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3、小黑屋 生存游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由于那没见过世面的士兵过于闹腾,彭雅很是无奈,将他赶到一边歇着去了。

    “彭队长,”司机走近,面露关怀,“要不,你去休息会儿?”

    摇了摇头,彭雅笑道,“不用,还撑得住。”

    “行,那您注意身体。”

    “好的,谢谢。”彭雅温和道。

    司机摆了摆手,“谢什么,你这么辛苦,本就不该做这些。”

    彭雅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很快,她坐上副驾驶位置,在颠簸的车子上,抓住手中的水管,朝还在艰难匍匐前行的三个人,用上了最狠的一招。

    水,迸发,于阳光下,点点闪亮。

    冲劲极大的水柱,直接朝三人的方向冲过去。

    在泥地匍匐训练里,三个人的速度都相差不远,顶多只有一两米的差距,这也方便彭雅跟着她们移动。

    保证水珠冲到每个人身上。

    陈雨宁在第一个,首当其冲——

    水柱一来,整个人没有防备,瞬间被冲倒失去重心,狠狠地跌倒在泥潭里。

    滚得那个狼狈。

    呃……

    见此,易粒粒愣怔了下,紧随着水柱便迎面而来,她下意识的降低重心,可迎上那猛地冲来的水柱时,还是冷不防的晃了晃。

    唯有夜千筱。

    第一时间回过神来,快速地调整好自己的重心,纵使整个人被从头到尾浇了个彻底,仍旧岿然不动。

    “哟,最后那个,不错啊。”

    司机开着车,是不是往泥地那边瞥几眼,颇为欣赏的说道。

    “嗯,”彭雅继续放着水,笑道,“体能落后,但足够聪明。”

    “聪明好啊。”司机点了点头,“干你们这行的,不聪明怎么行。”

    “那倒是。”

    微微抿唇,彭雅赞同道。

    跑一千米,她们只要五分钟,在泥地里爬一公里,她们需要十五分钟,在水柱的冲击下,她们速度再次减少一倍。

    三个人,跌跌撞撞的爬完全程时,已经快八点了。

    全部跌倒在地。

    彭雅磨蹭了一会儿,等她们休息了几分钟,这才朝她们走过去。

    一走近,就见到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的三个人。

    横竖随意躺着,不规不矩的。

    浑身湿漉漉的,衣服沾染了不少的泥土,黑乎乎的,像是个打过滚的泥人。

    彭雅已经见怪不怪了,但心知今天的水柱让她们吃了不少苦头,神色倒也柔和些,便垂眸问道,“怎么样,还承受得住吗?”

    “能!”

    陈雨宁斩钉截铁。

    “可以!”

    易粒粒一字一顿的将话挤出来。

    “……”

    夜千筱没吭声。

    抬眼看了看天,旭日东升,蓝天白云,还有草地疯狂生长的草叶。

    自然的气息迎面而来,悠闲安静的,好像处于另一片空间,跟刚在的煎熬全然不符。

    唯有四肢传递的酸痛,时刻在提醒着她,刚刚经历的一切皆是现实。

    很久没有过这样的体会了。

    在先前的选拔训练时,也经历过类似的几次,但她总能找到捷径,快速的适应。

    因为项目繁多,总归有她擅长的。

    并且,也总有比她更弱的。

    可这次——

    真的是在咬牙撑着了。

    超过体能的极限,陈雨宁和易粒粒的体能,都甩了她好大一条街,这一时半会儿,她还真的无法超越她们。

    这次,真成了落到最后的那个了。

    抬了抬眼,夜千筱看着从正上方飘过的浮云几秒,最终,唇角轻轻勾起。

    早该做好心理准备的。

    “夜千筱呢?”

    斜上方,忽的传来彭雅的声音。

    总共只有三个人,彭雅有能力关注到每一个。

    微微扬眉,夜千筱唇角笑意变淡,旋即撑着身子从地上站起来,有些摇晃,可动作却很稳当。

    “报告!”

    笔直的立正站好,夜千筱喊得铿锵有力。

    “说!”微微沉眸,彭雅盯着她。

    “我很好!”

    夜千筱喊得底气十足。

    很好?

    彭雅狐疑地看着她,忍不住从头到尾将她打量了一遍。

    浑身湿漉漉、脏兮兮的,帽子被她甩在地上,黑色短发贴在皮肤上,看起来狼狈不堪。

    可——

    彭雅注意到那双眼睛。

    没有退缩,没有胆怯,没有逞强。

    眼底淡出浅浅笑意,黝黑明亮的眸子,折射着柔和的阳光,萦绕着的光彩近乎溢出来。

    她淡定自若,游刃有余,甚至有几分趣味隐藏其中。

    不远处,拎着几瓶水过来的士兵,突地见到立在阳光下的夜千筱,脚步不由得顿住了。

    夜千筱站在草丛中。

    夏天,疯狂生长的杂草,已经达到她腰间。

    早晨的阳光温暖而柔和,将她全身笼罩其中,光线中的尘粒在飞速旋转,属于她的身影极其亮眼。

    身影笔直修长,本应该显得狼狈的她,隐入他人眼底,却只有淡定从容。

    士兵呆住了,愣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可等他想继续前行,打算将矿泉水送出去时,却听到彭雅的口令声——

    “集合!”

