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4、先打一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在汹屋里,独自熬过十天时间,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尝试的。

    可,对于一名狙击手来说,却是必须的。

    这一次,考验的,是心理素质。

    “进去吧。”

    站在夜千筱身边的一名士兵,拎着手里的要是,淡漠的朝夜千筱说道。

    斜了他一眼,夜千筱坦然走进门。

    士兵神情严肃,往前走了一步,便将门拖了过来,以极快的速度将其锁好。

    这是一扇铁门,中间开了个小窗,平时都锁着,只有在送饭菜的时候,才会被打开。

    “她进去的时候,情绪怎么样?”

    待士兵锁好门,彭雅便走过来,浅笑着问道。

    想了想,士兵道,“很平静。”

    “不紧张,不担心,不焦虑?”彭雅详细地问道。

    “嗯。”士兵点了点头,可很快的,又补充道,“不过,每次进去时,都有这样的,能不能真的熬过这十天,就……”

    士兵没有将想法全部说出来。

    当然,彭雅也能知道。

    关汹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开始一两天,或许能够撑过去,可长时间听不到声响、见不到阳光,无法与外界交流,只能自己跟自己说话……

    那可不是一般的折磨。

    时间久了,或许还会精神崩溃。

    她相信夜千筱的心理素质很强大,但,如果没真到那个时候,那谁也不知道,夜千筱是否能撑到最后。

    “彭队长,你真想把她们关十天?”问话时,士兵有些明显的担忧。

    她们才是刚接受狙击训练的新人,刚开始就来这招,这也太狠了点儿。

    他看管着这些汹屋,对这里的危险,自然再清楚不过。

    “没必要,”彭雅摇了摇头,笑道,“看她们能撑多久吧。”

    言外之意,只要有人放弃,就把她放出来。

    “嗯。”

    对此,士兵尤为赞同。

    房间内。

    花了半分钟,夜千筱在里面转了一圈。

    四面都是墙,没有窗户,仅能出去的一扇门,被锁的死死地,任她再如何有能耐,也无法从这里逃出去。

    隔音效果极好,她根本听不到声音。

    仅有的一张床,上面放着整齐叠好的军被,连丝毫褶皱都没有。

    想了想,夜千筱往床上一趟,掀开被子盖在身上,干脆睡了起来。

    在这种地方,什么事都不能做,连个观察的对象都没有,她暂时只能想到睡觉来打发时间。

    ……

    三天后。

    彭雅大清早的就过来了趟,跟士兵打听着她们的情况。

    “三个人的情绪,相对来说都比较稳定,一号房的睡了两天,然后在观察蚂蚁,二号房的作息规律,有自己打发时间的方法,至于三号房的……”

    说到这儿,士兵的眉头微微蹙起。

    一号房是陈雨宁,二号房是易粒粒,三号房是夜千筱。

    听出他的犹豫,又想到夜千筱这个特殊的存在,彭雅顿时凝眉,“三号房的,怎么样?”

    “这么说吧,”叹了口气,士兵道,“这三天,我一直没见到过她。”

    “怎么回事儿?”

    彭雅纳闷

    “不知道。”士兵摇头,道,“我只有送三餐的时候,才能看看她们在做什么,但那个三号房的,我每次送饭菜,只听到她的声音,过段时间留去拿的时候,碗筷已经摆好了。”

    “……”

    彭雅一脸的莫名。

    都三天了,连个人影都见不到,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顿了顿,彭雅回过神来,问道,“她有跟你说什么吗?”

    “有。”士兵尤为揪心。

    “什么?”

    “她说,饭菜不好吃。”提起这个,士兵就满脸憋屈。

    “……”彭雅哽了一下,转而继续道,“还有呢?”

    “她时不时会点几个菜。”

    “……”

    这下,彭雅是彻底没话了。

    这就是所谓的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微微叹了口气,彭雅无奈摇头,问道,“那些菜,满足她了吗?”

    “这个,”踌躇了一下,士兵道,“偶尔会。”

    “嗯,这点上,都顺着她们的意。”

    “好。”

    士兵应声。

    在汹屋关了那么久,给点儿好吃的,那还真不算什么。

    详细的问了几句,确定三个人都没异常后,彭雅才放心的离开,只是心里还是残留着一点担忧。

    这才第三天。

    接下来,还有七天。

    彭雅不担心她们坚持不下去,因为类似的训练还会有几次,她担心的是她们会出现精神问题。

    基地的心理小组,恐怕还应付不了这种情况。

    唉。

    彭雅只得尽量往好的方面想。

    ……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三号房。

    夜千筱躺在床上,睁着眼,计算着时日。

    按人类心理健康学来讲,心理承受极限应该不超过三天。

    按人类心理承受压力讲,心理承受极限应该不超过五天。

    而,现在,已经是第七天了。

    大脑近乎生锈。

    七天时间,能做什么?

