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3、狙击手的对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没来得及细想,易粒粒迅速的翻身过去,扶起那个大腿受伤、倒在地上的刑警,拖着他来到隐蔽的小坡后面。

    稍稍喘了口气。

    抽了点空隙,易粒粒凝眉沉思,分析刚刚那一枪到底是谁开的。

    刚刚射击的方向,没有其他的特警在,且是从他们来的方向飞过来的。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夜千筱了。

    易粒粒自认为自己不傻,可直到这个时候,她也不能完全猜透夜千筱的心思。

    她事先就猜到有埋伏吗?

    恐怕是的。

    秦绝也分析过,但被他排除了,可夜千筱却抓住这点,就算可能性不大,她也留有一手,跟在后面掩护他们。

    忽然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只是——

    有一点,易粒粒仍旧想不通。

    这件事,夜千筱大可以直话直说,将自己的疑惑说出来,相信只要解释清楚,秦绝肯定会同意她在后方掩护的。

    哦……

    是了。

    心思一转,易粒粒便明了一二。

    夜千筱不喜欢解释,理由一。

    秦绝固执,可能说不通,理由二。

    当然,这两点,也不足以让夜千筱这般强硬,估计另有理由。

    易粒粒不了解夜千筱,自然捉摸不透。

    沉思花了几秒,紧要关头,易粒粒也不再琢磨,直接取下背着的狙击枪,便开始搜寻敌人的踪迹。

    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本就将敌人给唬住了,猝不及防的子弹接二连三的将人送入地狱,压制住敌人的行动,这下再加上易粒粒这个狙击手,自是如虎添翼。

    冷飕飕的子弹划过空气,发出尖锐刺耳的声响,转眼间没入敌人的额心。

    紧随着,另一枪,没入敌人的胸口。

    易粒粒开了两枪。

    额心,胸口,让对方毙命,毫无回转余地。

    之后,握住狙击枪的手,便轻轻地颤抖起来。

    “第一次杀人?”

    不知何时,坐在地上,流着冷汗、忍着疼痛的特警,一边给自己包扎着伤口,一边喘着气问易粒粒。

    沉默片刻。

    长长地吐出口气,易粒粒稍稍回过神,应声道,“对。”

    对。

    这确实是她第一次杀人。

    以前的她,参与过实战,但从未下过杀手。

    这是第一次,用冰冷的子弹,了结他人的性命。纵使藏在暗处杀人,她依旧觉得,自己手上沾满了鲜血。

    一股难以控制的情绪,猛地汹涌而来。

    解决一条命,不过转眼之间的事,可留下的震撼,则反噬着她的平静。

    原来……

    杀人,是这种感觉。

    是愧疚,还是,无奈?

    易粒粒脑海混乱,暂时想不清楚,然那人倒下的一幕,却重复的在脑海中闪过。

    “适应就好了。”特警咬着牙,费尽力气的挤出话语,“需要点时间,但总是会适应的。”

    “你们呢?”

    举着狙击枪,易粒粒继续扫着敌人,压低声音问了特警一句。

    “我们都一样啊,”简单的止了血,特警说话颇为艰难,拿着手枪挪到易粒粒身边,边防备边朝她道,“谁第一次杀人,都这样,那些杀了人都无动于衷的,都是些变态。”

    看了他几眼,易粒粒继续投入战斗。

    不过——

    却没有再开枪的机会。

    敌人莫约有十来个,被隐藏的狙击手解决掉了三个,损失惨重,当然不愿意恋战,很快就发布了后退的命令。

    易粒粒没有趁胜追击,当然也没有继续开枪。

    她有些害怕。

    夜千筱,你是否也一样害怕?

    亦或是,一派坦然?

    当多次经历过后,如果她们开始习惯,是否证明她们变得冷血?

