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0、说服成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咚、咚、咚。

    夜千筱叩响了病房的门。

    “进来。”

    门内,传来夜老爷子沉着有力的声音。

    估摸着他没事,夜千筱做足了心理准备,便推门而入。

    然——

    刚进门,就感觉到阵阵冷风迎面袭来,冷飕飕的,寒意顿时遍布全身。

    “你来做什么?!”

    一抬眼,便听到恼怒不满的声音,紧随而来的是夜老爷子严厉的审视视线。

    病房内没其他人,夜老爷子半躺在床上,身后靠着枕头,见得她进来,苍老的脸上满是气恼之色。

    面色不变,夜千筱神情淡然,朝病床走过去,淡声道,“来看你。”

    “受不起!”

    冷冷哼一声,夜老爷子的敌意很明显。

    家里出了这么个不肖子孙,他能和颜悦色的才出了鬼了呢!

    “受得起。”

    夜千筱平静地辩解道。

    于是,夜老爷子一哽,紧接着狠狠瞪了她一眼。

    嘴皮子厉害,了不起吗?!

    深深呼吸着,夜老爷子越想越气。

    “喏,早餐。”

    走到床头,夜千筱将手里提着的粥递过去。

    原先是滚烫的粥,但赶了一个小时的路,夜千筱用外套捂着,现在是温热的,正好可以直接吃。

    看都没看她,夜老爷子偏过头,怒声道,“我吃了!”

    也不生气,夜千筱甚至好笑的看着他,补充道,“老福家的。”

    话音落却,夜老爷子微微一顿,便偏头看过来,狐疑的看向她手中的粥。

    果然是。

    这家店,是老伴生前最喜欢去的,自从老伴过世后,夜老爷子偶尔都会去看看,吃上一顿。

    没想——

    夜千筱来这一招。

    夜老爷子眯了眯眼,仔仔细细的将床边的夜千筱打量了一遍。

    身形笔直,身着一件白色长袖,下穿黑色牛仔裤,黑色外套被她搭在手肘上,另一只手提着打包好的粥。

    没有穿军装,可不掩饰那身军人气质。

    沉思片刻,夜老爷子也没被美食诱惑,仍旧冷着张脸,质问道:“你想做什么?”

    “谈点儿事。”

    将粥放到一边,夜千筱淡淡的说道。

    “如果是让你留在蛙人部队的事,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夜老爷子冷邦邦的来了一句。

    夜老爷子毕竟是战功累累,虽说已经退休,可军衔还是在的。

    想要将夜千筱调出去,完全有那个本事。

    “可我有话要说。”夜千筱神情坚定。

    “说!”

    夜老爷子没好气道。

    “你身体……”夜千筱别有深意。

    “哼,用不着你担心!”夜老爷子哼了哼,颇为傲娇。

    微微点头,夜千筱便直入主题,“我需要留在海陆。”

    “你没权利决定。”夜老爷子神情愈发冷然。

    如此肯定的回答,夜千筱却是连眉头都未动一下,“所以我找你商量。”

    “没有商量的余地。”夜老爷子直截了当。

    “不准我留在海陆,就因为我没有牺牲精神?”挑了挑眉,夜千筱问道。

    “是!”

    夜老爷子斩钉截铁。

    “那你觉得,我们队伍每个人,都有为人民服务的牺牲精神?”夜千筱继续问。

    “他们,我管不了。”

    目光灼灼,夜老爷子的眼睛,带着实质的压力,落到身上倍感沉重。

    言外之意,夜千筱作为夜家子孙,就必须有这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军人精神。

    他管不了别人怎么想,可他管得了夜千筱的去向。

    耸了耸肩,夜千筱神情淡定,忽的问,“那我说我愿意,你会信吗?”

    “……”

    夜老爷子冷不防一愣。

    会信吗?

    当然不信。

    不说夜千筱昨天下午已经说过不愿,就算是她第一次就这么说,他也会下意识的质疑她话里的真假。

    话语,眼神,动作,都是会骗人的。

    真正能证明一个人的,是真正面临那种情况时,他们的表现。

    但,她说自己愿意,还有可能看她的表现,可已经说过不愿,就连看她表现的机会都没有了。

    “夜光庆中将,士兵夜千筱向您保证,一定优秀的完成所有任务,绝不做贪生怕死之徒!”夜千筱抬手敬礼,眸光坚定,有着亮光在闪烁,一字一顿,坚定地开口,“并且,活着回来!”

    上午的阳光从窗口倾斜而入。

    夜千筱站在床边,身后笼罩了一层淡淡光晕,可她敬礼的姿势端正标准,那严峻冷静的脸庞,隐在暗处,显得模糊不清,但却能感觉到那抹果决。

    完成任务,活着回来!

    强大的自信!

    自信到自傲。

    如此张扬,可,却莫名的令人信服。

    夜千筱有这种力量,许是那身气魄,许是那份自信,令人不由得去相信,她是真的可以说到做到。

    但——

    夜老爷子是何许人也,也就愣怔了片刻,很快神情便恢复镇定,转而朝她问道,“如果,完成不了呢?”

