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0、实战任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有毒吗?”

    易粒粒纠结了下,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彭雅笑了笑,回答道,“没毒。”

    现在,自然没毒。

    在真实的战斗中,她们很有可能遇到有毒的,可训练讲究的是循序渐进,而非一蹴而就。

    刚上场的,不可能有什么毒性。

    “这样啊……”易粒粒眉头微微一动,道,“那来吧。”

    说完,就回过头,准备继续瞄准。

    然——

    收回视线的刹那,顺道朝夜千筱身上瞥了眼,却意外的意识到,夜千筱只是看了眼那袋虫子后,就继续镇定的瞄准。

    同时,趁着空隙,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相比之下,另一旁的陈雨宁,就做不到这般淡定从容了。

    在看到那袋虫子后,脸色黑的彻底。

    无论是谁,都有害怕的东西,但其中,分能否克服之别。

    陈雨宁怕那些有很多腿的虫子,纵使知道它们没有伤害力,可联想到要在身上爬来爬去的,浑身的鸡皮疙瘩都会爬起来。

    “陈雨宁!”突地,彭雅的视线,落到陈雨宁身上。

    “到!”

    陈雨宁尽量平稳的喊道。

    “你,”彭雅瞅准她,严峻道,“第一个。”

    “是!”

    陈雨宁喊着,声音却有些飘浮。

    她知道彭雅为什么会让她第一个。

    彭雅跟她接触两年,自然清楚,她对小虫子的那点恐惧。

    如果易粒粒和夜千筱,对其表现出的恐惧,没有她那么大的话,彭雅的重心自然放到她身上。

    可是,早晚的事,她必须克服

    “卧姿射击,标准点儿。”走过去,彭燕严厉的审视了她一眼。

    “是!”

    陈雨宁应声,身体绷得笔直笔直的。

    在最后五分钟,她们有一轮射击,如果成绩不达标,到时候她们还要面临一个小时的训练。

    而且,是集体受罚。

    不愿意落后,在夜千筱面前丢脸,陈雨宁自是不会退缩。

    打量了她几眼,彭雅在心底里舒了口气,沉着的点头,“好。”

    说完,也没有虚张声势,直接蹲下身,一只手拎着袋子,一只手去拿里面的虫子。

    袋子里的,都是些幼虫,有蟑螂,有蠕虫,最小的不过手指大小。

    装上一袋可废了不少功夫。

    可以说,这里大部分幼虫,都是可以食用的,只要——

    有那个胆子。

    手上捏了两只虫,彭雅微微垂眸,看了眼彭雅发白的脸色,心中划过丝丝不忍,便提醒道,“我放了。”

    “是!”

    陈雨宁铿锵有力的喊道。

    彭雅叹了口气,明白她的坚持与固执,便也不再手下留情。

    抬手,取掉她的帽子,彭雅率先将虫子放到她的头发上,小幼虫失去束缚,顿时就抬起小细腿到处乱爬,不过转眼的功夫,就顺着前额的发丝,挂在发梢晃悠着,正好在陈雨宁的视野里来回晃悠。

    不受控制的,陈雨宁的手指抖了抖。

    盯了她两眼,彭雅心思微沉,旋即又拿出了好几只虫子,一一的在她身上放下来。

    发丝、脸颊、脖子、手背……

    暴露在外的皮肤,她全部都不放过。

    直到她放完近三十只幼虫,陈雨宁的上半身,彻底地留僵硬了,皮肤上的感官无限制的方法,她能清晰地感觉到在身上爬动的虫子,甚至于它们的脚。

    一走过,就令她皮肤发寒,一张脸,惨白惨白的,犹如陷入了噩梦中。

    然,纵使再紧张、害怕,她端着枪的双手,也一动不动的。

    放完幼虫,彭雅打量了下她的脸色,瞥了眼袋子里的稍大的蟑螂、蠕虫,却没有将其放下去,反倒是来到了易粒粒的身边。

    “准备好了吗?!”

    在易粒粒身旁蹲下,彭雅盯着她的神情,一字一顿的问道。

    “准备好了!”