    可以做很多事儿。

    很多事儿。

    用来锻炼,体能会有新的提升;用来看书,她可以看上十多本;用来聊天,她可以跟整个基地的人混熟。

    估计用来学做菜,她的手艺都会有所长进。

    如果在外面,能够做的事就更多了,拿下两三个委托都有可能。

    想来想去,夜千筱只觉得无聊到慌。

    这七天的时间,她的大脑飞速转动,将能够记得的事,都回忆了一遍。

    顺带给自己做了全套的体能训练计划。

    可惜,到第三天,她就没有事情想了。

    只能重复的运作大脑,或者想办法睡觉。

    在封闭的状态下,人很容易感到恐慌,她虽不至于觉得恐慌,可是——

    很!无!聊!

    她以前在封闭的空间待过,被敌人俘虏,她成为人质,逼迫她让自己的佣兵团退出。

    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将关了她三天三夜。

    那时候,没有食物,精神了一天,就没有力气继续想事了,昏昏沉沉的等待救援。

    哪里跟现在这般——

    食物充足,想吃什么就有什么,精神的她每天在房间里跑六个小时,都不会觉得有多累。

    叩。叩。叩。

    正在冥思间,送饭的就来了。

    没有跟以往一般沉默,夜千筱想了想,从床上跳了下来,大步走向大门口。

    正巧,门外的人刚将饭菜送过来,就低声询问道,“醒着吗?”

    “嗯。”

    走过去,夜千筱淡淡应声。

    “咳咳,”那人轻咳一声,然后试探的问道,“知道现在第几天了吗?”

    “第七天。”夜千筱平静道,将饭菜端了过来。

    那边沉默片刻,很快的,又继续道,“想不想放弃?”

    “不想。”

    夜千筱眉头微微一动,但拒绝的却很果断。

    “真不想?”对方似是很惊讶。

    “真不想

    难得说上几句话,夜千筱快速的回答。

    “那好吧。”

    听起来,那声音似乎挺失望的。

    夜千筱凝眉沉思。

    看样子,已经有人放弃了?

    或许说,那两个都……

    停顿了半响,那边继续问道,“对了,你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微微扬眉,夜千筱抓住碗的动作稍稍一紧,视线似有若无的朝那个小窗瞥去,旋即视线一顿,唇角轻轻勾起,“还有夜宵?”

    “呃……”

    没想她反应的这么快,站在外面的士兵,彻底的懵了。

    在里面待了那么久,也没有手表之类的,她还能将时间记得那么清楚?!

    简直哔了狗了!

    门外那位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奇葩。

    只得一脸懵逼。

    一直在旁旁听的彭雅,无奈的叹了口气,示意士兵将小门给锁上。

    觉得口干,士兵舔了舔唇,不可置信地看向彭雅,“我一次遇到她这种。”

    彭雅同情地看着他,“我也是第一次。”

    在封闭的空间,计算时间是很正常的,可感官总是会迟钝,很容易记错时间。

    尤其——

    彭雅让士兵故意将送饭时间搞混淆。

    要么一天四顿,要么一天两顿。

    要的就是迷惑她们。

    没想,夜千筱还能记得清楚,而且回答留的速度极快,根本就没有质疑自己。

    她很清醒。

    最起码,精神状态没有问题。

    相比上次夜千筱走捷径,这次的心境,更是让她惊讶。

    这可不是光有气魄和理智就行的。

    纵使以前就对她的心理素质有低,可现在——

    还是被她给搞蒙了。

    太惊悚了!

    “就剩三天了。”看着她,士兵沉声道。

    “嗯。”彭雅微微点头,思量道,“她们两个都放弃了,就麻烦你多照看一下她。”

    “哪里的话,我的职责。”士兵忙道。

    “拜托了。”

