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2、他们是蛙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给夜长林打完电话,夜若雨脸色一片苍白。

    怔怔的看着夜千筱,那眉眼之间,凝聚了不少怨气。

    为什么……

    为什么要说?!

    马上就要打掉了,她为什么要告诉爸?!

    刹那间,浑身力量似乎被抽尽,夜若雨目光呆滞无神,犹如行尸走肉。

    而夜千筱哪里会管她,拦了辆车后,直接将她给拉了上去。

    回夜家。

    将夜若雨拉回来,给夜长林打电话,也并没有害她的意思。

    当然,也算不上帮她。

    她只是不喜柳家的人。

    伤孩子性命之事,她定然不会去做,只是想让邱秀娇于心不安罢了。

    而——

    她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不擅长跟妇人勾心斗角,那就从不会勾心斗角的人入手。

    夜长林,还有柳景洲。

    于她而言,几个电话的功夫,就已足够。

    等她到了部队,便随他们去折腾了。

    ……

    将面无血色的夜若雨送回家,没有理会她怨恨的神情,夜千筱直接回房拿了自己洗好的常服。

    没等到夜长林回来,她直接赶往机场。

    不过,在路上,却给夜长林打了通电话。

    “你不在家?”

    一接听,夜长林就问道。

    一回家没见到人,刚想给她打电话,没想她的电话就过来了。

    “嗯,赶时间。”夜千筱说的极其随意。

    “……”

    夜长林脸色微黑。

    将家里闹得个“天翻地覆”,她一声招呼都没有,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了?

    深吸一口气,夜长林抑制住自己,不跟她计较,沉声问道,“这通电话,你是想说什么?”

    夜千筱的性格,他可是再了解不过。

    以前在学校,现在在部队,除了要钱的时候,哪里跟他打过电话?

    没有事,绝对不会联系他。

    夜长林总算是看透她了。

    “夜若雨。”夜千筱一字一顿。

    眉头微蹙,沉沉叹了口气,夜长林沉声道,“她毕竟是你妹妹。”

    轻轻一笑,夜千筱忽的问,“你以为我让你对付她?”

    “不是?”

    稍稍诧异,夜长林似是有些不可置信。

    夜若雨怀孕的事,是她告诉他的,她不是想让夜若雨受罚?

    “不是,”夜千筱淡声道,语调微微冷起来,“你帮帮她。”

    “……”

    夜长林登时一惊。

    下意识地,怀疑跟自己通话的,是否是自己女儿。

    帮帮她?

    夜千筱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记得,自从夜若雨进家门起,夜千筱就处处针对她,任何恶作剧都有做过。夜若雨也不是善茬,加上有红灿在身后相助,总归也让夜千筱讨不了便宜。

    身为一家之主,这些他都知道。

    只是家和万事兴,他一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可是——

    夜千筱忽然就冰释前嫌了?

    不可置信。

    甚至于,不可思议。

    夜千筱对夜若雨的怨气,他可以理解,夜若雨对夜千筱的不甘,他也能体会,本想着只要两人不要继续闹、关系僵硬点儿,也没有关系。

    不曾想,这两人的关系,却来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惊讶之下,对夜若雨的恼怒,也消散不少。

    缓了好一会儿,夜长林才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跟她之间,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

    夜千筱简洁的回答。

    但,想了想,自己也觉得不对劲,便补充道,“母亲去世,婚约被毁,加上怀有身孕,她值得可怜。”

    这是临时想的原因。

    事实上,她帮夜若雨说话的原因,并不怎么单纯。

    既然邱秀娇觉得,夜若雨失去了红灿,就在夜家再无翻身的余地,她不妨让那位看看,夜若雨在夜家,还是有地位的。

    不全是为了夜若雨。

    “……”

    被这一番话,夜长林彻底哽住了。

    值得可怜?

    就这样?

    夜千筱什么时候,能这么通情达理、善解人意了?