    与此同时,司机也走过来,揪着他的后领,直接把他拎回了水车。

    开车,离开。

    另一边,夜千筱一行三人,终于得到了十分钟的休息时间。

    彭雅从小电驴后面的箱子里,拿出了四个小袋子,里面都装了两个馒头,够让她们暂时填饱肚子。

    同时,每个人都分配了一瓶水。

    在那么臭的泥地里待了快俩小时,三个人浑身上下都是臭烘烘的。

    易粒粒和陈雨宁相互合作,用水洗了下手,这才准备吃馒头。

    至于夜千筱——

    易粒粒本想去帮她的,可一抬眼,瞥见她用袋子包着馒头,坦然的吃着,眉头微微一动,便没了去帮忙的意思。

    将一切看在眼底,彭雅慢慢的吃着馒头,却一声不吭的。

    简单的吃过早餐,新的训练又开始了。

    这一次,在没有任何防备的前提下,彭雅弄了架直升机过来,将她们丢到一片陌生的山地。

    “每人一份地图,一个手表,不许团队合作,无法求助,没有救援,距离基地三十公里,希望晚上六点前能见到你们。”

    分配好工具,彭雅就简单的说着。

    吩咐完,便上了直升机。

    三人站在原地。

    抓住手中的地图和手表,夜千筱抬眼看了看天,旋即瞥向易粒粒和陈雨宁,见她们俩也并非那么坦然,心里便有了几分底。

    看样子——

    前面三天的训练,还算是比较常规。

    因为她回来了,所以开始来真的了?

    夜千筱耸了耸肩。

    “我先走了。”

    沉思间辨别了下方位,朝两人摆了摆手,夜千筱直接朝回基地的方向走去。

    现在九点左右。

    距离下午六点,还有九个小时。

    九个小时,三十公里,每个小时走三四公里。

    在这山区,可不是简单的任务。

    必须得抓紧时间。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易粒粒浅浅笑着,将视线收回来,看向陈雨宁,“我们也走吧。”

    “嗯。”

    陈雨宁点头,刚向前走了一步,又顿住,偏头看她,“加油。”

    “当然。”

    笑得温和,易粒粒点了点头。

    任务刚开始就失败,像她们这种自尊心强的,谁也不会允许。

    ……

    正午时分。

    彭雅从办公楼里走出来,正巧碰上吃过饭回来的路剑。

    “路队长。”

    看到来人,彭雅朝他打了声招呼。

    “彭队长。”

    瞥见她,路剑径直走过来。

    “怎么,没去训练那三个家伙?”

    挑了挑眉,路剑面色稍稍疑惑,冷不防问道。

    “嗯,现在不用,”彭雅和缓的解释道,“把她们丢到山地里了。”

    “哦?”路剑似是很惊讶,“这么快?”

    在陌生的山林里,极容易迷失方向,就算凭借地图找回来,也会走一大段的冤枉路,你不知道尽头在哪里,便只有坚持再坚持。

    这不是考验体力,考验的是耐力。

    他没记错的话,夜千筱昨天才回来,今天才开始训练吧?

    一上来,就放大招?

    “是啊,”彭雅点头,“才三十公里,她们应该能应付。”

    “但是,那个夜千筱……”路剑忍不住道。

    夜千筱的实力,他自是清楚一二。

    在新兵训练中,她从拖后腿的变成尖子,可跟陈雨宁和易粒粒相比,光说体力方面,都是落后一大截的。

    才刚开始,就来这么一招,对夜千筱岂不是不公平?

    彭雅笑了笑,“你好像挺关注她的。”

    “咳,”被如此一说,路剑面色稍稍尴尬,掩饰道,“她很优秀,关注她很正常。”

    “席珂、易粒粒,还有冰珞,她们都很优秀啊,论综合成绩来说,比偏科的夜千筱厉害多了,怎不见你关注别人。”

    “这个……”路剑哑言。

    怎么回答?

    谁让她们没有一个叫赫连长葑的,再三叮嘱他注意点儿?!

