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5、宝贝儿,找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据那几个俘虏的透露,他们在另一个方向,还设有陷阱,本是等待他们那组过去的,没想那个当诱饵的贩毒分子中间就死了,所以上面决定,将我们两个小组的人员组合起来,进行下一场抓捕行动。”

    言外之意,先前行动中,没有受伤的,都要参加这次行动。

    自然,完好无损的夜千筱,也得参加。

    将最后的绷带绑好,一直未有动作的夜千筱,站了起来。

    “我去拿枪。”

    冷冷清清的看着秦绝,夜千筱话语淡淡的说着,声音里见不到丝毫起伏。

    “嗯。”

    看着她,秦绝点了点头。

    原本的四个狙击手,到现在为止,已经损失了两个,夜千筱是必须参加这次行动的。

    至于——

    彭雅的孩子问题,对夜千筱和陈雨宁的情绪是否有影响,本应该算在考虑的因素,可现在狙击手急缺,秦绝便没有去探究。

    他相信彭雅带出来的人。

    就算是那种战友牺牲,也会以任务为重,不会因此而影响情绪,以至于耽搁了任务。

    这种问题,放到夜千筱的身上,他更愿意如此相信。

    夜千筱这个女兵……

    越看越觉得不简单。

    先前听过易粒粒,所以他对易粒粒的印象,已经是极好的了。现在又冒出了个夜千筱,在同样跟狙击手的近身搏斗中,易粒粒身受重伤,可夜千筱却毫发无伤。

    不得不对夜千筱刮目相看。

    经过一番整理,秦绝将有伤在身的特警和易粒粒留下,带着那些有足够行动能力的人,去跟另一个小组汇合。

    关于另一组埋伏的地点,他们已经拷问出来了,现在要紧的,是抓紧时间,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准备逃跑之前,他们必须抓住他们!

    为了兄弟!

    为了那个未出世的孩子!

    很多时候,在战斗中,战友的鲜血,是最有刺激性的武器,挖掘他们潜在的能量,热血沸腾的去找敌人报仇。

    半个小时后,两个小组正式汇合。

    一见面,就开始商量接下来的计划。

    夜千筱和陈雨宁这两个狙击手的任务,早就已经安排好了,自是站在一旁无所事事。

    “还活着?”

    双手环胸,抱着狙击枪靠在树上,陈雨宁冷淡地朝夜千筱开口。

    “彼此。”

    斜看了她一眼,夜千筱淡淡的回着。

    她站在离陈雨宁两步远的距离,狙击枪背在肩膀上,手里把玩着一把刚刚染了鲜血的折刀。

    她身上的军刀、匕首很多。

    因为习惯用刀,所以在明处暗处,她都会留几把,偶尔会出其不意,偶尔是因为军刀功能,必要会用得着。

    当然,在部队训练时,夜千筱是不会带这么多的。

    一方面是不允许,另一方面,是对她来说,也算是累赘。

    “喏。”

    手指微微一抬,陈雨宁微微扬眉,一块军用巧克力从指尖弹出,飞往夜千筱的方向。

    手掌一张开,再握住,夜千筱便已将其握在手中。

    “哪来的?”

    抬眼,夜千筱漫不经意的问着,便开始将巧克力包装撕开。

    她们从昨晚吃过晚餐后,就一直没有吃东西,到现在已经过了十八个小时了,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友军。”

    陈雨宁回着,微微偏过头,看向旁边那些在讨论战略的人。

    “谢了。”

    轻描淡写的道谢,夜千筱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这块巧克力。

    反正,她需要补充能量。

    干脆盘腿坐下,夜千筱将狙击枪放到大腿上,收好手中的折刀,慢条斯理的吃着那块巧克力。

    “还有吗?”

    刚吃完,夜千筱就听到靠近的脚步声,连头都没有抬起,便直截了当的问着。

    步伐微微一顿,陈雨宁稍有惊讶,旋即耸了耸肩。

    从口袋里掏出另外一块巧克力,丢给了她。

    夜千筱理所当然的接住。

    低下头,陈雨宁一只手放到裤兜里,看着闲散地坐在草地上的夜千筱。

    身上只染了留些许尘土,并没有留下狼狈的痕迹。

    悠闲地盘着腿,修长的手指将巧克力掰断,送入口中。

    涂了军用油彩的脸上,只露出些许皮肤,相对于她们来说,夜千筱的皮肤很白,所以她不得不将大部分的脸都给涂满。

    出奇的,这样的夜千筱,许是将那张脸遮掩了,所以显得没有那般讨厌。

    她直视着前方,黝黑的眼眸里,凝聚着亮光再闪烁,似是在思考着什么,又似是在纯粹的发呆。

    “粒粒的情况,怎么样?”