    “没事的话,我挂电话了。”等了片刻,也没等到回应,夜千筱直截了当的说道。

    “路上小心。”夜长林提醒道。

    “嗯。”

    应声,挂断电话。

    夜长林握着手机,心里的错愕,久久难以退散。

    夜千筱……

    这孩子,是真的懂事了。

    挂了电话没多久,夜千筱接到了柴欣君打过来的电话。

    刚回来,其实就接到过柴欣君的电话,说是让她过去聚聚,但那时要处理夜老爷子的事儿,之后还有葬礼要参加,夜千筱便一直没有去。

    到现在,她就要离开了。

    电话里,柴欣君的语气颇为失望,但仍旧喋喋不休的交代她

    比如路上要注意安全,家里的事别太担心,在部队里好好照顾身体,一日三餐要按时吃……

    夜千筱都一一应下了。

    毕竟占据着他人的身体,她现在的身份是“女儿”。

    冷漠以待,让他们担心焦虑,倒不如和气些,让他们能安心。

    反正——

    反正——

    她在部队,跟他们相处不久,也不至于厌烦。

    跟柴欣君聊了二十来分钟,还是夜千筱事先打断她,这才将电话挂了的。

    即将到机场时,夜千筱又联系了裴霖渊。

    “有事相求?”

    早已摸清夜千筱的行为做事,刚接听电话,就朝夜千筱抛出疑问。

    “是。”

    对此,夜千筱也不客气。

    “代价。”裴霖渊更不客气。

    “你想要什么?”

    眯了眯眼,夜千筱淡淡的问。

    “送个东西给我,我在机场等你。”

    话语果断,没有商量余地。

    他指的,是那边的机场。

    “行。”夜千筱点了点头。

    并不意外,裴霖渊想掌控她的行踪,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更何况,她的行踪不隐秘,连来返的机票,都能轻松查到。

    “你要我做什么?”低沉沙哑的声音,裴霖渊问道。

    “找个人,给我带个信。”

    “好。”

    裴霖渊爽快道。

    倘若夜千筱有空,肯定是自己出马了,但现在时间紧迫,只能找裴霖渊帮这个小忙。

    柳景洲不可能不出门,想办法靠近他,再传个信息,花不了多大精力。

    所以夜千筱理所当然的找上了裴霖渊。

    如果柳景洲对夜若雨确实有感情,并且有责任感,定然会不顾阻挡跟夜若雨在一起,如果他真的能舍弃自己的骨肉……

    她也不想要这种妹夫。

    自然,他若真选择夜若雨,对邱秀娇来说,定然是不小的打击。

    ……

    晚上八点

    坐了两个小时的飞机,夜千筱顺利的下机。

    顺着人群走出来,外面热闹非凡,放眼看去大堆的人群,都是过来接机的。

    夜千筱一眼便在人群中,见到那个存在感极强的男人。

    天气比较热,他穿着黑色衬衫和黑色休闲裤,衬衫衣袖的纽扣解开,挽至手肘处,两手悠闲的放在裤兜里。

    黑色的短发似是长长了些,碎碎的发丝垂落,挡住了些许眉目。

    俊朗的脸庞,棱角分明,帅得人神共愤,可对上那双黝黑阴鸷的眼睛时,却冷不防的感觉到阵危险袭来,一旦被他盯上,便是不寒而栗。

    他站在人群中,可周围的人群,都不自觉的离他两米远。

    在一堆人里,唯他最醒目。

    夜千筱朝他走过去。

    “宝贝儿,好久不见。”

    一见到她,裴霖渊就抓住她的手臂,直接将她揽入怀中。

    暧昧的话语,低低的声音,浅淡的笑意。

    看似不经意间的动作,看力道却紧的很。

    扬了扬眉,夜千筱也不生气,微微抬眼看他,字字顿顿道,“热,离远点儿。”

    眸色有些冷,警告着他。

    笑了笑,裴霖渊如她的愿,将她松开,旋即朝她伸出手,“送我的。”

    “喏。”

    抬起手,将个小物件扔进他怀里。

    裴霖渊接住。

    垂眸细细一看。

    一个手链,由八个骷髅拼凑而成,中间有链子连接。

    温热的,带着她的温度。

    缓缓勾唇,裴霖渊心情甚好。

    而,把手链交出去的夜千筱,已经朝出口走去。

    不多时,裴霖渊走近,拎着手链放到她面前,道,“帮我戴上。”

    夜千筱脚步微顿,斜眼看他。

    “自己没手?”