    想了想,路剑收敛神色,认真评价道,“夜千筱跟她们不一样。”

    “哪儿?”彭雅好奇。

    “跟她接触久了,你就知道了。”路剑正色道,“在这批新兵中,她算是最特殊的。短时间内,增长最快,心情最稳的。我之所以推荐她成为狙击手,不仅是因为她的枪法,还有她的心理素质。你训练了她一个早上,不会没有看出来,她的心理素质何等强大。”

    “那倒是。”

    有关这点,彭雅赞同的点头。

    就夜千筱的心理素质而言,不管是陈雨宁还是易粒粒,真正拼起来都比不过夜千筱。

    而,作为狙击手,心理素质是必备因素。

    他们是人。

    作为蛙人,他们需要面对死亡,而作为狙击手,他们需要面对更多。

    没有人天生冷血,在杀害敌人的时候,总归会“心慈手软”,在最关键的时候犹豫,狙击手与目标之间没有任何仇恨,甚至会在长期的观察中产生“亲近感”,在这种情况下展开杀戮,狙击手必须克服到的以及心理上的种种困难。

    所以,做不到这点,再优秀的士兵,都做不了狙击手。

    可——

    无论是路剑,还是彭雅,在跟夜千筱接触过后,都坚定的相信,她将会成为优秀的狙击手。

    “所以,我就是纯粹的欣赏她。”路剑忍不住又添了一句。

    “噗。”

    彭雅忽的笑出声。

    顿了顿,彭雅解释道,“没有怀疑你对她心怀不轨,我都听说了,你是帮那个特种部队的队长,赫连长葑,是吧?”

    “嗯。”

    面色稍稍缓和,路剑老实的点头。

    “那孩子看起来不好追,”彭雅想了想,道,“挺自制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是啊,赫连正头疼呢,”路剑叹息,“那丫头,太清楚自己要什么,什么事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也别担心,该在一起的,总归会在一起的。”彭雅劝道。

    先前赫连长葑来过这里训练,她自然跟那位神秘的队长碰过面,倒是挺有好感的。

    若真的跟夜千筱在一起,两人倒是郎才女貌。

    不过——

    两个倔强性子,估计争执不会少。

    “希望吧,反正我们也插不了手。”路剑微微摇头。

    “嗯,就这样,我先去吃饭,等会儿得去等她们回来。”

    “行。”

    路剑应声。

    两人一个进楼,一个离开。

    ……

    下午四点半。

    彭雅溜了一圈后,才去了她们应抵达的目的地等待。

    倒不是觉得夜千筱她们这么早就能回来,而是她习惯性的提前去等待。

    顺便趁着空余时间,准备下一个阶段的训练。

    然——

    刚抵达,她就见到令她瞠目结舌的一幕。

    她看到了夜千筱。

    浑身上下,干干净净的夜千筱。

    空旷的土地上,她正盘腿坐下,海洋迷彩的颜色,跟绿油油的草地相比,形成鲜明的对比。

    极其醒目。

    “彭队长。”

    听到脚步声,夜千筱微微抬眼,晃了晃手中的野果子。

    旋即,又微微低下头,慢悠悠的啃着。

    彭雅目瞪口呆。

    就算素来镇定、极少骂脏话的她,此时此刻,都忍不住爆出一句——

    妈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应该在山地里寻找出路的夜千筱,竟然这么快就抵达目的地了?

    更让人在意的是,上午还穿着脏兮兮的作训服,这个时候,身上穿的作训服,却是干干净净的。

    毫无任何穿越丛林的痕迹。

    那一刻,彭雅终于明白,为什么前六个月的训练中,总会有人怀疑夜千筱作弊。

    因为,现在,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夜千筱作弊了。

    “你,怎么回来的?”

    走过去,彭雅沉住气,缓缓的问道。

    “问我?”

    抬起头,夜千筱微微扬眉。

    “嗯。”

    点了点头,彭雅干脆在她面前坐下,等待着她的回答。

    可惜——

    轻轻勾笑,夜千筱却是简洁道,“走回来的。”

    “就这样?”彭雅试探道。

    “嗯。”点头,将最后一口野果吃完,夜千筱偏了偏头,看出彭雅眼底的怀疑,倒也没继续打哑谜,直截了当道,“你的地点没选好,我抄了捷径。”

    “捷径?”彭雅难掩诧异。

    微微一顿,夜千筱打量了她几眼,然后将地图拿出来,摊开放到她们俩中间,指了指某处,“喏。”

    彭雅垂眸看去。

    一眼,便见到用黑线画的线路。

    笔直的。

    目测不过二十公里。

    但——

    打量了下地形,彭雅冷不防心惊。

    夜千筱这不是在完成任务,而是在拿自己的命在拼!