    笑了笑,彭雅真诚的交代。

    陈雨宁是上午放弃的,而易粒粒则是下午。

    两个人出来时,都憔悴不堪,精神状态极差,而基地里的心理小组,如临大敌般站在外面,观察她们的心理情况。

    真要是被关出什么病来,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

    见得她们俩陆续放弃,而夜千筱没有任何反应,所以彭雅才来找士兵试探试探。

    没想,夜千筱还真的没有放弃的意思。

    希望到最后没事才好。

    ……

    接下来三天,夜千筱过的没有以前那么煎熬。

    从那天之后,士兵再也没跟她说过话,每次放完饭菜就走人,连打招呼的话语都没有。

    夜千筱只能听到小门开与关的声音。

    闲了一天,琢磨着这样也不是个事儿,便想了想,给自己找了些事儿来做。

    当脑子被她折磨的麻木、没有事情可以想的时候,她便转移了注意力,开始折磨自己的身体。

    当机立断的,加重自己的锻炼量。

    从早中晚五个五百,改成每天四次五个五百。

    从每天围着汹屋跑两千圈,到跑四千圈。

    从早到晚,就没有停歇过。

    晚上,身体累的筋疲力尽,便准时入睡。

    于是——

    等到了第十天时,她竟是要比先前更有精神。

    门一开,士兵看清里面的状况,整个人顿时僵在了原地。

    汹屋内没开灯,只有走廊的灯光照射进去,但隐约还是可以看清楚个大概。

    一眼看见被移到对面墙壁的木床,上面被褥被叠的整整齐齐地,就跟十天前的一模一样,好像从来没有动过似的。

    夜千筱正在倒立。

    视线一扫,他正好看到夜千筱翻身站起的画面,修长的双腿在空中划出道弧线,落地的刹那间,整个人就弹跳起来。

    帅气得很。

    简直说的上精力充沛。

    若不是她身上那身作训服,多出几分褶皱,没有初次见面时那般的整齐,士兵简直怀疑她刚刚才进去。

    而,站起身的夜千筱,朝门口一瞥,也愣住了。

    门口站着三个人。

    把她送进来的士兵,她们的大队长彭雅。

    还有……

    眸光微微闪烁,夜千筱的心猛地一沉,将那个名字从脑海里调出来。

    赫连长葑。

    走廊的光线很暗,赫连长葑穿着身陆军常服,身形笔直而挺拔,有棱有角的,好像是用直线描绘出来的。

    逆着光,脸庞蒙上层阴影。

    可,夜千筱还是能感觉到,那双深邃幽沉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看。

    强行抑制住心中躁动,夜千筱避开他的视线,双手放到裤兜里,闲闲的走过去,朝彭雅扬眉问道,“十天了?”

    “十天了。”

    彭雅眼底错愕还未褪去,只得僵硬的点了点头。

    “有假期吗?”

    走近,夜千筱在离门口两步远处,停了下来。

    她姿态闲散,伸出一只手去抓了抓短发,十天没有洗,也没有打理,出了点儿油不说,全部都打结了。

    她需要时间清洗一下。

    顿了顿,彭雅才反应过来,脸色稍稍缓和,道,“一天。”

    彭雅没有说,陈雨宁和易粒粒已经开始训练了,但今天是特殊情况,加上夜千筱刚刚出来,所以才给她一天的假期。

    “好。”

    应声,夜千筱耸耸肩。

    说完,抬腿就朝门口走,从彭雅和赫连长葑的空隙穿过去,却一眼都没有去看赫连长葑。

    然——

    刚经过,手腕就忽的被抓住。

    下意识地,夜千筱侧过头,就见到赫连长葑那张俊脸,冷峻的神情,眸色微沉,倒映着夜千筱的身影。

    凝眉,他猛地靠近,两人四目相对,相距不过一公分,属于他的气息瞬间扑面而来。

    “不打声招呼?”

    赫连长葑轻轻勾唇,低缓沙哑的声音落入耳底。

    “我脏。”

    冷静的看着他,夜千筱不动声色。

    语气却拒人于千里。

    眼底划过抹讶然,下一刻恢复平静,赫连长葑低沉开口,“我不嫌弃。”

    “那,”微顿,夜千筱扬唇,缓缓道,“谢谢了。”

    “那倒不用。”

    赫连长葑说的尤为客气。

    “……”

    不再接话,夜千筱手腕稍稍用力,想要挣脱开他的桎梏,可,纵使她近来有所长进,也无法在赫连长葑手里挣脱分毫

    嘴角微微一抽。

    垂着眸,赫连长葑唇畔笑意更浓,低声道,“昨天你过生。”

    “哦……”长长应了一声,夜千筱不甚在意,“忘了。”

    过生?

    她根本就不记得夜千筱的生日在几时。

    对她来说,已经过去的生日,还不如现在洗个澡,来的重要些。

    “我现在告诉你了。”赫连长葑紧紧盯着她。

    “然后?”

    一斜眼,扫向旁边稍显尴尬的两人,赫连长葑收回视线,换手揽住夜千筱的肩膀,低沉磁性的道,“走!”

    简洁明了。

    直接将夜千筱给带走。

    夜千筱心下憋屈。

    走出那栋楼,刺眼的阳光迎面铺洒下来,夜千筱下意识的止着步,欲要抬手挡住洒落的光线。

    可,手未抬起,搂住她肩膀的手倏地一松,下一刻,一抹身影就挡在她面前。

    遮住了那炙热的阳光。

    紧闭的眼睛微微一动,夜千筱缓缓的眯起双眼,隐约将面前的人影看得清晰。

    赫连长葑笔直挺立的站着,俊脸紧紧绷着,眉头微微蹙起,神情缠绕着几分担忧。

    心,被什么牵动了一下。

    夜千筱垂下眸,冷着脸,不再多想。

    长时间在黑暗中待着,眼睛一时半会儿难以适应。

    站了好一会儿,视野才恢复清醒。

    适应过来。

    “诶。”

    半响,夜千筱抬眼,看着赫连长葑,轻轻开口。

    “嗯?”

