    坐了两个小时的车,夜千筱特地去了条小吃街,随便吃了两样填饱肚子后,就买了份热乎乎的粥,直接赶往医院。

    九点整。

    夜千筱站在病房前,敲了敲病房的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99、姐,帮帮我!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