    双手环胸,夜千筱冷淡的回着。

    “有。”裴霖渊眉宇添了几分温柔,笃定道,“但这是你送的。”

    “就十块钱,不谢。”

    淡淡的说着,夜千筱绕过他,不打算如他的意。

    但——

    论身手,她还比不过裴霖渊

    所以,三番两次的被挡住。

    对此番幼稚的行为,夜千筱忍无可忍,一把将那“地摊项链”给扯过来,将手中转常服的带子塞到他的怀里,再抓住他的手腕,扯到面前,动作迅速的将其给戴好。

    “行了,”戴好后,夜千筱扬眉,摆了摆手,“再见。”

    这时候,已经到了机场外,夜千筱准备拎着袋子去拦车。

    可,才走两步,就被裴霖渊给扯住手腕。

    “我送你回去。”

    垂眸看着她,裴霖渊眼底含笑,身上染了层淡淡的灯光,非一般的柔和。

    “闲?”

    冷淡地说着,夜千筱挣脱开他的手。

    “闲。”裴霖渊点头。

    “那行,”夜千筱耸肩,“走吧。”

    “……”

    如此理直气壮,倒是让裴霖渊无言以对。

    作为个土豪,裴霖渊除了最爱的吉普车,其他的车,鲜少用半年的,这次便换了辆最新款的劳斯莱斯。

    反正看中身份的地方,吃得很开。

    不过,夜千筱知道,裴霖渊并不喜欢这里。

    前面一段时间,他一直在这里联系各方势力,与他们进行合作,但两个月前,他就不负责这里了。

    还是在他待惯了的非洲做事。

    在那里,他会更自在些。

    说实话,如果夜千筱不是在部队,肯定也无法适应这个国家的规矩和制度。

    回去的路上,夜千筱睡了一觉。

    倒是

    倒是没怎么跟裴霖渊说话。

    十点半左右,裴霖渊将车开到基地门口,却没有急着将沉睡的夜千筱喊醒。

    很少看到警惕性不足的她。

    睡容安静,微微闭上眼,背脊微微弯曲,整个人彻底的放松,身上盖着件毛毯,将她大半的身子遮掩住。

    车内灯光柔和,洒落在她脸上,衬得那张精致的小脸,愈发的白净小巧。

    美得令人窒息。

    她的睡姿,一直都很规矩,不像有些人,睡着后什么姿势都有,她甚至可以做到一动不动。

    可——

    做到这种程度,便证明她时刻保持着警惕

    裴霖渊毫不怀疑,稍稍一碰她,她就会清醒的睁开眼睛。

    没几分钟。

    突兀的,夜千筱猛地睁眼,眼底一片清明。

    “到了?”

    直起身子,夜千筱眯着眼打量着外面,转而蹙眉问道。

    “嗯。”

    视线定在她身上,裴霖渊轻轻应声。

    “再见。”

    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夜千筱笑了笑,将毛毯扯下来,抓住装衣服的袋子、拉开车门走出去。

    “嗯。”

