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5、赫连招桃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微博:水果店的瓶子酱。【最新章节阅读】

    【王牌狙击】验证群>

    再公布下联系方式。

    【3】

    明天再公布下一道题,让管理再纠结纠结,总结总结。么么。

    【2】

    投瓶子,或者浮光锦,一定啊啊!么么!

    求票求票。

    征文地址在置顶评论,也可找瓶子要。

    筱筱:……

    瓶子:对对对!

    筱筱:得,妹子们,萌就不卖了,但帮懒瓶子投个票,改天给你们上肉。

    瓶子:……我万更,你卖萌,好不好?

    筱筱:不造。

    瓶子:我我我……明天万更怎么样?

    筱筱:脸呢?

    瓶子:那啥……

    筱筱:最近更新多少。

    瓶子:拉不下脸,就支个招,行吗?

    筱筱:……

    瓶子:有有有!你面子比我大,帮我求个票呗。

    筱筱:跟我有关?

    瓶子:筱筱,好桑心,肿么破,压力好大,还有好多妹纸攒着征文票票不肯投呢!

    【1】

    ------题外话------

    一听,清脆悦耳,妙龄少女的声音。

    “赫连队长,赫连队长……”

    他身后,还跟着个拖油瓶。

    可——

    赫连长葑。

    高大挺拔,常服着身,两杠二星的军衔。

    这边小严刚走,厨房后门就进来个身影。

    说曹操,曹操就到。

    而——

    这时,林班长走过来拿切好的菜,顺带丢给小严个眼神,唬得小严飞似的溜走。

    小严立即住嘴。

    小严欲要再问,切完最后一根苦瓜的夜千筱,忽的停下动作,冷冰冰地扫了他一眼。

    “那……”

    这一次,夜千筱的语调,冷的连声音起伏都没有。

    “不知道。”

    “那他要不要来吃完饭啊?”小严又问。

    冷冷的回答,夜千筱冷着脸在切苦瓜。

    “不知道。”

    崇拜的看着夜千筱的刀法,喂完猪的小严笑嘻嘻的凑上来。

    “千筱,赫连队长什么时候回来?”

    帮炊事班切点儿菜。

    顺便——

    于是,晚餐的时候,夜千筱干脆去了厨房,找林班长开了个小灶,免得再被那些军官当做奇葩对待。

    一顿饭,吃的惊心动魄。

    易粒粒和陈雨宁都没有回来,唯有夜千筱一个士兵,在角落里吃饭,时不时接受那些军官的目光洗礼。

    在食堂吃饭时,清一色的都是有军衔的人。

    这段时间,两栖蛙人部队的人,基本都参加海练去了。

    中午,夜千筱没在炊事班见到赫连长葑。

    ……

    夜千筱偏过身,扫向石桌上那堆碗筷,唇角微扬,便朝石桌走去。

    半响。

    躁动的情绪,渐渐平稳下来。

    仰起头,夜千筱看天,一片蔚蓝映入眼底,宁静的白云缓缓移动着。

    可惜。

    如果有可能,赫连长葑将会是个很好的朋友。

    心情轻松了不少。

    夜千筱双手放到裤兜里,闲闲地站在原地,看着他大步走开。

    说罢,压在她肩膀上的手收回,赫连长葑摆了摆手,绕开她离开。

    赫连长葑点头。

    “好。”

    夜千筱弯唇笑了,“等着。”

    纵使她不稀罕,可真若入不了对方的眼,那笑话可就大了。

    呵。

    看不上……吗?