    “我自愿退出!”夜千筱的话语掷地有声。

    “这不够。”夜老爷子摇头。

    说真的,如果夜千筱在小任务中失败,或许不会有什么,但要是在大的任务中,她需要负责任的……

    怎么可能是退出就行的?

    微微垂下眸,夜千筱直视着夜老爷子的眼睛,一字一句,“中将,我是狙击手。”

    夜老爷子顿时凝眉。

    没错,她将会是狙击手。

    狙击手,在隐蔽地方做事,不需要面对人民,不需要跟面对面的去挽救他人性命,她要做的是听从上面的指挥,然后按照计划将子弹射入敌人身体里。

    夜千筱的身份,让她可以最大限度的,远离“为他人而牺牲”。

    想清楚情况,夜老爷子还是不甘心,最终冷声道,“你现在还不是狙击手。”

    “我会是。”夜千筱格外肯定。

    冲着狙击手来的,若是做不成狙击手,她也没有继续的必要了。

    “年轻人,别这么狂妄!”

    夜老爷子不爽的皱眉,沉声警告道。

    “行。”

    夜千筱摊手,敷衍的答应了。

    瞪了她一眼,夜老爷子深吸一口气,“把我手机拿过来。”

    忽然转移话题,夜千筱扬眉,下意识去寻找他的手机。

    “在桌上。”

    夜老爷子冷冷的补充道。

    视线一瞥,果然见到桌上的手机。

    老式的手机,非智能的,连翻盖的都不是,黑色机身,手掌大小。

    夜千筱过去拿过来,然后将其递到夜老爷子面前。

    “哼。”

    怒气在小处发泄,夜老爷子一把拿过手机,再丢给夜千筱一个锋利的眼风。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也不将他的不爽当回事儿。

    自己的说辞占据上方,夜老爷子没有反驳余地,自然憋了一肚子怒火,只能朝她撒气了。

    不过,没有想象中的固执,倒是比夜长林还好对付。

    夜老爷子动了动手机,一个电话直接拨到旅长那里去。

    问了几句话,都是有关夜千筱的,那清一色的褒奖和赞扬,甚至委婉的夸赞,夜千筱是那种狙击手的好苗子。

    于是,一通电话下来,夜老爷子愈发的不爽,挂断电话后,脸色更是黑了几分。

    “怎么样?”

    眯了眯眼,夜千筱朝他笑笑。

    “哼!”

    不爽的瞪向她,夜老爷子很不甘心,又一个电话打到彭队长那里。

    得到的,自然是一顿夸赞。

    好苗子!

    绝对的狙击手!

    都已经当成狙击手培养了!

    跟队友们相处的都不错……

    总而言之,彭队长为了留下夜千筱,将三十年的老脸全部豁出去了,违心的将夜千筱夸了又夸,就差没有将她夸到天上去了。

    在旁听着,夜千筱都有些囧。

    她跟新兵相处的还好,可她还是记得,自己离开的前一天,就将大半的老兵都得罪了个遍。

    也亏彭队长能说出这种话来。

    不到三分钟,夜老爷子气呼呼的挂断了电话。

    “你们都串通好了是吧?!”

    将手机往旁边重重一放,夜老爷子瞪着眼睛扫视着夜千筱。

    “没有。”

    夜千筱颇为无辜。

    “没有?!”夜老爷子脸色微变,“就你这欠抽的让人想狠揍一顿的性子,还能被人夸的天花乱坠的?!还性格好脾气好左右逢源呢,她怎么不说你人见人爱?!”

    “……”

    夜千筱囧之。

    得亏彭队长跟她接触不多,才能说出这么一堆话来,要是放冰珞和刘婉嫣……甚至于徐明志,恐怕都没法夸到这种程度。

    想罢,夜千筱抬眼,实诚道,“她爱才心切。”

    “!”

    夜老爷子简直被她气死。

    这不要脸的本事,到底从哪儿学来的?!

    别人说彭队长爱才心切,他完全可以理解,夜千筱这个当事人,也好意思说得出口?!

    “行了行了,滚吧!”

    烦躁的挥了挥手,夜老爷子完全不想再见到她。

    被如此嫌弃,夜千筱仍旧保持淡定,不动声色地询问道:“我可以待在海陆了?”

    “怎么,还不想待了?!”

    夜老爷子眼睛顿时一横。

    眼底流露出抹笑意,夜千筱满意了,临走时还提醒道,“粥趁热吃。”

    “……”

    夜老爷子没有再看她。

    直至听到病房门被关上的声音,他才将视线从窗外转移过来,抬眼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心里骂了声夜千筱不识相,紧随着视线就落到了床头旁摆放的粥上。

    想了想,他怀着怨气,伸手去摸了摸,竟是发现还留有余热。

    总算是有点儿良心!