    淡淡的声音,伴随着车门关上的声响,响起。

    双手搭在方向盘上,裴霖渊看着她的身影,潇洒放松的走近大门口。

    这是他第三次,在这个地方,目送夜千筱离开。

    眼底的温度,渐渐凉下来。

    握住方向盘的手,微微缩紧,手背青筋突现。

    部队,部队……

    呵。

    这鬼地方,真是把她改变的彻底。

    每一次接触,他都会明显觉得,夜千筱变得不相同了。

    不着痕迹、潜移默化的改变。

    以前的凌珺,随心所欲,做任何想做的,哪怕天塌下来了,她都可以站在最高处等着。

    天不怕地不怕。

    重要的是,她心狠。

    对人,对事,都狠。

    关乎利益的事,她从不心软。

    他开始觉得,眼前这样的夜千筱,是真的回不去以前的生活了。

    或许——

    她以前背负了太多的东西。

    又或许——

    她随遇而安,天生能适应周边环境,自然的改变自己。

    但,不管原因如何,越发遥远的她,令他很不爽。

    ……

    赶在十一点熄灯前,夜千筱回到了宿舍。

    再过两天,她们需要去参加为期25周的海训,到时候有苦头吃的,所以现在晚上不需要加练。

    307宿舍的灯光亮着。

    推门而入,却只见到宿舍内的两个人。

    冰珞正在看书,席珂正在吹头发。

    不见易粒粒的身影。

    两人都忙着,听到开门声,皆是朝门口看过来,瞥见夜千筱的身影时,也只是看了几眼,并没有多大的反应。

    冰珞不是擅长言语之人,席珂平时极少会跟她说话,两人有这样的反应,夜千筱并不意外。

    进了门,夜千筱将袋子丢在书桌上,然后拿了换洗的衣服,直接去洗澡。

    等出来后,意外发现宿舍内,多出了两个人。

    浑身脏兮兮的易粒粒,还有,面带微笑询问着情况的彭雅、彭队长。

    一见到她出来,彭雅停止谈话,浅浅笑着看向夜千筱,“回来了?”

    “嗯。”

    点点头,夜千筱走过去。

    笑着打量她,彭队长刚想说话,却被后方传来的冷冷的声音打断——

    “给。”

    随着干脆的话语,一条白色的毛巾凌空抛来,从彭雅的耳侧滑过,径直落入夜千筱的手中。

    侧过身,彭雅朝后方看去,便见得拿着本书、坐在椅子上的冰珞。

    微微一愣。

    片刻后,才想起她的名字来。

    冰珞?

    在这批新兵中,很突出的一个女兵。

    可以说,跟这间宿舍的其他三个女兵相比,她完全不逊色。

    样样技能突出,从不偏科,也不闹事,是极其优秀的新兵。

    彭雅拧起眉,不由得纳闷。

    为什么这么优秀的一个女兵,她平时的关注却很少呢?就连隔壁宿舍的刘婉嫣,她的视线停留都会比较多。

    或许——

    是那身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气质?

    彭雅想着,不由得留意了几分。

    自然而然的用接过来的毛巾擦着头发,夜千筱等了会儿,都没有听到彭雅说话,便扬了扬眉,直接问道,“队长有事吗?”

    “嗯,”回过神来,彭雅恢复镇定,直视着夜千筱,问道,“就问问你,你家长同意了吗?”

    “同意了。”

    夜千筱淡然的回道。

    难免想到夜老爷子在医院打的电话,旅长和彭雅避开她所有的缺陷,尤为夸张的赞扬,神色不由得柔和了几分

    彭雅下意识松了口气。

    “那就好,”嘴角扬起笑容,彭雅笑道,“既然这样,你的狙击手训练,明天就开始,怎么样?”

    “好。”

    夜千筱很自然地点头。

    离开三天,训练全部恢复,她相信,狙击手训练已经开始了。

    易粒粒那脏兮兮的模样,估计就是在训练中弄出来的。

    “嗯,做好心理准备。”彭雅给她提了个醒

    她提了个醒。

    “行。”夜千筱爽快道,可擦头发的动作渐渐停下,她微微垂眸,问,“我们的狙击教官,是你吗?”

    “你怎么知道?”

    怔了怔,彭雅颇为惊讶道。

    “喏。”

    夜千筱看向她的鞋子。

    彭雅下意识低下头,循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开始还没发现异常,可很快的,便见到军靴沾着的黄泥。

    而——

    在她的身侧,走过了一串的黄泥脚印。

    是去洗澡的易粒粒留下的。

    彭雅哑然失笑。

    如果易粒粒参加狙击训练,她们俩鞋底残留着同样的泥土,自然证明她们去过同样的地方。

    加上她们俩是一起回来的。

    不过——

    抬起头,彭雅看着夜千筱,微微摇头,“这理由,不够充分吧?”