    言外之意,就算你有意愿,一旦你的简历不合格,他们也会看不上。

    就算你没有意愿。

    夜千筱微微一怔,猛地抬起眼睛。

    刚开口,赫连长葑就截断她,继续道,“就算你没有意愿。”

    “我……”

    “那一次,我们要考察你的简历。”赫连长葑认真道,“希望,到时候我能看到张合格的简历。”

    “再次邀请?”心下了然,夜千筱问。

    “我现在告诉你,我们的选拔,12月结束。到时候,我会再来一次。”

    抿着唇,夜千筱没有说话。

    “……”

    “所以,”微微一顿,唇角笑意更深,赫连长葑靠近她,直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我们都要。”

    “男兵也有厉害的。”

    似是看出了她的疑惑,赫连长葑忽的笑道,“我们需要最厉害的那群女兵。”

    在部队,尤其是作战部队,女兵的身份尴尬的的很。

    纵使一个女兵,跟一个男兵都很优秀,甚至于女兵隐隐胜出,夜千筱相信,在真正要作战的时候,上面都会选择那个男兵。

    很多人,潜意识里,就不相信女兵,质疑女兵的能力。

    在海陆待了这么久,夜千筱明显能感觉到男女兵之间的差距。

    有是有,但不多。

    女兵的体能,很难赶上男兵。

    在外面的社会,男女找工作都不能平等,更何况需要靠体能作战的部队?

    哪来平等一说?

    人人平等?

    就这鬼话,他一个字眼,夜千筱都不会信。

    扯!

    “人人平等。”赫连长葑答得干脆。

    “为什么要?”凝眸,夜千筱问道。

    “没有。”

    “以前没有?”

    赫连长葑眯起眼,“真要。”

    心念一转,夜千筱挑眉,“真要女兵?”

    “你想来?”赫连长葑故意将话题往这边带。

    心里吐槽一番,夜千筱又问,“你们选多久?”

    亏的赫连长葑这般理直气壮。

    也够缺德的。

    他们转从尖子部队里挑人,挑那些被领导视为宝贝的尖子,然后拉回去培养成尖子中的尖子。

    赫连长葑的队伍,不是普通的特种兵,而是特种兵中的特种兵。

    所以——

    按理来说,赫连长葑没有权利,在同等级的地方选兵。

    两栖侦察兵,定义上不算特种兵,可跟特种兵比起来,也相差无几。

    夜千筱多少知道点儿程序。

    这家伙,还真不要脸。

    “……”

    想了想,赫连长葑冷眉微蹙,末了赞同道,“这个……还真是!”

    “不是抢?”不屑的看他,夜千筱反问。

    “抢?”赫连长葑抓住字眼。

    “……”夜千筱颇为无语,“抢兵来了?”

    “没办法,”靠近,赫连长葑神情懒懒,抬手搂住她的肩膀,没有用力,很是随意,同时冷峻的脸上露出几分无奈,“你不稀罕我们那儿,我得找些稀罕的。”

    “赫连长葑!”往旁边一步,挡住他的去路,夜千筱皱眉,“你故意的?”

    说完,果真要走。

    轻轻勾唇,见她起了兴趣,赫连长葑却道,“晚上我来找你。”

    挑挑眉,夜千筱似是惊讶。

    “哟?”

    抬了抬眼,赫连长葑道,“关于你成为狙击手的小窍门。”

    反正她有时间,不介意跟他废话几句。

    不跟他硬来,夜千筱侧过身,将他的手给挥开,转而双手环胸,微微点头道,“行,我听你说。”

    她以前过不了十招。

    有长进。

    压倒性的武力压迫,夜千筱有理由相信,真正过招的时候,她在赫连长葑这里过不了五十招。

    她刚转身,赫连长葑便抬手,抓住她的肩膀。

    “那换点别的。”

    “……”扫了他一个冷眼,夜千筱嘴角一抽,“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为什么?”赫连长葑慵懒开口,似是要追根究底。

    斩钉截铁的回答,没有丝毫商量的语气。

    “不接受。”

    往前走了两步,赫连长葑走至夜千筱身边,忽的偏头问道,“戒指接受吗?”

    眼底闪过抹疑虑,可很快恢复平静,夜千筱道,“要送的话,拿来。”

    “你的生日礼物。”赫连长葑简短道。

    下意识地,夜千筱顿住脚步,斜斜的看了他一眼,“还有什么事?”

    赫连长葑喊住她。

    “等等。”

    没看他,夜千筱站起身,语气里还有丝丝不耐。

    “我走了。”

    赫连长葑比她动作快一步,率先放下饭碗。

    心底憋屈,夜千筱快速将饭吃完,不再给赫连长葑夹菜的机会。

    是赫连长葑!