    啊。

    她忽然意识到,入伍至今,从来没有人教过她这些。

    因为,以前的部队,是不需要杀人的。

    不多时,有两个特警朝这边跑过来,刚想去询问易粒粒的情况,便被受伤的特警暗示。

    他们都是经历过的,自是明白易粒粒的心情。

    “队长说,暂时不追了,先处理一下伤员。”

    一个特警这样说着。

    另外一个特警同他一起,分别站在受伤特警的两边,俯下身将他扶起来。

    雷区的范围有些广,但敌人许是也记不清分布地点,所以才会在远离雷区的范围行动。

    他们就在雷区边缘,所以只要注意一点儿,就能来到旁边的安全范围。

    “那个人质,在他们中间吗?”

    将狙击枪收起来,易粒粒从地上站起,疑惑的朝那两个特警问道。

    “不知道,”特警回答她,“我们没看到,也没发现贩毒的。”

    没发现吗?

    极力将心中那股不适压制下去,易粒粒尽量让自己去想人质的事,可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下,便听得通讯频道里的声音。

    “没有发现人质的踪迹,发现一个贩毒分子,跟那群人往六点钟的方向跑了。”

    那是夜千筱的声音。

    平静,清冷,缓慢,吐字清晰,好像根本不被杀戮与死亡影响。

    这是心理素质,还是——

    脑海中闪过抹念想,易粒粒摇了摇头,将不切实际的想法压制下去。

    事实上,她也想不到,夜千筱如若害怕了,究竟是怎样的画面,总觉得有些天雷滚滚的。

    唉。

    还是操心一下自己吧。

    直到真正的实战,易粒粒才意识到,自己跟夜千筱存在着差距。

    并非夜千筱追赶她,而是她在追赶夜千筱。

    这是公共的频道,任何对话都能够听到。

    所以——

    下一刻,所有人都听到秦绝严厉的问话,“你是不是早就发现了?”

    “是。”

    频道内,夜千筱坦然回答。

    霎时,其他人皆是一怔,对夜千筱此番行为,完全无法理解。

    “为什么不说?!”秦绝紧接着又问。

    “百分之六十的可能,由我来说,你会降低到百分之三十,我不足以说服你,尊重我的决定。”

    夜千筱缓缓的声音,不紧不慢地落入耳中,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楚明白。

    不由得,他们心下微震。

    确实……

    秦绝有过猜测,但被他否决到最小程度,如果易粒粒提出意见,秦绝还有可能放在心上,但夜千筱提出来,甚至会被他们反感,嘲笑她想多了,然后根本不去理会。

    这是极有可能发生的。

    尤其,他们不相信夜千筱的能力,所以绝不会放任她在后面掩护。

    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他们怎么可能会答应,把自己的背后交给她?

    当然,就夜千筱先前那行为,简直让他们想掐死她,所以现在的心情是复杂的,极其复杂的。

    “关于这件事,我会自我检讨。”

    半响,秦绝勇于承认错误。

    虽说夜千筱根本没跟他们商量,当时夜千筱的表现,着实不让人讨喜。但,如果他先前表现出些许信任,夜千筱也不会瞒着他们行动。

    真是个性子彪悍、叛逆的女兵。

    这种女兵,如若没有相处过,还真的难以去相信她。

    秦绝话音一落,整个频道里,就陷入了绝对的沉默与尴尬,就连夜千筱都没有接话。

    “队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实在看不下去了,那个伤了肩膀的特警,朝秦绝喊了一声。

    结果,声音太大,开着耳麦的他们,都被震得发聋。

    “艹,声音小点儿!”

    “不要以为你是伤员,我们就不会揍你!”

    “啧啧啧,中了这招,耳朵是不中用了……”

    很快,频道里的氛围便开始活跃起来,只是吵吵嚷嚷的声音,完全不符合他们此时的状况。

    于是——

    秦绝一声令下,将他们给制止住了。

    “夜千筱,你能跟上我们吗?”