    “还有直觉。”

    夜千筱耸肩,继续擦着发丝。

    有证据,有直觉,她便开始判断。

    反正也并非什么大事,就算猜错了,她也不会受到惩罚,说一说又不犯罪,随便了。

    “噗,你挺有趣的。”脸上笑容更深,彭雅走近几步,摊手道,“不过,我这里还有一个任务交给你。”

    “嗯?”

    “还记得上次斗地主的事儿吗,已经有很多人跟我反例了,夜千筱同志,凭借自己的长处来嘲弄他人,可是会遭人恨的。”

    “这个?”

    “我知道你当时的目的是什么,但,此一时彼一时,如果你要成为狙击手,那必须跟队友协调合作,人际关系必须处理好

    “哦。”

    夜千筱敷衍的点头。

    偏见她这模样,彭雅心底叹息,但神情却严峻起来,抬高声音喊道,“夜千筱同志!”

    “到!”

    下意识地,夜千筱立正站好。

    “这是命令,短时间内,请尽快跟其他队友搞好关系。”彭雅一字一句地说着。

    “收到!”

    神情慵懒,可夜千筱仍旧应声。

    “……”

    彭雅莫名的看着她。

    每句话都应了,表现也让人满意,可是——

    为什么,她总是能感觉到,夜千筱的漫不经意?

    奇了怪了。

    “行了,就这样吧,明天见。”

    想罢,彭雅如此说着,准备离开。

    “队长再见!”

    微微勾唇,夜千筱朗声道。

    霎时,彭雅脚步微顿,疑惑的抬眼扫向夜千筱,却见到她一本正经的表情。

    哦……

    彭雅终于反应过来!

    感情夜千筱也在耍着她玩呢?!

    刹那间,彭雅定在原地,只觉得哭笑不得。

    处处应着,这家伙心里,指不定没当回事呢!

    然,也没等她多话,熄灯铃声便准时响起。

    “队长。”

    笑眼看她,夜千筱抬手指了指上面,暗示性的朝彭雅发了逐客令。

    “得了,我走。”

    无奈的叹气,彭雅总算离开。

    她前脚刚走,夜千筱后脚便给冰珞使了个眼色,冰珞立即反应过来,起身便将灯给关了。

    顺带关上门。

    席珂已经上了床,将这一幕幕都看在眼底,只觉得颇为无聊。

    至于?

    微微蹙眉,席珂也不多想,躺下准备睡觉。

    夜千筱将头发擦的半干,便倚靠在冰珞的书架一侧,询问着冰珞这三天的情况。

    冰珞的总结很简单。

    一、训练开始了,训练量翻倍,在她看来,还可以适应。

    二、两天后,她们开始海训,跟男兵一起。夜千筱、易粒粒,还有陈雨宁开始狙击训练,不需要参加。

    三、施阳跟刘婉嫣表白了,刘婉嫣正在躲着他。

    “表白?”

    夜千筱抓住最后的重点。

    “嗯。”冰珞事不关己的应声。

    “什么时候的事?”挑了挑眉,夜千筱颇为好奇。

    “昨晚。”

    “怎么个场面?”

    “他跑了五十圈,可能头脑发热。”冰珞简短道。

    夜千筱扬眉,明白她说的“他”,是施阳。

    在她看来,施阳的表白,是头脑发热?

    不见得。

    施阳有点儿冲动,但压抑了这么久,都没有跟刘婉嫣正式表白,现在就更不用说了。

    跑五十圈,估计是不能喝酒壮一壮怂人胆,只得跑步热身了吧。

    什么契机?

    夜千筱若有所思。

    不多时,夜千筱继续问,“还有别的吗?”

    想了片刻,冰珞微微抬头,道,“封帆来找过你。”

    “嗯?”疑惑的抬眼,夜千筱问,“什么事?”