    偏偏——

    如果身边坐着的是刘婉嫣或冰珞,亦或是封帆、徐明志等人,她估计都不会有任何反应。

    人多少有些怪癖,她的毛病很多,所以才在人前掩饰。

    她可以吃苦味的食物,其中,苦瓜除外。

    但是,对苦瓜,还真不感冒。

    她不怎么挑食。

    夜千筱强行吞着苦瓜,思绪烦乱。

    可,不管她如何恼火,赫连长葑收回了筷子,继续慢条斯理的吃着饭。

    简直想捏死他!

    深吸一口气,夜千筱压抑着心中的暴躁情绪,道,“不挑。”

    “不挑食了?”赫连长葑扬眉。

    偏过头,她眼底尽是张扬,话语清晰道,“我吃。”

    刚出手,夜千筱便倏地拿起筷子,夹住他伸过来的筷子。

    然——

    眉头微松,赫连长葑懒懒说着,手持筷子就夜千筱的饭碗伸去。

    “好。”

    压住筷子的手指微微一动,夜千筱沉眉,反问,“几块苦瓜,你能对付我?”

    “如果这是你的弱点,”眸色深沉,赫连长葑紧紧盯着她,低沉问道,“你也愿意暴露出来?”

    一字一顿的说出来,夜千筱语调冷的发寒。

    “不需要。”

    “你火气太旺,苦瓜降火。”赫连长葑不甚在意。

    “心情不好,我挑食。”手掌一翻,筷子狠狠排在石桌上,夜千筱眼底挑起抹冷意,直逼赫连长葑面门。

    他明明看出来了!

    妈的!

    夜千筱脸色一黑。

    “……”

    下一刻,赫连长葑拿起筷子,加了几片苦瓜放到夜千筱碗里。

    唇畔含笑,赫连长葑似是恍然道。

    “哦,离得太远了。”

    闻声,夜千筱吃饭动作微顿,朝那盘苦瓜炒蛋扫去,迟疑了一下,道,“不挑。”

    不多时,赫连长葑用筷子敲了敲一盘苦瓜炒蛋的边缘,朝夜千筱问道,“挑食?”

    懒得理他。

    夹菜,吃饭。

    夜千筱冷冷的回了他。

    “不用。”

    “要热热吗?”赫连长葑好脾气的问。

    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两秒,夜千筱面露不屑,冷淡道,“冷了。”

    “唔,”微顿,赫连长葑端起饭碗,应声道,“算是。”

    尝了口土豆丝,夜千筱微微蹙眉,疑问地看他,“你做的?”

    “饭菜怎么样?”走近,赫连长葑顺其自然地在旁坐下,漫不经心的询问道。

    真怕不小心把筷子戳进他眼睛里了。

    这种时候,真不想见到他。

    可,她刚坐下来,就见到缓步而来的赫连长葑,心情倏地就没先前那般好了。

    也没多想,反正来吃饭时不见人影的情况,也不是一两次了,夜千筱早已习惯。

    不仅院子里,就算是厨房里面,都见不到一个人影。

    而——

    如若筷子插在中央,夜千筱没准都会怀疑在祭祖呢。

    在靠近的两个座位旁,甚至都摆好了两碗饭。

    两个素菜,一个荤菜,还有一碗汤。

    夜千筱刚来到后门,就见到院子的石桌上,摆满了一盘盘的小菜。

    炊事班。

    ……

    难得见到她这般,赫连长葑心情甚好,看着夜千筱快速离开,也没想继续逗她,便放缓了步伐,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脚下步伐稍快,朝门口走去,连赫连长葑有没有出门,都没有去理会。

    夜千筱咬牙。

    “……”

    眯了眯眼,赫连长葑浅笑着点头。

    “走。”

    狠狠甩开他的手,夜千筱神情冷漠,没好气地问,“走不走?”