    神情不变,易粒粒斩钉截铁的回答

    基本上,在没受过训练时,在这个环节,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紧张。男兵情况还好点儿,问题是女兵,天生对这种生物有些惧怕,想要熬过去需要一定的意志力。

    在她的队伍里,每一个拎出来都是女汉子,武力值跟那群男兵也相差无几,可还是有些人会因为在宿舍里见到蟑螂膈应,在野外见到一些稀奇古怪的虫子,而觉得恶心想吐。

    这是心理障碍。

    但陈雨宁、易粒粒,还有夜千筱,不管她们对这些虫子是否恐惧,都必须要熬过去。

    没有犹豫,彭雅直接拿出虫子,往易粒粒身上放。

    这一次,不再是那些幼虫,包括体型偏大的蠕虫和蟑螂,基本一半一半。

    不远处——

    来给彭雅帮忙的两个战士,看到这一幕,脸色顿时就变了。

    “那是什么?”

    稍胖的战士蹭了蹭旁边人的肩膀,苦着张脸问道。

    “虫子啊,没见过呢?”偏瘦的战士理所当然的说着,显然对这种事情已经习惯了。

    “就这么,呃,放女兵身上?”

    “嗯。”

    “妈呀,她们这训练,也忒残忍了。”

    “……”

    偏瘦的战士,保持着沉默。

    对于残忍这件事,他实在是

    残忍这件事,他实在是无话可说。

    这样的训练,他以前有看过,以前彭雅还会多迅个人,可基本没有什么人能留到后面,中间便停了两年,直到今年找到好苗子后,才重新开始训练。

    可,说实在的——

    狙击手训练,不是一般的残忍。

    而且,彭雅是正规学校训练出来的,是当初学员中最优秀的一批,所以她觉得不能容忍半吊子的狙击手,直到现在,她就算到最后挑选不到狙击手,也不会有任何放水的行为。

    严格按照每一套训练来执行。

    两人聊了会儿,最后皆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沉默的朝那边走过去。

    与此同时,在易粒粒身上放好虫子的彭雅,拎着最后那些来到夜千筱旁边。

    一条一条蠕动的长虫,一只一只的爬动的幼虫,全部堆在了夜千筱身上。

    相比之下,跟易粒粒和陈雨宁相比,放到夜千筱身上的虫子,是最多的。

    尤其是——

    那是蠕虫

    “呕——”

    刚走过来,稍胖的战士见到夜千筱身上爬满的蠕虫,那一条条的虫子给了他难以想象的视觉刺激,瞳孔猛地一缩,就跑到旁边去干呕了。

    偏瘦的士兵不到呕吐的程度,可还是紧紧地皱着眉头,尽量不去看夜千筱身上的情况。

    不是他们心理素质太差,实在是夜千筱身上那堆……真的很让人反胃。

    四五条长虫,在她的头发上蠕动,分不清是头是尾,有些几条落到她脖子上、手背上,一点点地动着……

    我勒个草!

    简直看不下去了。

    于是,偏瘦的士兵,也忍住恶心,转过身去。

    就连彭雅,本想全放上去的,可最后想了想,还是将还有虫子的袋子绑起来。

    她是因为夜千筱的冷静,才来一剂猛料的,可无论她怎么放、放多少,夜千筱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似乎根本就不怕这些虫子。

    所以,无论多少,都毫无意义了。

    拎着装有虫子的袋子,彭雅往旁边走了几步,从侧面观察她们的情况。

    陈雨宁脸色苍白,冷汗一点点的从脸颊上滑落,端着枪支的双手,渐渐地开始发抖着。

    易粒粒情况还好,只是那张脸绷得紧紧的,强行抑制着内心的恐惧与恶心,神情僵硬,眼底满是忍耐之色。

    唯有夜千筱——

    从头到尾,一直表现的很平静。

    超乎寻常的平静。

    似乎,那些令人作呕的虫子,于她来说,根本就是无关痛痒的存在。

    一只小小的幼虫爬到她的眉毛上,一点点的往下移动着,可她硬是连眼皮子都没眨一下,淡定自若地瞄准着靶子。

    彭雅是打心底服了她。

    她永远忘不了,以前培养狙击手时,每到这个环节,都会有大批的女兵哭喊着,无法抵制心中的恐惧,大喊着放弃。

    本来,陈雨宁和易粒粒的表现,就足够的优秀。

    可,她们俩在夜千筱面前,岂止是差了一两个等级?