    喝止住他们,秦绝顿时严肃起来,隔着频道朝夜千筱问道。

    “可以。”

    果断的应声,表示夜千筱信心十足。

    “你确定?”秦绝再问一遍。

    “确定。”

    夜千筱应得斩钉截铁。

    “那好,”秦绝直接拍板,微微一顿,朝其他人道,“跟B小组报告情况,人质极有可能在他们追的人手中,提醒他们那边也可能有援助。另外,伤员留在这里,等待救援,还有行动能力的,跟着我,去抓捕刚刚逃掉的那群人。”

    战斗刚刚停歇,新的行动便再度开始。

    刚刚的交锋,有两个特警受伤,一个伤到了肩膀,一个伤到了大腿,都不可能继续行动,必须留在这里等待救援。

    作为狙击手,夜千筱和易粒粒都开始隐藏,在后面跟上他们的步伐。

    虽说损失了两个人,但对方损失更大,估计有三死一伤,加上他们这边还有警犬相助,这方占据着优势。

    ……

    五分钟后,他们处理好伤员,检查了下剩余的武器装备,然后带上警犬继续追踪。

    两个伤员皆是倚靠在树上。

    闲着无聊,两人扯着闲话。

    话题中心,都有意无意的,往夜千筱身上带。

    不得不承认,对夜千筱,他们的心情都有些复杂。

    “你说,我们的态度没问题吧。她刚刚来,就用枪指着队长,还想要谁对她有好态度?刚刚说当逃兵啥的,简直不要太欠抽,真想分分钟在她脸上踩个鞋印。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现在想想,为什么觉得她挺帅气的呢。”肩膀中弹的特警,沉沉的叹了口气。

    “这个嘛,”大腿受伤的那位,稍稍犹豫了一下,然后评价道,“估计一般的高手,都跟她这样,性格古怪无常,谁知道呢,反正她不会拖我们后腿就行了。”

    “倒也是。说起来,那个易粒粒就好相处多了。最起码……啧,像个正常人。”

    “对,那个夜千筱,怎么看都不正常。”

    大腿受伤的那位,尤为赞同的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

    从十余米外轻声走过的夜千筱,听到“不正常”三个字,步伐微微一顿,下意识越过树丛灌木朝那两人看了过去。

    两人聊得正兴起,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

    皱了皱眉,夜千筱收回视线,将狙击枪背在肩膀上,悄无声息地继续离开。

    莫约过了一刻钟左右,两个人总算意识到了个怪异现象。

    “都这么久了,夜千筱怎么还没过来?”

    肩膀中枪的特警,挪了挪身子,不由得拧着眉发出疑惑。

    “不对啊,”大腿受伤的那位,同样疑惑起来,“十五分钟,爬都该爬过来了。”

    “难道——”

    “难道——”

    两人拖长了声音,互相对视着。

    旋即,恍然大悟。

    按照这节奏,应该是默不作声的,越过他们了?

    毕竟,这个雷区的范围不算大,也就两三百米的距离,不可能过了这么久还不现身。

    唯一的可能是——

    夜千筱已经从其他的途径,早就离开了。

    “算了,我们先前那么对她,她不想看到我们,也正常。”肩膀中枪的刑警摆了摆手,颇为无奈地说道。

    “也是。”大腿受伤的那位点了点头,“不过我倒是挺担心另一个狙击手的,那个易粒粒。枪法不错,脾气还好,看起来是第一次开枪,我怕她路上出问题。”

    “放心,队长会开导她的。相信她自己也知道,任务要紧,否则她们那个队长,也不会将她们送过来,是吧?”

    “嗯,希望吧。”大腿受伤那位应声。

    ……

    上午十点左右。

    经过几个小时的赶路,他们终于见到了敌人的踪迹。

    对方应是对山林的环境极其熟悉,所以速度尤为快速,知道哪里是捷径、哪里可以形成障碍,如果没有警犬的协助,他们绝对无法跟上对方。

    刚一撞见,枪战就开始打响。

    “砰——砰——砰——”

    机关枪、冲锋枪、自动步枪、手枪,各种具有杀伤力的声音响起,再次震惊了这片寂静的山林。

    易粒粒和夜千筱两人,在第一时间找好位置隐藏,给这边的刑警做好掩护。

    可——

    谁也没料到,先前那群人并非在逃跑,而是在引诱他们,落入陷阱。

    他们本以为自己占据优势,将敌人逼进了绝路,却没有想到,转眼间,形势就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打得他们个措手不及。

    对方有埋伏!