    看了她一会儿,陈雨宁掩去那份敌意,直接在夜千筱身边坐了下来。

    “问我?”

    收回放到远处的视线,夜千筱回过头来,颇为莫名地看着留陈雨宁。

    蹙眉,陈雨宁在周围扫了一圈,旋即朝她扬眉,反问,“不问你,问谁?”

    微微凝眉,夜千筱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片刻,转而摊了摊手,回道,“没死。”

    “……”

    陈雨宁眉头微微一抽。

    果真跟夜千筱没什么好聊的!

    回答完她,夜千筱便收回目光,继续看着远处的天空。

    她也不算发呆,只是这样的天气,着实够热的,她需要转移下注意力,让自己没那么热。

    至于陈雨宁,她真没心思搭理。

    热啊!

    这种闷热,比防晒训练,好不了多少。

    不平静下来,暴躁的心情,对接下来的行动,极有可能产生影响。

    可——

    陈雨宁似是跟她杠上了,离她更近了些,伸长着两条长腿,再次问道,“她怎么受伤的?”

    “想知道?”

    顿了顿,夜千筱微微扬眉,偏头看她。

    回看着她,陈雨宁皱眉。

    忽然被夜千筱打量,被那双黝黑的眼睛盯上,陈雨宁忽的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说就算了。”

    心里敲了警钟,陈雨宁便移开目光。

    “说!”

    斩钉截铁的开口,夜千筱稍稍眯起了双眼。

    侧过头,陈雨宁狐疑地看着她。

    “帮我扇个风。”如此厚颜无耻的要求,夜千筱却说得尤为淡定。

    “……”

    陈雨宁满眼讶然。

    搞什么鬼……

    先是愣了下,陈雨宁才后知后觉,明白夜千筱那诡异的要求。

    “再见。”

    当下,陈雨宁冷着脸说着,便拎着狙击枪站起身。

    夜千筱目送她走开。

    待她走出几步,夜千筱悠悠转移视线,继续盯着远处飘浮的云朵看。

    夜千筱跟陈雨宁都清楚,陈雨宁是没必要问她这些的,以陈雨宁的性格来看,她宁愿回去的时候问易粒粒,也不愿意主动来问夜千筱。

    可——

    她还是问了。

    夜千筱能够明白她的心情。

    杀了一个人之后,定然会紧张害怕,陈雨宁的心情是焦躁的,而对于跟了两年的彭队长流产,也是让陈雨宁必须要去报仇的。

    种种情绪无法发泄,陈雨宁去找别人说话,是她唯一能找到的发泄口。

    但,陈雨宁必须克服此刻的心理。

    同样的,夜千筱的心情,也不怎么样,她需要紧急调节,否则在接下来的任务中,可能要比陈雨宁的情况,更为严重。

    当然——

    她的心理,跟陈雨宁截然相反。

    从出发点和目的来说,她们俩应该是相同的,可陈雨宁是怕自己在任务中出错,以免影响其他人。而,夜千筱则是怕控制不住杀戮的心情……

    对。

    她控制不住。

    彭雅训练了她们一个月,这段时间,她们相处的都算不错,而夜千筱也看得出来,彭雅对她的孩子,是极其珍爱的。

    一想到那个未出生的孩子……

    不可否认,她确实有些愤怒。

    这种愤怒,不仅是因那孩子,还因那个不着痕迹、透露对孩子期待的母亲、彭雅。

    甚至——

    因那份早已软化的心。

    快一年了,她很久没再见过鲜血与杀戮,和陷入绝望的那群人。

    部队是个和谐的地方,纵使那里有着竞争和压迫,可大致的环境还是干净的。

    那样的干净,令她差点儿忘记了,以前曾经处在个怎样的世界。

    她素来喜欢审视自己,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所以她急需控制住情绪,以免到时候给自己、甚至于其他人,带来没必要的麻烦。

    她习惯的杀戮,在部队,是不允许的。

    吃完巧克力,夜千筱眸光微动,仰面躺倒在地上,双手交叠枕在脑后。

    这里的树木比较稀松,她可以看到蓝天白云,带着温度的阳光洒落,在身上留下灼热的痕迹。

    ……

    二十分钟后。

    他们商量好计划,准备出发。

    夜千筱和陈雨宁跟在后面,隐去了自己所有的气息,分开隐藏在这危险的丛林中。

    这次,他们没有用警犬,悄无声息地潜入。

    等潜伏到敌人的埋伏点后,夜千筱便处于用瞄准镜观察的世界里。

    观察,估测环境因素,对目标进行瞄准,然后摁下扳机。

    任何目标,在她被瞄准的那刻起,就注定是个死人。

    “砰——砰——砰——”