    “没说。”

    “哦。”

    夜千筱用手指抵着下巴。

    不等她多想,便听到易粒粒洗完澡开门的声音,她微微偏头,朝阳台瞥了眼,便道,“先睡觉。”

    就连易粒粒,都累成这样,她必须保持充沛的体力才行。

    “嗯。”

    点头,冰珞放下书,从椅子上站起身。

    两人一前一后的爬上床。

    不发一言,闭眼,睡觉。

    ……

    翌日。

    5:30。

    起床哨响起。

    宿舍楼内的人,穿好衣服

    ,穿好衣服呼啦啦的跑出来。

    都是合格的职业军人,所有人动作迅速利落,没两分钟便在楼前的操场上集合。

    彭雅早已等候多时。

    再没有平时见面的和气。

    站在队伍前方的,是跟记忆力截然不同的女兵,严肃、刻板,面色冷漠,看着竟是要比陈雨宁当教官时,更要危险几分。

    “夜千筱!”

    “到!”

    “易粒粒!”

    “到!”

    “陈雨宁!”

    “到!”

    “出列!”

    彭雅高声喊道。

    很快,三个人走到队伍最前方。

    冷然地看了她们一眼,彭雅又看向那一排排的队伍。

    “蔡诗诗!”

    “到!”

    “方芷!”

    “到!”

    “出列!”

    随着彭雅的声音,蔡诗诗和方芷皆是站了出来。

    看向两人,彭雅发布命令,“你们两个,领着她们训练。”

    “是!”

    “是!”

    两人跨立,面色严肃的吼着。

    “去吧。”

    彭雅吩咐着,将两个哨子递过去。

    蔡诗诗和方芷对视了一眼,将哨子接过来,然后领命开始训练其他人。

    “全体都有,立正,稍息!……向右转,走转弯,目标,操场,三十圈!”

    随着蔡诗诗的口令声,整齐的脚步声响起,飘来耳边的声音,却渐行渐远。

    夜千筱用眼角余光瞥去,还能见到刘婉嫣那恋恋不舍的眼神。

    囧之。

    “夜千筱!”

    猛地,便听得彭雅喊道。

    “到!”

    下意识地,夜千筱上前一步。

    “前面三天你没来,所以,对于你们的晨练,我再重复一遍。”踱步,来到她面前,彭雅严肃的看着她,道,“越野十公里

    微顿,彭雅抬高声音,“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了!”

    挺直着身子,夜千筱斩钉截铁的回答。

    但——

    一想到那泥地匍匐训练,就不由得头疼。

    在新兵选拔训练时,她们确实有类似的训练,在臭泥潭里屏气一分钟,然后在里面爬行。

    可,那是偶尔一次。

    如果她刚刚没听错的话,这样的训练,她们以后每天都会有。

    “行,跑吧。”

    没有多余的废话,彭雅直接道。

    “是!”

    三人集体应声。

    转身,沿路开始越野。

    彭雅并不急着走,等到三人渐渐跑没了影后,她才去宿舍楼下拿了小电驴来。

    慢悠悠地跟在后面。

    她本来是给自己安排自行车的,但因为她现在情况特殊,所以部队特地给她弄了辆小电驴过来。

    除了上坡需要推着,其他情况,基本不费体力。

    跟了五公里,彭雅渐渐发现体能差距。

    根据前三天的观察,易粒粒和陈雨宁的体能,相差不远,真要是比个高低的话,陈雨宁略高一点。

    而,现在的夜千筱……

    才过了一半路程,就远远落在后面。

    彭雅看在眼底,着实有些担心。

    对于夜千筱的体能,她先前就有所了解,但夜千筱能在短短半年内,提升到现在这种程度,已经很了不起了。

    没有一定的毅力,是没办法坚持下来的。

    可跟作为老兵的易粒粒和陈雨宁相比,夜千筱的体能就……

    唉。

    若非夜千筱的经历特殊、枪法高超、品行可以,彭雅也不会考虑让她成为狙击手。

    因为,相对于狙击手来说,夜千筱的体能,还远远不够。

    就连陈雨宁和易粒粒,还有继续训练才行。

    “还有多远?”