    需要怎样的经历,才能磨练出她这样的心境?

    亦或是——

    真的有天生就这般冷静的人?

    ……

    一刻钟后。

    夜千筱仍旧淡定从容。

    而,易粒粒和陈雨宁,已经达到极限了。

    “就这样吧。”

    舒了口气,彭雅朝两个来帮忙的战士招了招手。

    站在另一侧的两人,闻声,立即反应过来。

    纷纷拿出准备好的袋子,来到易粒粒和陈雨宁身边,分别去捡她们身上的虫子。

    彭雅停顿了一下,看了夜千筱几眼,然后才走过去,一条条的将夜千筱身上的虫子捡到袋子里。

    捡了几条,彭雅忽的笑了,朝夜千筱问道,“不怕虫?”

    脖子稍稍僵硬,夜千筱微微动了动,可靠近瞄准器的眼睛,却没有移开,她缓缓开口,“不怕。”

    顿了顿,彭雅又问道,“不觉得恶心吗?”

    “还好。”

    夜千筱简洁的回答。

    既然这些虫没有毒,只是长得难看些而已,没必要到怕的程度。

    至于恶心……

    黏糊糊的,在身上爬来爬去,那是真的恶心。

    可,对她没有伤害性的话,忍一忍就过去了。

    捡到一半,彭雅又问道,“以前经历过类似的吗?”

    “没有。”

    夜千筱答得干干脆脆的。

    以前——

    谁敢把虫子丢她身上?

    那不是找死吗。

    奇怪地看了她几眼,彭雅心下纳闷,却无从解答。

    挑完所有的虫子,花了近十来分钟,好在她们三个运气比较好,并没有虫子爬到衣服里面去,造成脱衣服去找的难堪场面。

    整个过程中,三个人也喘气的功夫,彭雅要求她们继续瞄准,不容有丝毫的松懈。

    然而,对于易粒粒和陈雨宁来说,接下来半个小时的时间,要比先前那一刻钟,轻松很多。

    五点五十五。

    看了眼手表,彭雅打量了她们几眼,倏地朗声道:“每人九个弹匣,卧姿、跪姿、站姿三种射击,在五分钟内,把所有弹夹全部打空。”

    话音落却。

    “砰——砰——砰——”

    “砰——砰——砰——

    ——砰——”

    “砰——砰——砰——”

    三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上膛,将子弹射击出来

    狙击枪上装有消音器,可近听还是能够听到明显的声响。

    渐渐地,枪声变得杂乱无章,三个人的速度,明显有快有慢。

    卧姿,三个弹匣。

    跪姿,三个弹匣。

    站姿,三个弹匣。

    距离,八百米。

    整个过程中,夜千筱速度最快。

    她根本不用瞄准,刚换上弹匣就开始射击,连一秒钟的停顿都没有,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且不慌不乱、不骄不躁。

    这几天,彭雅见过夜千筱的射击,每次看都觉得是视觉上的享受。

    耍的太漂亮了。

    夜千筱、陈雨宁、易粒粒,依次放下手中的狙击枪。

    与此同时,那两个一胖一瘦的战士,已经朝靶子那边走去,开始对她们三个的成绩计数。

    合格成绩,是平均下来,每一枪都不低于九环。

    不报成绩,只说是否合格。

    这一次,彭雅是跟过去看的,将她们的靶纸都看了一遍。

    “彭队长啊,这次她们的成绩,差距蛮大的呢。”偏瘦的战士拿着靶纸,不禁感叹道。

    很快的,稍胖的战士凑过来,非常赞同地点头,“那个夜千筱,是真的优秀。”

    笑了笑,彭雅看了两人一眼,询问道,“你们觉得,哪个兵最好?”

    前面两天,夜千筱三人的靶纸,成绩都不相上下。

    而,这次——

    差距就大了。

    陈雨宁的平均成绩,在八环以上,却不到九环。

    易粒粒保持在九环,稍稍偏上。

    至于夜千筱……

    几乎满环!

    在经历过那种事后,夜千筱仍旧能打出这样优秀的成绩,简直不可思议。

    “那个夜千筱。”

    “肯定是夜千筱啊。”

    两人一前一后的说着,对夜千筱可谓是大加赞赏。

    心理素质好,枪法还那么优秀,不是夜千筱,还能有谁?