    声音轻扬,带有几分疑惑。

    赫连长葑盯着她。

    除去见面那瞬间的恍惚,夜千筱从头到尾,都表现的尤为镇定。

    眼前的她,神情坦然,淡定从容,甚至有几分洒脱。

    在汹屋里十天,赫连长葑见过的人,心理素质再强大,出来时也会显得疲惫。

    只有夜千筱,这等变态程度,着实让人又惊讶又心疼

    拥有这种心理素质,她该经历过什么?

    双手握拳,夜千筱后退一步,将手肘横在

    将手肘横在胸前,朝他张扬的挑眉,“来,打一架试试。”

    “……”

    微微惊愕,赫连长葑颇为无语。

    刚刚才出来,现在竟然想着打架?!

    还,挑战他?!

    没等他反应,夜千筱几乎刚说完,就朝赫连长葑勾起拳头。

    先发制人!

    拳头在空中划出道强劲气流,狠狠地朝赫连长葑的下巴逼过去,看得出毫无手下留情的意思。

    眯了眯眼,赫连长葑后退一步,躲过她的攻击,可刚避开,夜千筱另一只拳头便冲着他腹部砸过去!

    速度快了不少,力道也狠了些。

    瞬间来了兴趣,赫连长葑边抵挡着,边试探着她的长进。

    夜千筱的招数有所进步,赫连长葑并不觉得意外,意外的是,夜千筱的长进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

    与此同时——

    彭雅跟士兵走出大楼。

    一眼就见到在空地上打斗的两人。

    “怎么回事啊?”

    士兵第一时间傻了眼。

    刚刚看起来,两人之间还有感情可以发展的,怎么……

    呃,怎么忽然就,打起来了?

    “不知道。”彭雅摇头,眉头顿时拧了起来。

    心里猜测纷纷。

    难不成——

    赫连长葑用强的了,夜千筱性子刚烈、不肯从,两人就直接动起了手?

    她熟悉格斗讨论,看着看着,又觉得不对劲。

    夜千筱全力攻击,赫连长葑应付起来,却游刃有余,并且在关键时刻退让,没有想跟夜千筱打起来的意思。

    刚看出个苗头,旁边的士兵就忍不住了,连忙道,“咱们要不要去劝劝?”

    这看起来,明显就是女兵处于弱势,那为军官在逗着她玩儿似的,光是看着就让人心生不忿。

    “先等等。”

    沉思片刻,彭雅摇了摇头。

    “为啥?”士兵纳闷了。

    “他们俩不会出事的

    虽说真的打起架来,她也不喜欢男女有别这套,可两人的实力明显差距大,赫连长葑能让着夜千筱,她还敬他是条汉子。

    “这动手动脚的……”

    低声说着,士兵颇为愤然。

    对于夜千筱在汹屋待了十天、且极有精神的走出来这事,士兵就不得不对夜千筱刮目相看,印象也就大大的往上提升。

    现在看到她被耍着玩,心里自是有些不忿的。

    人家一个女兵,刚刚受苦受累出来,而且损失了大部分体力,你这样逗人家,要不要脸啊?!

    没听士兵说完,彭雅就打断他,不由得笑道,“你看。”

    一愣,士兵定睛看去。

    只见——

    刚刚还在动手的两人,忽然就停下了动作。

    夜千筱拍了拍赫连长葑的肩膀,动作闲散潇洒,不知跟赫连长葑说了些什么,两人就一起离开了。

    一起离开了……

    那背影,和谐的,就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那瞬间,士兵的内心,也是崩溃的。

    逗他呢吧?!

    ------题外话------

    【1】推个文。

    《豪门狂宝爹地婚无戏言》文/慕容羽渊

    简介:楚少卿直言不讳,称自己是善良宽容的人,唯一的毛病也就是有点心软而已。

    听闻此言,他的贴身秘书瞬间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刷新了。

    楚总,你从小就是妖孽横生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主好吗?咳嗽一声世界地震好吗?

    ps:字数不够,去搜文看一下,妹子在首推,求个支持。

    【2】

    打滚来求个征文票票。

    不说人手一张,追到现在,正版应该都有吧!千万不要浪费,不要浪费。

    链接:ong/e/

    戳进去,投瓶子或糕锦。

    再不投,瓶纸用更新砸死你们!信!不!信!

    【3】

    答案是b,后改成a和b,置顶评论详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04、先打一架!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