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4、我比你行 内有科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七月,阳光灿烂。

    山林内,树木交错,枝叶茂盛,炙热的阳光从缝隙中洒落下来,在繁盛的草地上留下斑点的光圈。

    上午十点半。

    遮挡视线的树丛里,两路人马互相对视着。

    天气,炎热难耐。气氛,剑拔弩张。

    一边是六个特警一个女兵,一边是一个贩毒分子一个孕妇。

    两方相距不过十米左右。

    贩毒分子手里抓着匕首,横在孕妇的脖子上,另一只手紧紧抓着孕妇的肩膀,逞强的神情中,难掩那几分惧怕。

    孕妇似是羊水破了,疼得满头大汗,连恐惧都来不及有,满脸皆是扭曲的疼痛。

    “啊……救救我……”

    孕妇慌慌张张的喊出声,痛苦之意顺着声音穿透出来。

    至于围攻贩毒分子的几个,握住手枪的手,微微的紧了紧,恨不能分分钟将那混蛋给乱枪打死。

    “闭嘴!”

    贩毒分子烦躁地暴吼一声,匕首的力道稍稍进去几分,转眼便刺破了孕妇脖子处的皮肤。

    被这么一吓,孕妇立即停止了挣扎,可脸上的泪水,却止不住的留下来。

    “你们都给我站在那里!”贩毒分子躲在孕妇后面,额头上的青筋暴露,朝对面的人吼道,“我告诉你们,你们再前进一步,她就没命了!”

    一行人对视了眼,将不着痕迹向前的脚,收了回来。

    对方的情绪失控,如果不如他的意的话,他真的有可能拼的鱼死网破,跟人质同归于尽。

    这样的话,孕妇一尸两命,就不划算了。

    彭雅盯了几秒,抓住手枪的手垂落下来,转而朝领队的人走过去,低语道,“副队,孕妇需要立即送往医院,她快坚持不下去了。”

    “我知道。”

    紧紧拧着眉,副队一脸的沉重。

    他们本来就是冲着人质来的,人质排在第一,贩毒分子排在第二,可如果再次将贩毒分子放跑,人质恐怕再难以坚持。

    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将人质救出来。

    无论用怎样的办法。

    想了想,彭雅皱着眉头,在副队耳边说了几句。

    “不行!”

    刚听完,副队就一口否定。

    那样做……

    怎么能行?!

    “必须行,”彭雅满脸严肃,“我们得先把她救出来。”

    “可是……”

    “没有可是,就这样定了。”

    彭雅斩钉截铁的截断他的话。

    副队怔了怔,最终,长长的叹了口气,可眉头却锁得越来越紧。

    见他不再反对,彭雅转过身,直接朝贩毒分子走过去。

    “我警告你,别过来!”

    见她往前走了两步,贩毒分子抓住匕首的手抖了抖,立即紧张地朝她吼道。

    神情严峻的止住步伐,彭雅将手中的手枪一扔,然后将肩膀上的狙击枪取下来,同样往旁边一丢,最后就连绑在腿上的匕首都取了下来。

    一概丢在地上。

    贩毒分子愈发紧张地看着她。

    将所有有杀伤力的武器一丢,彭雅冷静的看着他,一字一顿道,“我是来交换人质的。”

    “你当我傻子吗?!”躲在人质后面不肯动弹,贩毒分子怒气冲冲地朝这边吼着,“我凭什么用一个不那么厉害的,换你一个海军的军官?!”

    贩毒分子简直气得发抖。

    真当他没长脑子呢?!

    背着狙击枪,一看就是狙击手,身手怎么可能会差的?!

    一个临产孕妇多么好对付,轻轻松松地拎在手上,也不用担心对方有能力反抗。

    真要换了,他才亏呢!

    “我可以跟你分析。”凝视着他,彭雅面不改色道,“一,我是军官,比一个孕妇要值钱的多,你手上的筹码也更大些。二,我也是孕妇,孩子四个月,行动没有那么方便,你不用担心我会逃跑。三,你完全可以相信,如果人质在你手上耽搁了,到时候出了任何意外,我们都会弄死你。”

    微微一顿,彭雅继续道,“我现在没有给你选择。”

    言外之意,你必须换人质!