    夜千筱面色僵硬。

    视线微微往旁边动了动,便瞧见夜千筱微微发红的耳根。

    抓住她的手臂,赫连长葑轻轻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哦?”

    将吹风机往桌上一丢,夜千筱站起身,避开赫连长葑的视线,直接朝门外走,“我饿了。”

    动作过快,猝不及防,赫连长葑一下子竟然失了手。

    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吹风机。

    吹得半干时,一直安静坐在椅子上的夜千筱,忽然强行打断他。

    “好了。”

    手中的头发渐渐边干,一头湿漉漉的发丝,开始便得柔顺起来。

    他的动作很缓很轻,近乎小心翼翼的。

    赫连长葑低着头,一手抓住吹风机,一手拿起一缕缕的发丝,慢慢的将那点点湿气吹干。

    于她来说,也是个极大的挑战。

    毕竟,她也是第一次,参与这样的训练。

    在小黑屋待了十天,虽说安安全全的回来了,可她的精神状况还是有些错乱,严重的神经过敏,一时半会儿恢复不过来。

    然,拳头刚握紧,便意识到眼下情况,危机瞬间接触。

    再一回神,暖风便吹在发丝间,那根根修长的手指,在湿发中缠绕而过,夜千筱第一时间感觉到陌生的气息,下意识想跟赫连长葑动手。

    夜千筱霎时便住了口。

    话刚出口,赫连长葑就开了吹风机,将她的声音给掩盖了。

    “赫……”

    夜千筱刚回过神来,赫连长葑已经将吹风机电源插好了。

    扫向上层衣柜,赫连长葑抬手,便将放在外边的吹风机拿出来,下一刻,抓住夜千筱的肩膀,直接让她坐到了自己的位置。

    眸色一冷,夜千筱甩了他一个锋利的眼风。

    “做什么?”

    于是,在她走过时,一抬手,便从正面搂住她的肩膀,拖着她往前一步,顺手便打开了旁边的衣柜。

    赫连长葑的视线,却定在了她湿漉漉的发丝上。

    然——

    耸肩,夜千筱将毛巾一丢,直接道,“那走吧。”

    平静的回着,赫连长葑站起身,淡淡的扫了她一眼。

    “没有。”

    走过去,夜千筱忽的问道。

    “吃饭了吗?”

    反正她也常玩赫连长葑的手机。

    瞥了他一眼,联想到自己连笔记本都没关机的事情,夜千筱倒也没有什么不爽。

    将阳台的门推开,夜千筱走了进来,便用毛巾擦着自己头发,便看向在她的位置上用笔记本浏览网页的赫连长葑。

    没有多久,夜千筱就洗了澡,换了身新的作训服走出来。

    眸光微闪,抓住本子的手指,微微缩紧。

    除非……

    他本以为,以夜千筱这样的倔强性子,纵使你千叮咛万嘱咐,也不会听从你的意见。

    疑惑一闪而过,旋即,便被几分喜意所占据。

    记忆有些模糊。

    他好像在哪儿,见过夜千筱的笔迹,但那跟眼前的,似乎有些不同。

    不知为何,有点儿违和感。

    可——

    字体足够漂亮,却不工整,笔划不拘小节,有着爽快洒脱的劲道。

    字如其人。

    前面一部分,都是他的笔迹,但偶尔会有清秀的字体添上几句,翻到最后,全部都是那清秀潇洒的字体。

    随手翻了翻。

    顿了顿,赫连长葑便抬起手,将那个本子取出来。

    还留着。

    耳边传来花洒的水声,赫连长葑朝阳台扫了眼,收回视线时,却意外注意到,中间那层书架上,书中夹着个眼熟的本子。

    一眼看去,便再无其他。

    最下一层,放着一套护肤品和一个手机。

    右侧,是三层的书架,就在中间一层放了几本书,还有两个做笔记的本子。

    除此之外,桌上便干干净净的。

    笔记本合起来,随意的放在桌上,电源都没有扯。笔记本旁边放着两本书,都是有关冷武器的,旁边还放着只笔做笔记。

    望着她的身影消失,赫连长葑微微凝眉,沉思半响后,便偏过头,看向夜千筱的电脑桌和书架。

    顺带关了进阳台的门。

    抱着衣服的力道微紧,夜千筱转过身,朝阳台走去。

    夜千筱快速接话。

    “洗。”

    笑眼看她,赫连长葑低声问着,嗓音带着惑人的磁性。

    “不洗澡了?”