    她选中的这条路线,彭雅视线也有考虑过,但分析了一遍之后,就彻底忽略了。

    那条路,都是悬崖陡壁,她没记错的话,还有片凶险的沼泽。

    处处都是危机。

    敢选这条路的,基本都是找死的,一般的蛙人进去,都很少能够安然无恙回来的。

    “哦,我在这里等了会儿,见你没过来,就去宿舍洗了个澡。”见她看明白,夜千筱又云淡风轻的补充了一句。

    洗了个澡……

    洗了个澡……

    彭雅有些傻眼,不可思议地打量着夜千筱。

    走了那么危险的路线,她毫发无伤也就罢了,竟然还有心情去洗澡?

    如此强大的心理素质,就算是她,也不得不说上一个服字。

    “夜千筱!”

    衡量过后,彭雅猛地抬高声音。

    夜千筱抬眼看她,却没有应声。

    都坐在这里呢,她总不能站起来,再给她敬个礼吧。

    累了一整天,她也够累的。

    认真地看着她,彭雅面色严肃,一字一句道,“我有权利要求你,把你今天经历的,都讲述一遍。”

    “好。”

    也不意外,夜千筱很快就应下了。

    如若彭雅不好奇,她才觉得奇怪。

    不过,她的经历……最起码,在她看来,是很正常的。

    她喜欢冒险和挑战,也喜欢简单干脆,她选的哪条路线,是再理想不过的。

    于是,便自然而然的,选择了那条路。

    悬崖断壁,她有前世经验,还有这世的训练,于她而言足以轻松驾驭。

    沼泽不算大,她在那里耗费了点时间。

    加上她运气好,在没有路的时候,发现了条河,便轻轻松松的顺着走下来。

    看起来困难的道路,可真正走起来,便不算什么问题。

    最起码,虽说她身上有多道划痕,却没有受重伤,虽说走的没有那么轻松,却能提前抵达目的地,在易粒粒和陈雨宁还在山林里前行的时候,自己已经洗了个澡,摘了些野果来填饱肚子。

    “夜千筱。”听完她说完大概,彭雅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却尤为慎重的喊了她一声。

    “嗯?”

    夜千筱抬眼看她。

    神情认真地盯着她,渐渐地,彭雅唇角露出抹笑容,混不吝啬地夸赞道,“你真了不起。”

    微微扬眉,夜千筱回之以轻笑,“谢了。”

    了不起吗?

    很少有人这样评价她。

    不过,对于真心的夸赞,她都会心安理得的接受。

    两人在这里,并没有等多久。

    五点刚过,陈雨宁就赶回来了,易粒粒紧随其后,两人之间时间差距不过十分钟。

    据说,两个人都抄了捷径,只是她们没有夜千筱那么冒险,选的都是些稍稍靠近的,却没有那般危险的。

    三人表现优异,彭雅很是满意,那个晚上都没给她们加训练。

    直接回去休息。

    ……

    晚上七点。

    刘婉嫣吃过饭回来,直接冲到了夜千筱的宿舍。

    三天不见,似是愈发话唠了,扯了好些有的没的。

    但,有关施阳和宋子辰,她都只字不提。

    直到晚上睡觉时,夜千筱才想到冰珞曾经说过的——

    封帆来找过她。

    翻身闭眼,夜千筱也没在意,想着明天再说。

    只是,她并没有想到,从第二天开始,她连续十天都没有再见过阳光。

    翌日,刚集合,彭雅就带她们去了一栋偏僻的楼。

    “从今天起,你们将要在这里待上十天,在今后的十天里,你们见不到阳光,没法玩手机电脑,也没有人跟你们说话。每日三餐都会有人给你们送进去,如果真的承受不住,可以找送饭菜的人,要求放弃。”

    严肃的扫了她们一眼,彭雅顿了顿,抬高音调,“但是,你们要记得,一旦选择放弃,将不会再有成为狙击手的机会。”

    “是!”

    “是!”

    “是!”

    三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夜千筱眉头微微一顿,跟着人进了一间房后,在里面大概浏览了一圈。

    放眼看去,只有一张床。

    一张床!

    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夜千筱嘴角微微一抽。

    这——

    大抵,就是传说中的,小黑屋?

    ------题外话------

    【1】

    在群里说过,赫连今天现身,但是字数少了。

    明天一定会出来。

    继续为征文求个票!打滚卖萌,嗷呜,给一张呗!

    【2】

    看过瓶子《女王》的都知道,瓶子这里有个游戏。

    生存游戏。

    题目:

    1、你一个人住,是自由职业者,宅。一觉醒来,你发现世界末日来临,外面都是丧尸,你会……?

    A、待在家,反锁门,吃存粮,观察一下情况再说。

    B、家里待不下去,先逃。

    C、想办法联系外面,寻求救援。

    【3】

    说明:这次生存游戏,总共有五道题。

    一天出题,一天公布答案。

    参与奖:>

    正确:>

    连续正确的,分别为、、、>

    答对五题的,为,另外选第一个全对的,送一本书。【不要书的话,视为放弃奖品】

    要求:必须全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03、小黑屋生存游戏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