    平静的一番话,被彭雅这个女流之辈,说的霸气十足,一句“没有给你选择”,将主动权全部夺了回来,完完全全的将对方震慑住。

    贩毒分子的心,稍稍的抖了抖。

    不可否认,站在对面的那个女兵,已经将他给说服了。

    换,还是不换?!

    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带着这个孕妇走了几个小时,他早就意识到,带上这么个人是个累赘,如果这个孕妇真的除了什么意外,他手上仅有的筹码都没有了……

    他完全相信,那几个用枪指着他的特警,会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妈的!

    狠了狠心,贩毒分子总算下定了决心。

    “其他人放下枪,你给我走过来!”

    从孕妇身后,微微探出头,贩毒分子抬高声音朝对面吼道。

    见得他同意,彭雅悄悄松口气,朝后面的副队看了一眼,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旋即便朝贩毒分子那边,一步步地走过去。

    谁也不知道,她的手心,早已是冷汗涔涔。

    在海军陆战待了那么多年,她参与过的最多的任务,都是去江海里援救那些溺水的人、或者去打捞尸体,亦或是去抗洪救灾。

    甚至——

    护航。

    最为光荣的护航。

    她们的任务很多,可参与这样的实战任务,却是极其少数的。

    尤其,她是在幕后工作,隐藏在暗处放冷枪的狙击手,面对面跟匪徒撞见的机会寥寥无几。

    所以说,当人质,还是她平生第一次。

    但,毕竟是狙击手,面对任何事,都可以面不改色的。

    硬是没让任何人发现她的那点紧张。

    一步,一步。

    军靴踩在草地上,将柔韧的草叶踩弯,在军靴抬起的瞬间,又百折不饶的扬起,纵使弯曲也依旧挺立着。

    “快点!”

    心中的紧张猛地提升,贩毒分子口舌干燥,忍不住催促道。

    不一会儿,彭雅站在了人质面前。

    人质的眼泪哗啦啦往下掉,看着她来到面前,抽泣的声音渐渐地小了下来,可紧绷的弦依旧不放松,急促的喘着气。

    “到我右上方,背对着我!”

    贩毒分子再次冲着彭雅喊道。

    听从他的话语,彭雅没有丝毫反抗,也不趁着机会贸然动手,而是老实地到人质的斜上方,完完全全的挡住了贩毒分子。

    人质情况特殊,她自是不能冒险。

    贩毒分子四处张望了一下,抓准时机,猛地将孕妇往前面一推,整个人迅速往右边移动,一只手从身后绕过彭雅的脖子,另一只抓住匕首的手,抵在了她脖子上。

    换了个人,却没有换姿势。

    而——

    被释放的孕妇,慌慌张张的往前跑了两步,被冲过来的特警连忙扶助。

    孕妇顺势倒下,汗水与泪水遍布脸颊,她紧紧攥住特警的手腕,咬着牙挤出几个字,“我,我快生了!”

    特警是个男人,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好在反应够快,迅速的将人横抱了起来。

    刚抱着人抛过去,就得到他们副队的命令,“接应点离这里一公里,快过去!”

    “可……”

    那名特警微微一愣,显然还担心着这里的情况。

    “这里有我们,救人要紧!”副队斩钉截铁地道。

    “是!”

    不再犹豫,特警果断的应了一声,抱着孕妇就飞速狂奔。

    救人要紧啊!

    人质已经救回来了,可不能死在他的手上。

    快,快,快!

    一路狂奔而去。

    而,那名特警的声音刚刚消失,还站在那里的特警们,便听到贩毒分子警告的声音,“你们都后退!”

    “副队!”

    身侧,一个特警颇为焦急的喊了一声。

    他们都不知道,那个彭队长也是孕妇,现在刚刚救走了一个孕妇,对方手里又多了一个孕妇,他们还损失了一名狙击手。

    这可怎么了得!

    副队皱着眉,在心里衡量了一番,旋即做了个手势,“先后退。”

    顿时,其他四个人都看了他一眼,惊讶,不甘心,可任由他们情绪如何复杂,都不得不往后退了几步。

    这下,离那个贩毒分子的距离,又远了五米左右。

    见到他们听话后退,挟持着彭雅的贩毒分子,不经意间松了口气,紧接着朝他们继续喊了一声,“你们别跟过来,否则我随时会杀了她!”

    虚张声势的一声喊,紧随着,他便打算拖着彭雅,一步步的往后退。

    再这样僵持下去,显然也不是办法,成功离开才是他的目标。

    更何况——

    他还有任务在身!