    轻轻叹息,脑海中的思绪被扯开,夜千筱猛地抬眼,才发现赫连长葑已经站到跟前。

    她该怎么做。

    所以他们没教会她,如果她对一个男人有感觉,而那个男人,跟让自己家破人亡有关……

    她忽然想到,前世的父母教会她很多道理,可他们没料到过未来,也没料到过,他们的女儿,会遇到这样的未来。

    没有人告诉她,当遇到这种两难抉择时,应该选择什么。

    可她没有想清楚。

    她对赫连长葑有怎样的感觉,自己心里自然再清楚不过。

    尤其,关于眼前这个人,叫做赫连长葑的、军人。

    任何人,任何事。

    在小黑屋的前七天,她时刻都在审视着自己,挖掘所有未曾想过的细节。

    没有什么比长时间审视自己更可怕的。

    她非常清楚,自己躲不过。

    只是——

    说实话,夜千筱还真放心他。

    现在易粒粒和陈雨宁都不在,估计是去进行训练了,整栋宿舍楼,就只有夜千筱和赫连长葑。

    而,她们留下来的三个,需要接受更为苛刻的狙击训练。

    在温度最高的时节,在岛上接受战术基础训练和海上武装泅渡训练,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在这25周,都不会再现身。

    为期25周的海练。

    除了易粒粒、陈雨宁,还有她在,其他人都被拎去参加海练了。

    这栋宿舍楼的情况,他们两个心里都很清楚。

    夜千筱丢给他一个白眼。

    “……”

    “你把门锁好就是。”赫连长葑淡然道。

    “大队长,你就不能去门外等着?”抱着衣服,夜千筱扬眉。

    夜千筱刚拿了衣服,就见到赫连长葑大摇大摆的进门,脸色顿时就黑了黑。

    307宿舍。

    在夜千筱的身影消失在拐角的刹那,赫连长葑抬脚跟上。

    赫连长葑静站在原地,凝眉看着她的背影,清冷的眸色染了层暖色。

    清瘦的背影,越过阳光的分界线,走入走廊的阴影中。

    朝楼梯口走去。

    对话完,夜千筱收回视线,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哦。”

    “今天。”

    “昨天来的?”

    “给你过生。”

    蹙眉,夜千筱斜了他一眼,“你来做什么的?”

    “……”

    “不着急,有人给你准备。”赫连长葑很快便接过话。

    “厨房在那边。”耸了耸肩,夜千筱指了指炊事班的方向。

    “然后?”

    “是这样的,”动了动手腕,夜千筱闲闲道,“他们忙着把我放出来,却忘了给我送早餐了。”

    可,顿了顿,赫连长葑却勾唇,缓缓道,“你说。”

    他没记错的话,夜千筱是八点被放出来的。

    赫连长葑扬眉,看向升起不久的太阳。

    “嗯?”

    眯了眯眼,夜千筱忽的笑了,“这都快中午了,帮个忙呗。”

    “闲。”赫连长葑老神在在的。

    干脆面向他,夜千筱双手环胸,闲散地挑挑右眉,“大队长,你很闲?”

    有段时间未见,这位,愈发不要脸了。

    啧。

    夜千筱沉默,视线颇为诡异,将赫连长葑从头到尾扫视了个遍。

    “……”

    “你放心,我不会偷窥。”当下,赫连长葑便保证道。

    “我去洗澡。”夜千筱脸色微黑。

    “陪你逛逛。”赫连长葑看着她,神情认真肯定。

    瞥见他紧跟的身影,夜千筱在楼下顿住脚步,微微蹙眉,“您这是……”

    赫连长葑悠闲地跟在后面。

    夜千筱来到宿舍。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05、赫连招桃花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