    跑了近七公里,陈雨宁忽的朝一直在旁的易粒粒问道。

    想了想,易粒粒道,“七公里左右吧

    “冲刺?”陈雨宁挑眉,帽檐下,神情兴致勃勃的。

    “行啊!”

    轻笑着,易粒粒爽快的点头。

    两人交换了个眼神。

    脚下步伐突地加快。

    于是——

    没两分钟,原本只落后几百米的夜千筱,差不多就已经看不见人影。

    半途中,陈雨宁抽空回头看了眼,没有见到夜千筱的身影,嘴角勾勒出抹淡笑。

    与此同时——

    眼见得前方两抹身影消失,彭雅将小电驴开到了夜千筱身边。

    “你不加速?”

    偏头看着夜千筱,彭雅颇为好奇的问着。

    “不加。”

    夜千筱直视前方,连眼神都没有给她一个。

    忙着跑步,没空看她。

    前面几个月,她的体能突飞猛进,在女兵中也名列前茅,但她没有想到,易粒粒却保存了实力,在新兵训练中没有完全展露出来。

    把她甩的远远的。

    能当教官的陈雨宁,自然也不是个一般角色。

    但,夜千筱却突地察觉到,她离那些厉害角色,差的可不是一两个档次。

    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瞧见她不骄不躁的神情,彭雅想了会儿,神情缓和些许,“落了这么远,没关系吗?”

    保持着匀速,夜千筱跑了几步后,才偏头去看她,笑问,“落得这么远,会被淘汰吗?”

    “不会。”

    彭雅摇头。

    就她们三个人参与选拔,或许能力有高低,但她相信,到最后她们都会合格。

    毕竟,真正的狙击手,也有优劣之分。

    她不可能奢望她们三人一样优秀。

    “哦。”

    淡淡应声,夜千筱实在懒得说话。

    就她现在的速度,已经超出了平时好些了,能保持匀速,花费的力气可不小。

    得到这冷淡的回答,彭雅愣了愣,但没几秒,就明白了夜千筱的意思。

    有自知之明,不急功近利,按照自己的步调,不被他人所影响。

    这心理素质之强大……

    就连彭雅,都为之震惊。

    ……

    整整慢了十分钟,夜千筱才跑回目的地。

    那个时候,陈雨宁和易粒粒,都已经歇息好了。

    彭雅看了看时间,没有给她任何喘气时间,就直接将她们领到了泥地。

    远远的,就能闻到阵阵恶臭味。

    真正来到那边时,夜千筱看清全面,任凭她再如何有心理准备,脸色都变了变。

    还——

    真够狠的!

    正如彭雅所说,一公里的泥地。

    里面都是泥浆,光是肉眼可见的,便有不少动物内脏的痕迹,隔了几米,一股刺鼻的腐烂味迎面扑来,其中还夹杂着烂泥的臭味。

    种种令人难受的交织在一起。

    臭到了新高度。

    相比来说,新兵选拔训练时,那令人作呕的泥潭,不过是小意思。

    没法比。

    不仅夜千筱,就连易粒粒和陈雨宁,这两个承受过这种“煎熬”滋味的,见此脸色都不自觉阴沉下来。

    那滋味,真**。

    值得她们回味一整天。

    “来吧。”彭雅站在泥地旁,拍了拍手,催促道,“别耽误时间。”

    三人停顿了几秒,似是在做心理准备。

    “扑”。

    “通”。

    夜千筱第一个跳了下去。

    快速往前爬。

    紧随着,便是不服输的陈雨宁。

    易粒粒无奈地看了她们一眼,摇了摇头,非常纠结的跟上。

    至于彭雅,则是在一旁看着。

    神情里略带欣赏。

    她的队伍,都是些精英中的精英,可她以前做过测试,在逼迫下能这个泥地的,都没几个。

    她们宁愿翻倍训练。

    三天前,陈雨宁和易粒粒见到时,也踌躇了半响,最后是闭着眼、磨磨蹭蹭下去的。

    可,夜千筱一声不吭,直接进了泥地。

    等着她们来了两个轮回,彭雅终于听到了车子行驶的声音

    “彭队长!”