    这个地方,绝对不能留!

    下定决心,贩毒分子步伐虽然不大,却是真的在往后退,并且距离越来越远。

    不远处。

    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的几个,实在是按捺不住了。

    “副队,我们该怎么办?!”

    先前说话的那个刑警,又忍不住的朝副队开口。

    “等着!”

    烦躁地看了他一眼,副队没好气地吐出两个字。

    这种时候,他也没有什么办法。

    贩毒分子的眼睛盯着他们,他们有任何的动作,都会被对方察觉,从而做出对彭雅不利的举动。

    想了想,副队微微侧过头,朝通话器低低地开口,“狙击手二号,情况怎么样?”

    “目标暂未暴露。”

    很快的,他们的公共频道里,便传来陈雨宁干脆冷静的声音。

    陈雨宁是他们事先安排好的。

    背着狙击枪的彭雅,是他们的障眼法。

    如果狙击手都站出来了,那么,贩毒分子铁定想不到,他们在背后还安排了狙击手,警惕心自是大大下降。

    但,仅仅依靠着狙击手,他们的风险仍旧很大。

    万一——

    对方从头到尾,都没有给狙击手下手的机会呢?

    现在,陈雨宁的回答,显然是他们都不想听到的。

    无奈的叹了口气,副队严肃道,“继续观察。”

    “是。”

    陈雨宁果断应声。

    那是她的队长,她会尽最大的努力,不让队长有任何危险。

    所以——

    必须抓住这个机会,让那个贩毒分子,死在她的枪下。

    不得不说,压力很大。

    踩在树枝上,陈雨宁半蹲着身子,透过瞄准镜,将视线瞄准着那个晃动的脑袋。

    在山林里,视野范围很低,就周围的环境来看,顶多五十米。

    而,现在,贩毒分子已经移开四十米了。

    炎热的天气,令人抓狂的温度,令陈雨宁额角的汗水一点点地渗出,端着狙击枪的双手,也在渐渐地出汗,令她不由得将加重手中的力道。

    这种情况,她没法放松。

    要命的是——

    头顶上方,似是有种虫子掉下来,直接落到了她衣领里。

    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浑身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任何的动静,都能让她的感官扩大数倍去感知,而集中地注意力,也被那只虫子分散了几分。

    在瞄准镜后面,陈雨宁慢慢的调节着自己的呼吸。

    或许是过于紧张,她有过片刻的晃神。

    等她意识过来的刹那,那个黑色的脑袋,顿时暴露在她的瞄准镜中间。

    眼睛猛地一亮。

    与此同时——

    在远处的贩毒分子,见得距离拉越来越远,心情渐渐地放松下来,可无意的抬眼间,便瞥见斜上方有抹亮光闪过。

    危机感顺势从心底袭来,近乎令他失措。

    “臭婊子!”

    猛地意识到什么,贩毒分子狠狠怒骂一声,欲要将彭雅往那个方向一提,挡住枪来的方向。

    然——

    他慢了一步。

    早就对准他脑袋的枪口,毫不犹豫地发射出子弹,准确无误地击中他的额心。

    一枪毙命。

    而,先前被他一提的彭雅,在猝不及防间,没有稳住重心,紧随着因贩毒分子向前的力道,整个人被压着迎面摔倒在地。

    在倒下的瞬间,彭雅顿时疼得睁大双眼。

    疼!

    难以压抑的疼!

    在小腹那块……

    彭雅怔怔的眨着眼,只觉得眼前的事物渐渐变得模糊起来,一阵阵席卷而来的疼痛,令她眼前阵阵发黑。

    隐隐约约的,她听到了匆促跑来的脚步声,还有那杂乱的说话声。

    “彭队长,你没事吧?!”

    “先把那混蛋拉下去。”

    “娘的,还真重!”

    “你们快来看看,彭队长看起来有些不大对劲。”

    “快快快,把她翻过身,你们小心点……等等,她的肚子撞到一块石头上了!”

    “流血了,怎么办?!”

    “怎么办,赶紧送回去,最好能跟那个孕妇赶在一起,坐一架直升机回去!”