    微微摇头,彭雅捏着手中靶纸,忍不住的苦笑。

    对啊,夜千筱很优秀,除了体能差点儿,其他方面简直要逆天了。

    可是——

    她怎么觉得,这么优秀的兵,她留不住呢?

    ……

    这次情况特殊,彭雅并没有惩罚她们,摆摆手让她们去食堂,顺便给了她们半个小时去洗澡。

    在食堂,彭雅遇见了赫连长葑。

    她知道,赫连长葑是来选人的,这两天在各个部队里转悠,在拉了大堆仇恨值的同时,估计也掌握了不少优秀兵源。

    不过,已经两天不见他,彭雅还以为去别的地方了。

    “彭队长。”

    门口遇见,赫连长葑喊了她一声。

    似是有备而来。

    彭雅微微一愣,直入主题的问道,“赫连队长,有事?”

    “有。”

    赫连长葑也不隐瞒,直截了当的说着。

    也不迟疑,彭雅点了点头,“行。”

    微顿,彭雅看了眼食堂里的三人,旋即看向赫连长葑,疑惑的问,“外面?”

    “外面。”赫连长葑神情严肃。

    “好。”

    没多想,彭雅应了下来。

    明明抵达食堂门口,却转身去了操场。

    无意中瞥到这幕的夜千筱,视线稍稍顿了顿,颇为疑惑的看了两人背影几眼,最后漫不经心地收回了目光。

    继续吃自己的。

    操场上。

    “心理评估?”

    听清对方的来意,彭雅不由得惊讶地凝眉。

    赫连长葑竟然关注这个?

    “嗯。”赫连长葑点头,补充道,“想看看她的心理情况。”

    “这个……”犹豫了一下,彭雅叹了口气,低声道,“她的心理评估很正常,没有一点儿问题。”

    颇为无奈地说着,彭雅眉头紧锁。

    心理评估很正常。

    按理来说,应该是件好事。

    可——

    就是因为太正常了,所以会显得更不正常。

    在汹屋待了那么久,又是头一次,怎么可能这么正常?

    她也看过夜千筱的资料,无论怎么看,都觉得挺普通的,在外面也没有现在这般沉稳。

    赫连长葑凝眸,沉思片刻,转而道,“她是个天生的狙击手。”

    愣怔的抬眼,彭雅脚步顿了顿,旋即又跟了上去,点头道,“是。”

    种种表现来看,夜千筱都具有当狙击手的潜质,只要她想坚持下去,成为优秀的自然不在话下。

    只是,彭雅有些担忧。

    夜千筱的冷静,着实超乎意外,那是她没有见过的,所以她会止不住的怀疑。

    对她,对夜千筱,这都不是个好现象。

    夜千筱太优秀了,她暂时有能力去教夜千筱,可一段时间之后,她就算想要教,也再没有办法。

    不知为何,忽的想起夜千筱成为正式队员的第一天。

    那天中午,夜千筱问谁来教她,质疑教她的人“不够格”。

    那时候,并不在意,可才训练了几天,夜千筱的能力就让她惊叹,也不得不改变先前的想法。

    她——

    真的不够格!

    想罢,彭雅沉沉叹息,忽的朝身边的人

    朝身边的人问道,“赫连队长,你们现在想要选女兵,是吧?”

    “嗯。”

    “那么,”迟疑片刻,彭雅不确定地问,“夜千筱,行吗?”

    步伐一顿,赫连长葑看向她,非常肯定的开口,“暂时,不行。”

    呃。

    彭雅微微错愕。

    暂时的意思是,他考虑过夜千筱,只是现在还没有资格。

    思索着,彭雅脸上露出淡淡笑意,问道,“是因为她的体能吗?”