    两个狙击手,两个突击手,早已隐藏在那里。

    对方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战斗刚刚开始,刑警这边便有一人中枪,倒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战况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本来就有所警惕的夜千筱,冷静下来见到这幕,神情便愈发严峻起来。

    早该料到的!

    对方有时间埋雷,不逃跑却埋伏他们,肯定是冲着他们中的某些人来的!

    恐怕,那个贩毒分子,应该都是事先布置好的诱饵!

    够狠的!

    微微眯起双眼,夜千筱眼底狠光闪过,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将暴露在视野内的目标,一枪枪的送上西天,毫不犹豫的动作,带着果断决绝。

    死人?

    她可不是头一次见到了。

    不危及生命时,她或许可以放过对方一马,可真刀真枪的干上了,就不能给对方任何逃生的机会。

    否则——

    死的,只会是自己。

    前世身为佣兵,她对佣兵的行为做事很有了解,一般来说,他们是不会跟军警对抗的,尤其是东国这样的国家。

    但——

    总会有某些因素促使他们这样做。

    比如,金钱。

    比如,利益。

    比如,报仇。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能够让他们这般下功夫做这种事,特定是第三种了。

    “千筱。”

    叩响几枪,暂时压制住对方火力,夜千筱忽的听到一阵轻轻地喊声。

    跟平时的温和坦然不同,现在这个声音里,带有几分无奈和紧张。

    不对劲。

    “什么事?”

    头都没有回,夜千筱对着瞄准镜,淡然地问了一声。

    手肘撑在她身边,易粒粒深深吸了口气,道,“我没法射击。”

    微微一顿,夜千筱抽空偏头,扫了她一眼,低声问道,“刚刚杀人了?”

    “是。”

    错愕她的猜中,但易粒粒仍旧点了下头。

    收回视线,继续瞄准着,夜千筱漫不经意道,“那就打他们的手和脚,废了他们。”

    一下子让易粒粒克服心理障碍,是绝对不可能的,夜千筱经历过、也见到过,面对这种问题,她应付起来也习以为常。

    不敢下杀手,就限制他们的能力,顺带可以捉俩活的俘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迟疑了一下,易粒粒忽的笑开,“这主意真不错。”

    “不谢。”夜千筱淡然开口。

    “谢谢。”

    牵强的笑了笑,易粒粒神情恢复自然,拎着枪去寻找其他的目标。

    她是相信夜千筱的能力,才抽空赶到夜千筱这边来,想询问一下夜千筱的心理情况的,却没有想到,夜千筱竟然三言两语的,就让她的心情平静下来。

    夜千筱……

    真不简单,不是吗?

    迅速离开,易粒粒观察了下“战况”,瞥向对方那两个隐藏的狙击手,眼神渐渐地冷了下来。

    身为狙击手,她自是知道狙击手的厉害。

    一个狙击手,可以把他们所有人都干掉。

    现在,二对二。

    她参加的实战不多,见过血腥的场面,却没有真正的下手杀过人,所以论这方面的心理素质,是怎么也无法跟对方那些杀人不眨眼的雇佣兵相比的。

    她需要找一个办法。

    最起码,她也需要弄残一个狙击手!

    眸光微微一闪,易粒粒的手掌下移,手指触摸到腰间挂着的军刀,下意识地,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与此同时——

    寻不见目标的夜千筱,估摸着情况陷入僵局,两边都惧怕对方的狙击手,不敢随便冒出来打头阵。

    所以,该她近身去斗一斗了。

    ------题外话------

    【1】

    因为今晚群里有人夸我,瓶子心里高兴,于是就打算明个儿万更。

    嗯。

    你们确定,不夸夸我?

    瓶子所有没有的,你们都可以夸。

    【2】

    答案:C

    A、城市里都是僵尸,我佩服你有勇气靠近,但结果毋庸置疑,挂了。

    B、去过“野人”的,我也佩服你们,不过提醒一下,山野里还是有丧尸的哈,所以……

    C、恭喜你,按照正常的方法,找到了家只有两个丧尸的小卖部,然后成功的杀了他们,获取了食物。

    至于接下来……

    【3】

    支持明天会发放奖励哈,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13、狙击手的对决!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