    彭雅模模糊糊的听到一半,意识就彻底的消失了,整个人在剧烈的疼痛中陷入了昏迷。

    树上,射击完毕,心情不错的从树上跳下来的陈雨宁,刚刚将衣领的那条虫子捏出来,丢到一边,就听到那嘈杂的声音,顿时意识到情况的不对,连忙朝彭雅的方向跑了过去。

    ……

    相隔数千米远的山林里。

    战斗还在继续。

    两方僵持了一段时间,却迟迟没有分出高低。

    狙击手也在暗中较劲,在试探对方地点的同时,也在比拼谁击中的人更多。

    终于,两方僵持不下,渐渐地停止了射击。

    两方都急的焦头烂额的。

    而,这停歇的时间,已经足够夜千筱和易粒粒的主动出击。

    敌方的一名狙击手对着瞄准镜,一点点的扫视着可视范围,寻找着所有可以寻得见的目标。

    忽的——

    “诶,还找我吗?”

    清冷的声音从头顶飘落,明显带着令人心颤的杀气。

    狙击手猛地反应过来。

    可他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在瞄准时,被人发现,且对方悄无声息地摸到身边来。

    冷不防地惊出一身冷汗!

    下意识的抬头,用惯了狙击枪的狙击手,习惯性的用枪头去瞄准,直到狙击枪抬到一般后,大脑才后知后觉的明白现在处境。

    没有多想,直接丢掉狙击枪。

    抬手去摸腰间的砍刀,可手指刚刚握住那把砍刀的刀柄,一只脚就猛地踩在他的背上,似是能将他的背脊给猜断似的。

    疼得令人窒息。

    可,毕竟身经百战,狙击手仍旧强忍着,将砍刀拔了出来。

    然——

    砍刀刚出手,一把镀着铬的军刀,便从空中飞了下来,带着冷冽的气息,狠狠地刺入他的手背里。

    “啊——”

    狙击手按捺不住,终于高声喊了出来。

    疼!

    这时,夜千筱弯下腰,准备去把那把军刀,可那个狙击手似乎爆发了,整个人爆吼一声,便抬手,将那把军刀猛地留拔出来,旋即用受伤的那只手,紧紧握住砍刀。

    反过身,朝夜千筱的脚背砍去!

    意识到不对劲,夜千筱挑了挑眉,抬起踩在对方背脊上的脚,心里骂了声“莽夫”后,便抬起另一只脚,狠狠的踩在对方的膝盖窝上!

    “FUCK!”

    再度中招,那个狙击手忍无可忍,强忍着疼痛翻身爬起来。

    夜千筱后退一步,跟他保持一定距离。

    先前就有料到,对方的狙击手是个虎背熊腰的壮汉,但现在——

    视线上下移动,夜千筱打量了一番,倒是不由得感慨,还真是虎背熊腰,浑身的腱子肉,简直令人眼馋。

    若是以前的凌珺,对付这样的壮汉,或许根本不用拿刀,分分钟能把他掀倒在地。

    但——

    可惜了。

    心底划过抹淡淡的无奈,夜千筱一左一右的将挂在腰间的两把折叠军刀抽出,手掌潇洒的翻转间,那两把折叠军刀已经打开,两手握住手柄。

    “!”

    看清楚夜千筱的性别,那个狙击手像是承受了奇耻大辱,顿时火冒三丈的骂了一声。

    夜千筱毫不在意他的脏话,反倒是扬了扬眉,唇角扬起抹淡淡的笑容,嚣张地朝他勾了勾食指。

    示意,上啊!

    “呀——”

    大呼一声,狙击手紧握着砍刀和军刀,气势汹汹的砍了过来。

    夜千筱反手握住折刀,淡定自若地迎了上去。

    拼体力,她不行。

    拼功夫,她在行!

    在这荒郊野外的,她前世那套武术绝学,也不怕被人看了去。

    既然真刀真枪的上了,谁管你那么多?!

    把他干倒再说!

    短短几秒钟,两人便开始交手。

    而——

    在狙击手出声的刹那,就已经惊动了两方的队伍。

    敌方有人想往这边赶,来帮他们的狙击手,可站在夜千筱那边的特警哪里是吃素的,顿时“砰——砰——砰——”的开枪,硬生生的压得对方不敢冒头。

    夜千筱这边,跟狙击手玩的不亦乐乎,将那笨拙的只靠体能的身体玩的团团转,至于易粒粒那边,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没有夜千筱那么幸运,易粒粒刚刚潜伏过去,就被敌方的狙击手发现了。

    没给对方个措手不及,倒是被对方给了个措手不及,面对对方迎面劈下来的砍刀,易粒粒只得奋力抵挡,奈何力道敌不过对方,肩膀上生生被划出个口子。

    好在她身手不错,快速地抽出了防身的军刀,勉强的跟对方纠缠。

    可惜,处于弱势。

    两边的狙击手都在动手,敌方的人数占据优势,但特警这边的武器装备也不耐,这一轮由狙击手带动的“对抗”,又一次的处于僵持状态。

    五分钟后。

    “FUCK!”