    “一方面。”赫连长葑沉声道。

    跟第一次邀请夜千筱相比,现在他已经没有那么强烈的**了。

    夜千筱……

    没错,成为特种兵,或者说,成为他们那里的特种兵,完全有这个能力。

    只要给她足够的时间,她完全有可能成为优秀的战士。

    他想留住夜千筱,正好她有足够的本事,所以他提前跟夜千筱发出邀请。

    当时是他考虑不周。

    他忘了考虑,夜千筱并不喜欢部队,他也不知道,夜千筱什么时候才会接受部队。

    隐隐有种感觉,夜千筱就是因为他是军人,才不会那么轻易地接纳他。

    现在看清,而他清楚的知道,他容不下这样的部下

    他可以包容夜千筱很多东西,并且想方设法的去引领她,可他对自己的部下,不会这么耐心。

    他只需要合格的人。

    合格,不仅是能力,还有思想觉悟。

    而,现在的夜千筱,远远不到合格的程度。

    他会留个位置给夜千筱,可她什么时候来要,他并不着急,更不会去催促。

    “一方面?”彭雅显然有些惊讶。

    在她看来,除了体能,夜千筱就没有缺陷了。

    “嗯。”

    赫连长葑点头,却没有回答她,“12月,我会再来一趟,到时候再考察她。”

    “行。”彭雅爽快的应了,“你什么时候走?”

    “明早。”赫连长葑道。

    “要跟她告别吗?”轻轻询问着,彭雅温和的补充道,“我们明天在山上训练。”

    从路剑口中得知,赫连长葑应是一直对夜千筱有意思,不过在她看来,两人相处的并不怎么融洽。

    她是觉得,赫连长葑这人确实不错,像夜千筱这号人,估计也只有赫连长葑能压制得住,两人在一起更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便有了想要撮合他们的心思。

    “不用了。”赫连长葑低低道,“她暂时不想见我。”

    哦?

    彭雅难掩错愕。

    这两人,果然是闹僵了吗?

    赫连长葑显然没有跟她详细解释的意思,问了重点,随便跟她说了几句后,就告别离开了。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彭雅微微皱起眉,不由得思忖着。

    看样子,他们这两个,情绪都很大啊。

    ……

    花了不到十分钟,夜千筱三人将晚饭解决掉。

    紧随着,便花了二十分钟,跑回宿舍、从头到尾的将自己冲了一遍,去掉那些虫子的腥臭味。

    半个小时过去。

    彭雅在宿舍楼下等着她们。

    体能训练,理碌练,体能训练。

    反反复复,来来回回。

    接下来一段时间,她们的生命里,就只有训练、训练、训练。

    单调而乏味的训练。

    每隔几天,彭雅就会给她们一个“惊喜”,适当加重她们的训练量

    比如,在下午的射击训练中,彭雅开始将没毒的虫子,换成了有毒的虫子,她们必须保证一动不动,才会尽量的避免虫子的啃咬。

    最后,彭雅加码,直接换成了蛇。

    从无毒的,到稍稍有毒的,反正她弄了俩卫生员过来,随时准备了血清。

    陈雨宁和易粒粒时常中招,夜千筱人品爆发,基本都能躲过去,可还是有惨的时候,被一条毒蛇咬了一口,卫生员的动作慢了点儿,结果最后导致她在医院里躺了一整天。

    可,大病初愈,虚弱的她刚回去,便是接受高强度的训练。

    跟新兵训练相比,她们不再面临被淘汰的威胁,可不服输、继续坚持下去,则成了她们最为强大的压力。

    她们当中,谁是甘愿服输的性子?

    谁也不比谁差,谁也不比谁优秀,她们时刻都在较劲,然后再在较劲中,开始产生友谊、互帮互助。

    ……

    七月十五日。

    离她们第一阶段训练结束,还有三天时间。

    凌晨三点,基地内响起急促的警报声。

    紧急集合!

    近一个月没有听到这声音,女兵宿舍楼的三个人,愣怔了一会儿,才立即穿好衣服,从床上跳了下来。

    全副武装,她们拿了装备,才跑到楼下集合。

    可是——

    刚刚到朝合,就有两个士兵站在彭雅身边,面色严峻、沉默地给她们配发了实弹。

    是的,实弹。

    实弹与空包弹,差别不算多大,如果不常触碰,自是察觉不出来。

    夜千筱了解各种各样的子弹,前世根本就没有碰过所谓的空包弹。

    在部队,才接触的。

    自然,刚碰到的刹那,夜千筱就意识到了。

    很快的,陈雨宁和易粒粒接过子弹,细微的触感让她们不由得在意,没一会儿,便都反应过来。

    实弹!

    难不成——

    有实战任务?!

    三人皆是在心底猜测着。

    ------题外话------

    忙着去洗头,什么话都不说,妹纸们看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10、实战任务!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