    远远,听到有人在喊。

    彭雅循声看去,便见到辆从小路开过来的水车。

    有个士兵在副驾驶位置上朝她招手。

    笑了笑,彭雅同样挥手示意。

    没两分钟,那辆水车就在泥地旁停下来。

    “放狠招了?”

    开车的男兵从车窗伸出头,询问的同时,还难掩面上露出的几分同情。

    “是啊。”

    点头,彭雅走过去。

    就这么会儿功夫,那招手的士兵已经将水管拿过来,热情的递给彭雅。

    “麻烦你们了。”接过那根水管,彭雅道谢。

    “不用不用,能帮助你们就行。”士兵忙道。

    顿了顿,士兵又探出头,眨着眼,好奇的问道,“彭队长,怎么没看到你的兵啊?”

    “小帅哥,敢打我的兵的主意,记得做好心理准备。”彭雅拍拍他的肩膀。

    士兵直接的肩膀阵阵酸痛,顿时反应过来,急的匆忙后退两步,龇牙咧嘴地笑道,“这个这个,借我俩胆也不敢啊。”

    哪敢啊!

    士兵心里腹诽着,你的兵一个个比汉子还凶悍,他要真领了个回去,估计连架都打不赢。

    他才不受这个罪呢。

    “喏,”将水管换了只手,彭雅指了指不远处的泥地,道,“那边呢。”

    “什么呀,那么臭……”

    下意识捂住鼻子,士兵往那边走了几步,可这嘀咕声,在看清楚情况时,瞬间止住了。

    卧槽!

    士兵顿时傻了眼。

    泥地。

    很长的泥地。

    令人难以忍受的臭味,遮掩不住的钻进鼻孔,刺激着嗅觉感官。

    他看到那泥地里,有很多东西。

    肠子、胃、烂肉……

    都是些腐烂的东西。

    更要命的是——

    他看到三抹人影,在那恐怖的泥地里匍匐前行!

    “彭,彭队长……”偏头去看彭雅,士兵脸色都要扭曲了。

    “怕了?”彭雅笑问

    “怕,倒是没有,”忙不迭地走过去,士兵匆匆忙忙道,“可你容我说句实话,这泥地太恶心了,你为什么让她们在这里面,呃,训练?还是惩罚?”

    “训练。”彭雅纠正道。

    “嗯,为什么这样训练?”士兵不明所以。

    “为什么……”抿了抿唇,彭雅的视线掠过他,看向远处匍匐前行的几人,声音悠长,“因为她们是蛙人。”

    “啊!”

    士兵惊呼一声。

    显然,不在蛙人部队,他并不懂这些。

    蛙人,是这样训练的?

    待在北海舰队,他是后勤人员,偶尔会见到蛙人的训练,但那些项目都是很正常的。

    完全没想过,竟然会有这种项目。

    这些如花似玉、水灵灵的姑娘们,都承受过这样变态的摧残吗?!

    士兵不太懂。

    可,莫名地,心底一股敬意,却油然而生。

    “别傻愣着了,快点儿来帮忙!”司机跳下水车,走过去拍他的肩膀。

    “你们……”看了看那水管,又看了看泥地,士兵恍然大悟,忍不住惊呼,“喔喔喔——卧槽,彭队长,你们太残忍了!”

    ------题外话------

    【1】手残的瓶子,终于万更了。争忍续。

    【2】

    说正事!

    书院征文投票开始了,从去年六月到今年一月,花了三十块的,都可以在【年度人气作品】投一票。

    妹纸们,麻烦你们了,拜托投瓶纸一票哈。

    链接:ong/e/

    瓶子到时候在置顶评论里发一下链接哈。

    先登录,再投票。

    跪求~一定要来投一个昂。表浪费。

    另外,投糕锦、犬犬、程小一都可以,如果投了a组妹纸的文,千万不要让偶知道,否则瓶子哭给泥萌看。

    有支持才有动力哈。

    另外,月票和免费评价票啥的,也不要大意的砸过来吧!

    吼吼,瓶纸拼了!

    有万更奖赏哈,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02、他们是蛙人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