    跟夜千筱对抗的那个狙击手,再一次看到夜千筱从手中滑走,顺带在自己肩膀上划了一刀后,忍不住的再次怒骂出声。

    旋身站住,夜千筱眼底笑意加深,朝他伸出一只右手,漫不经意地竖起中指。

    鄙视之!

    霎时,狙击手怒火暴涨,双眼突睁,明显能看到从他眼底冒出的火气。

    竟然一个东方小娘们小瞧了!

    不生气才怪!

    “喝——”

    高喊一声,狙击手丢掉手中军刀,持起砍刀,就狠辣的朝夜千筱面门砸去。

    他的力道占据上方,如果说硬碰硬的话,夜千筱这细胳膊细腿的,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可惜,夜千筱偏偏不跟他硬碰硬。

    不仅不硬碰硬,还凭借自己的速度优势,想着法儿来耍他,任凭他抓来抓去、砍来砍去,也只能是个空的。

    等到真的将他惹得差不多时,夜千筱倏地退离战场,往后面快速退了几步。

    丢到手中的折刀,夜千筱往后抬起腿,手掌扫过,一把手枪就落入掌心。

    枪支在掌心里旋转了一圈。

    下一刻,夜千筱将早就拉开保险的手枪对准狙击手,在对方怀着满腔怒火扑过来的瞬间,猛地叩响了扳机。

    “砰——”

    震耳的枪声响起。

    子弹顺着弹道,从狙击手的心脏穿透而过。

    “砰——”

    又一枪响起。

    夜千筱持枪的手微微上抬,刚刚那一枪,是沿着狙击手的额心穿过的。

    为了保险,开了两枪,旋即便将手枪收回。

    扑过来的狙击手,不可置信地睁大双眼,那抹惊愕在眼底还没有淡去,整个人就停下了动作。

    转眼间,便扑倒在地。

    再也没有睁开眼睛的机会。

    狙击手的训练,重点还是着重于枪法,这个狙击手估计是仗着身蛮力,就极少去训练自己的身手了。

    夜千筱从最开始,就没想跟他近身分出胜负。

    在见到他之后,就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

    就他那身腱子肉,夜千筱就算刀法再好,也不能在几刀之内刺到他要害。

    能够用子弹飞到人体各个部位的枪,才是最简单了当的、伤害人的方法。

    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夜千筱很快收回了视线,将地上的狙击枪捡起来,转身朝易粒粒那边的战场走过去。

    先前几番试探,她们已经将两个狙击手的位置都发现了,是已经达成了协议去分头解决狙击手的,自然清楚对方的位置。

    而——

    还差十米左右的距离,夜千筱的视野被灌木丛遮掩的时候,便听到一阵枪响。

    “砰——砰——砰——砰——砰——砰——”

    连续六枪。

    之后,那边的方位,就再也没有声响。

    夜千筱加快脚步走过去,便见到两个人的身影。

    男性狙击手已经倒下,身中数枪,仰面躺倒,眼睛睁得很大。

    易粒粒跪倒在地,手枪被丢到地上,先前握枪的右手,捂住自己左肩上的伤口。

    她穿的是迷彩战斗服,都是一些暗色拼凑起来的,可隔着几米的距离,夜千筱还是能看到她身上的血迹。

    左肩上的布料裂开,鲜血顺着伤口染湿了大半,光是看着就惨不忍睹。

    浑身上下,都染着鲜血,伤口不在少数。

    “千筱。”

    听到脚步声,易粒粒警惕地偏过头,在看清夜千筱的那刻,眼底的警惕顿时消散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笑意。

    “去包扎。”

    走至她身边,夜千筱缓缓蹲下身,不紧不慢地将捡来的狙击枪端起来。

    战斗还在继续,她们的行动,也还没有结束。

    逞强的抓住一旁的狙击枪,易粒粒深吸了一口气,笑着说道,“我能行。”