    “砰——砰——砰——”

    “砰——砰——砰——”

    耳边尽是刺耳的枪战声。

    隐藏在树丛里,夜千筱只需担心流弹飞过来和自己的地点被暴露,就能够专心致志的瞄准目标,然后,扣下子弹。

    成为狙击手后,她才开始审视这个职业,在实战中将会面临什么。

    事实上,除了那些枯燥无味,还有稍大的压力,她根本不需要面临太多。

    不用真刀真枪上阵,不用担心太显眼而被瞄准,不用担心前后左右都能出现的敌人……

    不过——

    再次扣下扳机,将被逼出来的目标射杀,夜千筱看着那抹身影猛地挺立,然后竖直的倒下。

    瞄准镜后,她吐出口气,思绪有过刹那的分散。

    还真热啊。

    一抬眼,瞥向上方的蓝天,宁静而祥和。

    可,明明是蓝色的,她却仿佛,看到了鲜红的血液。

    不过一刹那的分神。

    夜千筱再度看向瞄准镜时,这次的任务,已经结束了。

    对方埋伏了十人,规模跟他们上午遇到的相差无几。

    夜千筱解决掉三个,陈雨宁解决掉一个,俘虏了一个。

    任务,圆满落幕。

    提着枪,夜千筱从地上站起来。

    “夜千筱!”

    刚起身,她便听到阵喊声。

    微微偏头,抬眼看去,便见到背着狙击枪,一步步走过来的陈雨宁。

    她神情严肃,轻轻皱眉,背脊挺得笔直,停在夜千筱面前。

    “恭喜。”

    举起手,陈雨宁盯着她,神情和缓下来。

    轻挑眉头,夜千筱上前一步,抬起右手握住她的,两人视线偏移、交错。

    “恭喜。”

    勾起唇角,夜千筱扬眉道。

    恭喜你,还活着。

    陈雨宁轻轻笑着,将手收了回去,放回裤兜里,神情却有着丝丝忧虑。

    这一天,她杀了两个人。

    她习惯了救人,真正去剥夺他人生命时……

    不得不承认,那种感觉,是真的很难受。

    而,看着陈雨宁,联想到易粒粒,早已平静下来的夜千筱,忽然想到很久以前,她亲手杀掉一个人时的心情。

    她不嗜血,所以不能冷静以待,滑稽的是,在那种场合下,她必须装得淡定自若,以嗜血姿态将他人震慑住。

    以前的经历,赠与她很多东西。

    实物的,精神的。

    她的成长,太不像样了。

    倒是陈雨宁和易粒粒,这些有着真情实感的人,令她甚至有些欣喜。

    ……

    处理了下现场,秦绝就连了通讯,不到一刻钟,接他们的直升机就来了。

    也是在直升机上,夜千筱抱着狙击枪昏昏欲睡,在半睡半醒中,将敌人的情况听了个七七八八。

    自然,那群雇佣军,不是来援助那两个贩毒分子的,那两个人,不过是他们事先安排好的棋子。

    他们早已设定好计划,让那连个贩毒分子当诱饵,将特警引入到他们的埋伏范围。

    雇佣兵的目的,跟夜千筱所想的一样,确实是为了复仇。

    而目标,则是身为队长的秦绝。

    半个月前,秦绝在一次任务中,将那群雇佣兵的头头杀了,乃至于忠心的雇佣兵们怀恨在心,便有了这次的行动。

    听了个大概,夜千筱偏过身,面朝没人的那边。

    耳边尽是咒骂雇佣兵的声音。

    夜千筱抬了抬眼,黑亮的眼睛里,有抹淡淡的情绪划过,一闪即逝,什么都没有残留下。

    各有各的立场。

    如果是她的那群人,恐怕会将整个特警队伍,搅得天翻地覆吧。

    很多时候,掌控实力,才掌控话语权。

    她这样想着。

    旋即,释然。

    “还吃吗?”