    夜老爷子心里的怨气,顿时消散了几分。

    ……

    得到夜老爷子的同意,夜千筱唯一的难题也迎刃而解。

    至于夜长林和柴欣君两人,她相信,夜老爷子会解决的。

    毕竟,就算他们反对,也干涉不了部队的事儿。而说服了夜老爷子,威胁部队的因素,也自然消失。

    可——

    她不知道,当中午夜长林去医院探望,得知夜老爷子改变主意时,那满腔的怒火,也只有在医院能够忍住了!

    好不容易觉得,夜千筱离开部队的事有望,结果这才几天,夜千筱就将老爷子给搞定了!

    怎么能够接受?!

    一事又一事,简直没完没了了!

    所以,下午举行追悼时,他全程都是黑这张脸的,来客都以为他是因为妻子离世一事伤心,浑然不觉他的怒火燎原,纯粹来自于在旁当孝女的夜千筱。

    折腾到晚上八点,追悼会终于结束。

    夜千筱身经百战,在那里站一天根本没事。

    但,夜若雨就不同了,怀有身孕,孕吐还比较严重,在那里折腾了一天,一到家就浑身瘫软,晚餐都没有吃,就直接回了房。

    晚上,十点左右。

    吃过饭,回房洗澡,夜千筱歇息了会儿后,就拿了刚充满电的手机。

    难得的,拨通了赫连长葑的电话。

    这个时间点,本该没有训练的,可连续打了两个,都没有人接听。

    转移重点、说服夜老爷子的法子,是赫连长葑传授的。

    她理应感谢赫连长葑。

    不曾想——

    这电话,竟是没人接了。

    微微蹙眉,夜千筱想了片刻,便拨通了第三个电话。

    这次,接了。

    “什么事?”

    刚接听,电话那边便是冷冰冰的,完全陌生的声音。

    “你是……?”

    警惕心起,夜千筱问道。

    “他朋友。”回答简洁明了,磁性的声音微微沉着,听不出任何情绪。

    “他人呢?”夜千筱没有放松,再度问。

    “他在演习。”

    电话那边,是同样语调的回答。

    演习?

    虽没听赫连长葑说过,但他也没跟她说过多少有关他部队的事儿。

    想罢,夜千筱微微放松,“他什么时候会回来?”

    “一周后。”

    “谢了。”夜千筱淡淡的道谢。

    话音落却。

    电话就这么被挂断了。

    凝眉,夜千筱瞥了眼手机,不由得有些纳闷。

    谁啊,这么冷?

    总而言之,在她的印象中,是没见过这号人的。

    没见过,便寻不着记忆,再怎么想也没用。

    于是,不再研究,将手机一丢,夜千筱便爬上了床。

    睡觉。

    ……

    翌日。

    红灿送往火葬场。

    只需要一个上午的时间。

    红灿身前,何等骄傲自信,甚至于奢侈,可她若得知自己死后,葬礼会如此的精简,不知是否会崩溃。

    按照程序走,夜千筱的任务,到她的骨灰被送出来后,基本也就结束了。

    下午会去下葬,但夜千筱只请了三天假,下午就要离开,自然不能走这最后一个流程了。

    “你妹妹不舒服,先送她回去。”

    莫约中午时分,夜长林拦住要走的夜千筱,将夜若雨强行塞给她。

    “哦。”

    夜千筱点头,算是应下这个任务了。

    就这两天时间,明显能察觉到夜长林的苍老。

    公司的事自然耽搁了,没了妻子,父亲住院,二女儿被退婚,大女儿仍旧留在部队,总归没有一件事是顺心的。

    压力重重,还要背负着他人议论,夜长林难得有松口气的时候。

    夜千筱并非不懂事,所以这两天在葬礼上,也没给他添过乱子。

    就算有来客对她议论纷纷,大多都是不好的言论,她也纯当没有听见,本分的做自己的事儿。

    因为,不管是否有理,只要她一闹,便都是她的错。

    夜长林面上难堪。

    就眼前,这点小事,她自是顺了夜长林的意。

    “姐。”

    夜若雨走过来,面色稍稍苍白,跟她低低地喊了一声。

    见两人之间气氛平和,夜长林的心稍稍落地,提醒道,“路上注意安全。”

    “嗯。”

    “知道的。”

    夜千筱和夜若雨,一前一后的回答他。

    满意的看着她们,夜长林摆摆手,示意她们俩可以离开了。

    “爸爸,姐姐是怎么了?”

    不知何时,披麻戴孝的夜江桦,来到夜长林的身边,歪着头看着夜千筱和夜若雨离开的背影。

    “病了。”

    夜长林简单的回答。

    “大姐是带姐姐去医院吗?”微微仰头,夜江桦问道。

    见得儿子能够关心姐姐,夜长林的眉头松了松,解释道,“她很快就会好。”

    “可是姐姐病了很久了呢,”抓了抓头发,夜江桦的脸上满是担忧,嘀咕道,“好些天了,一直都在吐。”

    “吐?”

    锁眉,夜长林疑惑心起,可停顿几秒,似是忽的意识到什么,眸色狠狠一沉。

    莫非是——

    怀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00、说服成功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