    跪姿瞄准,夜千筱闻声,偏头看了她一眼,漫不经心地回道,“我比你行。”

    “……”

    愣愣地眨了下眼,易粒粒竟是哑言。

    她知道,夜千筱不是想跟她比谁行,可这种直接堵她没话的霸道语气,却让易粒粒难免觉得滑稽。

    还真是……

    夜千筱的作风。

    想了想,易粒粒也不再勉强,将狙击枪一松,整个人无力的坐倒在地。

    一松懈下来,浑身的疼痛感便苏醒,易粒粒顿时疼得眉头拧起。

    好久没有受过这样的伤了!

    易粒粒颇为好笑,将急救包拿出来,先是咬了几块止痛片后,才将衣服撕开,处理着自己能够处理的伤口。

    疼痛阵阵袭来,易粒粒不由得转移思绪,借此来分散注意力。

    联想是一种很神奇的事情,因为你总是会在不经意间,联想到很多你根本没在意过的事儿。

    不由得想起,几个月前牧齐轩给他们上课时,教这些急救知识,还有人抱怨那些东西太多,在高强度的训练下,熬夜背的头都大了。

    可——

    现在,不是用上了吗?

    初入部队时,易粒粒曾质疑过很多东西,可经过几次之后,她才意识到,那些他们觉得永远都用不上的东西,会在紧要关头救你一命。

    因为,你并不会知道,在今后的人生里,你会不会遇到那样的危机。

    一辈子的事,谁也预言不了。

    她开始相信,部队教会你的,或许在出了部队后,不会有多大的用处,但当你在部队的时候,的确是有用的。

    易粒粒的包扎,花费了一定的时间。

    所以,她才包扎到一半,夜千筱就已经逐个收尾了。

    若非秦绝在频道里再三提醒,夜千筱恐怕会给每个敌人的脑袋都送上一枪。

    最后,留了三个活口,其中包括那个逃掉的贩毒分子。

    夜千筱圆满收工。

    顺带给易粒粒包扎了剩余的伤口。

    可,这才过去不到二十分钟,胜利的喜悦还没有散去,一个消息就犹如冷水般,迎面泼了下来,让他们每个人的心都沉到了谷底。

    “你们彭队长的孩子没了。”

    这是秦绝站到她们面前时,说的第一句话。

    他本就严肃的脸,此刻更是阴沉,同时还隐约多出几分愧疚。

    “怎么回事?”

    易粒粒是第一个发出疑惑的。

    夜千筱在给她包扎,只是动作稍稍的顿了顿。

    “她替换那个孕妇当人质,那个贩毒分子被枪击后,压到了她。”说话时,秦绝顿了顿,然后才补充道,“她的孩子正好撞在块尖锐的石头上……”

    在强大的冲击力下,那个孩子不幸流产。

    易粒粒睁着眼,眸色微微一动,不知是怎样的情绪。

    夜千筱微微垂下眸,谁也看不清她的情绪。

    “另外,还有一件事。”稍稍收敛了情绪,秦绝继续道,“据那几个俘虏的透露,他们在另一个方向,还设有陷阱,本是等待他们那组过去的,没想那个当诱饵的贩毒分子中间就死了,所以上面决定,将我们两个小组的人员组合起来,进行下一场抓捕行动。”

    ------题外话------

    【1】

    奖励待会儿发,今晚就不出游戏题目了。

    明天五千打底,再补两千哈。

    说实话,玩了个下午的植物大战僵尸……

    【2】

    科普:

    【军官晋级期限】

    将官不作具体要求,校官和尉官晋级,只说我国的。

    少尉晋级中尉,大专专科毕业为两年,其它三年;中尉至上校的军衔晋级,每级都是四年;大校至中将的军衔晋级为选升,五年限要求。

    如果你21岁大学毕业,是少尉,而且,每次晋级都能赶上的话,恭喜你,快五十岁的时候能成为将军。

    PS:这里要讲一下,有特例的,瓶子文也有些混乱,自己都搞不清,但也不到逆天程度。

    我不针对个人,但请各位读者注意一下,如果看到某些文里有二十几岁的将军,请一定要【科普】一下,别以为将军怎么的多帅气,二十几岁的将军,逗我玩儿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14、我比你行内有科普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