    当讨论声渐渐淡下去时,夜千筱忽的听到冷淡地询问声。

    睁开眼,斜着看去,便见到陈雨宁递过来的巧克力。

    夜千筱疑惑的瞥向陈雨宁。

    蹙眉,陈雨宁避开她的视线,淡声解释道,“还是要来的。”

    “谢了。”

    扬眉,夜千筱接过那块巧克力。

    一路无话。

    这是警方的直升机,但她们毕竟是友军,所以特尽职尽责的,专门将她们送回了海军基地。

    陈雨宁提的要求,直接去了军区医院。

    两人从绳降下来。

    “你要去看吗?”

    刚落地,陈雨宁就问了夜千筱。

    稍稍凝眸,夜千筱抬起视线,在二点的烈阳中,看到被笼了层留金光的军区医院。

    “嗯。”

    未曾多想,夜千筱应声。

    于是,两人就这么背着枪,穿着作战服,在来往人群的注视下,淡定从容的进了医院大门。

    打听到易粒粒和彭雅的病房,两人没有二话的赶了过去。

    “你们来了啊。”

    刚到三楼走廊,就见得易粒粒迎面走来,脸上露出几分惊喜神色。

    “嗯。”

    陈雨宁点了点头,转而看着她满身的绷带,问道,“你的情况怎么样?”

    现在的易粒粒,换了身大号的病号服,将身上的绷带遮掩了不少,可额头、手掌、手腕都绑了绷带,宽松的颈部,也隐约看到绷带的痕迹。

    想必伤的不轻。

    “还好,”弯了弯唇,易粒粒笑笑,“没死。”

    跟夜千筱的回答,一模一样。

    “……”陈雨宁停顿了一下,便也没有追问,转移话题道,“队长呢?”

    提到这个,易粒粒的神情顿时一僵,过了会儿后,才颇为无奈地开口,“刚刚从手术台上救回来,现在还算清醒,不过心情不算好。我的建议是,你们先回去,好好洗个澡,换身衣服,养好精神再来看她,正好也给她空点时间出来,调节下心情。”

    “嗯。”拧着眉,陈雨宁算是同意,转而又问,“队长的……唔,老公呢?”

    “据说在出差,刚刚得到消息,正赶过来呢。”易粒粒垂着眸,将所知道的,毫无保留的说出来。

    “那好。”

    陈雨宁眉头皱得更深。

    跟了彭雅有两年了,相比夜千筱和易粒粒,她对彭雅的了解要更多些。

    据她所知,彭雅的老公是个企业老总,当然不是彭雅傍大款,毕竟彭雅也是书香世家,家庭背景都算不错的,所以跟她老公在一起,也算是门当户对。

    但——

    她老公,一直反对她当兵。

    如果是文艺兵之类的,他或许还会同意,偏偏是这种有高风险的兵。

    家里有财有势,就算彭雅退役在家,什么都不做都有吃有喝的,为什么要成为霸王花的队长,受苦受累的过日子?

    要命的是,除了周末和训练较少的时候,他基本都见不到彭雅。

    更不用说,如果彭雅出任务,或者是去演习、训练时,他们甚至有十天半月见不到人影。

    是个人都会抓狂。

    陈雨宁听其他女兵感慨过,队长都这样了,老公还不出轨,对她一心一意的,简直是绝品好男人。

    然——

    现在,孩子没了,就算是绝品好男人,那都得发飙了。

    万一真的逼迫彭雅,让她离开队伍怎么办?

    陈雨宁光是想想,都觉得头疼不已。

    看出她有烦恼,易粒粒想了想,不由得问道,“队长的老公,有什么问题吗?”

    “你还要检查吗?”陈雨宁典型的顾左右而言他。

    “不用,”易粒粒微微摇头,“我回去挂点滴的。”

    “行,那我先跟你聊聊。”

    “好。”易粒粒同意了,转而看向夜千筱,问道,“千筱,你呢?”

    一直在旁看着她们对话,夜千筱刚想找空隙说离开,见到她主动询问,便直接摆手,“我先回去了。”

    说完,已经转过身。

    易粒粒无奈地看着她离开。

    可,顿了顿,易粒粒忽的看向陈雨宁,眯着眼问她,“你们和好了吗?”

    “什么和好?”

    紧皱眉头,陈雨宁一脸莫名,可眼底还是藏着几分尴尬。

    “闹别扭啊。”易粒粒颇为好笑的说着。

    “切。”

    不屑的哼了一声,陈雨宁抬手想去压帽檐,可手抬到半空中,才意识到自己戴着的是头盔,根本就没有帽檐。

    抿唇笑着,易粒粒追问道,“不是闹别扭吗?”

    耸耸肩,陈雨宁撇撇嘴,“谈不上。”

    她跟夜千筱,本来就没有啥交情,根本就说不上闹别扭。

    她只是不爽夜千筱。

    因夜千筱那身桀骜不驯的气质,也因徐明志对夜千筱的那份上心。

    最初,她对夜千筱印象很差,所以打压夜千筱的劣根,不曾想越压着,夜千筱就越能反弹,之后的训练中,总会在不经意间给她找茬。

    更何况,徐明志对她那么好,她也不领情,陈雨宁心里就留了疙瘩。

    总归,越看越不顺眼。

    就为这件事,彭雅专门找她谈过,陈雨宁也尽量在接触中,对夜千筱改观。

    可惜,第一印象很难改变,所以陈雨宁跟夜千筱的关系,一直都好不起来。

    但——

    这次行动,她不得不改观。

    夜千筱有不足,但也有长处,如果夜千筱比她厉害,她还有什么理由不爽她?

    不。

    她没有资格。

    “千筱挺好的,聪明人,相处起来很容易。”想了想,易粒粒笑着评价道,“她能跟婉嫣、冰珞都能成为朋友,证明她的交际能力并不差,就是人比较倔强,相信自己的第一直觉,所以她才不愿意跟你处好关系。”

    “切。”

    陈雨宁哼了一声。

    看着她,轻轻摇了摇头,易粒粒也不说多余的话。

    在她看来,陈雨宁的磁场,其实跟夜千筱挺近的,只是两个人都倔强得很。

    战友之间,谈不上仇恨与敌视,多多磨合就好了。

    ……

    拖着疲惫的身体,夜千筱回到了307宿舍。

    一进门,就将所有的装备丢到桌上。

    旋即,将头盔取下来,解开衣服扣子,将军靴和袜子脱掉。

    转眼间,整个宿舍就成了她的世界,满地都是衣服鞋袜,先前整洁的宿舍,一下就变得凌乱起来。

    也不管这些,夜千筱拿了新衣服,先去冲了个凉水澡。

    不到十分钟。

    她换上作训服,头发湿漉漉的走进门。

    走过衣柜门时,步伐顿了顿,抬手将其打开,从里面抽出条毛巾来,盖在自己的头上。

    然后赤着脚,在宿舍里转了一圈,最后才坐回自己的椅子上。

    头发一直没有擦,水珠沿着发丝滴滴掉落下来,就那一会儿的功夫,便将衣领染湿了大半。

    夜千筱也不去理会。

    微微仰着头,她睁眼看着天花板,觉得脑袋有些疼。

    想事情想的。

    半响。

    她抬起手,揉了揉额心,然后坐直了身体,视线在桌上一瞥,然后将刚刚堆在上面的东西,一样样的给丢到角落里去。

    终于,捡了大半东西后,她发现了摆放在电脑旁的手机。

    她拿手机,基本没有用处,平时就拿来玩玩游戏,但最近这一个月太忙,连碰的时间都没有。

    手机早已没点关系。

    沉思片刻,夜千筱将手机往上一抛,在站起身的那刻,将手机横空接住。

    翻箱倒柜的,将充电器找了过来。

    屏幕刚亮不久,她就摁下了开机。

    顽强的手机,很顺利的开了机,屏幕背景一闪现,她手指微微一点,就点了“电话”。

    记忆中熟悉的号码闪现,夜千筱刚想摁下键,视线微微上移,便瞥见了赫连长葑的名字。

    呃……

    不经意间,皱了皱眉。

    手指在空中停顿片刻,夜千筱忽的挑挑眉,然后在赫连长葑那个名字上点了两秒。

    浮现出工具选项。

    想都没想,夜千筱点了删除。

    办完事,她按下一连串的电话号码。

    没一会儿,就听到个心情不错的声音,“宝贝儿,找我?”

    ------题外话------

    生存游戏4通知——

    因为昨晚算了下,就只有【Q呆萌乖宝i】【晨雾笼素颜】【琴】【遥遥无期又四年】四只存活,所以机智的瓶子决定,五道题缩减为四道题!

    在《女王》玩这个儿就是,每次到最后,分分钟被瓶子秒杀,你们简直——弱!爆!了!【脾气暴躁的请忽略这三个字】

    好吧,所以瓶子决定,就剩下最后一道题,最后一道题,最后一道题。

    四位妹纸请注意啊,下一道题第一个回答对的,会得到瓶子赠送的一本书,炒鸡喜欢的一本书哦。

    PS:告诉其他妹纸,以后将不会再玩这个游戏了,所以你们也别抱怨,你们选错了也怪不得瓶子,是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15、宝贝儿,找我?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