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6、裴爷出马 生存游戏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宝贝儿,找我?”

    声音低缓磁性,略带轻松。

    最近裴霖渊愈发油腔滑调,夜千筱眉头微微一动,却也没心思去纠正,直接应声道,“嗯。”

    “什么事?”

    了解夜千筱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性格,裴霖渊直入主题的问道。

    “没事儿。”

    夜千筱轻描淡写的回着。

    那边微微一顿,转而是带有调侃的声音,低声询问,“来*的?”

    “滚。”

    嘴角微抽,夜千筱毫不客气地开口。

    “那我挂了。”裴霖渊顺着她的意思接话。

    “……”

    一抬眼,看到雪白的墙壁,夜千筱深吸了口气,将暴躁的情绪压制下去。

    沉默片刻,夜千筱微微侧着头,仔细听了下,然后问,“在忙吗?”

    “你找,就不忙。”裴霖渊答得尤为流畅。

    “哦?”夜千筱挑了挑眉,扬唇,“那么,你那边的声音,怎么回事儿?”

    “什么声音?”

    裴霖渊低声问着,暗哑的语调里,藏着淡淡的笑意。

    “枪。”

    “你听错了。”裴霖渊理直气壮地开口。

    无语,夜千筱不由得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心。

    她又不是聋子,那么清晰地枪声,她不可能听不见,只是相隔那么远,裴霖渊说什么就是什么,她也没心思去追根究底的。

    “去,”夜千筱轻声开口,“找张椅子坐下来,给自己倒杯茶。”

    “有的聊?”电话那边,飘来裴霖渊疑惑的声音。

    “有的聊。”

    夜千筱应声道。

    还真有的聊。

    得到她的肯定,裴霖渊抬眼看了看天空,确定这天没有变后,便丢下一堆在“执行死刑”的那群人,一句交代都没有,就朝身后的那栋楼走进去。

    夜千筱在旁边等着。

    知道裴霖渊在忙,可既然对方都应下了,夜千筱也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反正他们都不是第一次。

    “说吧。”

    拎着一壶茶,将其在指尖转悠了圈,裴霖渊漫不经意的朝手机开口。

    这边,夜千筱给自己倒了杯水,踩着一双人字拖,淡淡的问道,“的情况怎么样?”

    “?”

    听到这个单词,裴霖渊轻轻扬了扬眉。

    五年前,夜千筱和丁心初遇,不到三天,就用武力拉拢了五个人,组成一个佣兵团,名字取为>

    而现在,、杀戮,已经成为佣兵团中响当当的存在,任谁听到也会毛骨悚然。

    在非洲游荡的佣兵团中,也算是排列前十的。

    “嗯。”夜千筱点头。

    兴致来了,裴霖渊靠在椅背上,低沉魅惑的问,“具体问谁?”

    偏头想了想,夜千筱直接道,“丁心,还有,。”

    “丁心在热恋期,智商降为负数,正在将权利一点点转给。”

    “……”

    夜千筱轻轻皱眉。

    果然智商为负。

    微微停顿,没听到夜千筱说话,裴霖渊继续懒懒地开口,“你要想把拿回来,我随时都可以帮忙。”

    “不用。”夜千筱一口拒绝,“我要继续当兵。”

    成为夜千筱后,她就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回去,取代以前凌珺的位置。

    太不现实。

    就算她凭借暴力和心机,将那群人给强行压制住,那她也不可能成为凌珺。

    凌珺就是凌珺。

    夜千筱就是夜千筱。

    她们有着共同的记忆,却不可能有一样的身份。

    所以,一直以来,夜千筱都没有跟裴霖渊问过,她亲手创立的,以及那些跟她出生入死的兄弟。

    因为回不去,所以没必要。

    但——

    现在,此时此刻,她忽然想问问,曾经那些兄弟们,到底怎么样了。

    “呵,”裴霖渊低低地笑了,可语调却略有不爽,“真不知说你欠虐,还是说你蠢。”

    “都有。”

    对此,夜千筱耸耸肩,也不反驳。

    对她来说,选择留在部队,确实是愚蠢的。

    本就对部队没有好感,先前是因为两年的服役才留下来,而现在是真的想锻炼自己,满足自己对这个国家军事能力的好奇心,才留下来的。

    当然,还有些杂七杂八的理由,只是她下意识地避讳了。

    而——

    部队的束缚,本就不适合她。

    离开部队,她就算不当佣兵,也有更多的东西去学习、去了解、去冒险……

    没有前世的枷锁,她可以做更多更多,让她以前想做的事。

    刚说完,感觉到电话那头危险的气息,夜千筱颇为无奈地扬眉,继续补充道,“我估计要待很长一段时间。”

    “真的想好了?”

    轻松的语调乍然消失,裴霖渊的语气顿时变冷,通过电话都能感觉到他那边传递过来的危险。

    “嗯。”

    夜千筱很有胆量的应下了。

    停顿片刻,裴霖渊冷冷问道,“还待在海军?”

    “不。”夜千筱否定道。

    “去哪儿?”

    “赫连长葑那里。”

    话音落却,夜千筱便听到“咔擦”的声音,似是瓷杯破碎的声响。

    “怎么,好上了?”裴霖渊的语调愈发危险。

    “没有,”夜千筱淡声回了他,旋即道,“不扯这个。”

    “我想扯。”

    裴霖渊霸道的将话题绕回来。

    “诶。”

    夜千筱无奈地喊了声。

    “……”裴霖渊不应她。

    “裴爷?”语调微扬,夜千筱试探的喊道。

    “……”

    还是没理会她。

    轻轻叹息,夜千筱道,“想听听我怎么死的吗?”

    这话落到耳底,霎时,裴霖渊动了动眉头。

    “说。”

    这次,他冷冷地回了一个字。

    他得知消息赶回来时,弄死夜千筱的那支军队,已经被的人全灭了,一个活口都没有留,谁也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所以——

    任他如何打听,也无法知道,那时的凌珺,到底面临着怎样的危机。

    很显然的,夜千筱是否跟赫连长葑勾搭上,并没有凌珺如何死的更为重要。

    如果夜千筱看上了赫连长葑,他大不了弄死赫连长葑,可凌珺的死,他不想让其

    “我中埋伏了,”缓缓勾唇,笑容不明意味,她冷清地开口,“带过去的。”

    她极少回忆那次的事情。

    临死前的画面,再如何心宽的人,也不可能忘记。

    她只是尽量不去想,以免怨恨扎根,让她无心去做其他的事,甚至影响到她的正常生活。

    前世的仇恨,跟她的身份,本不该有什么关系,可她还不是因此无法接受赫连长葑?

    “他?”

    一个字,冷若寒冰,令人闻之,便毛骨悚然。

    “是,”夜千筱淡定道,“他跟那只军队勾结,将我带到对方的埋伏圈。”

    没有详细的解释,但裴霖渊能猜出个大概。

    他能想象当时是怎样的惊心动魄,以至于让素来临驾于他人之上的凌珺,都没有任何办法。

    那支军队,最起码有三百人,那是一支自发组成的军队,当时分成两个小组去包围夜千筱带领的队伍。

    那一次,除了带领的那组,凌珺的那个小组,全军覆没。

    当时的大部分精英,都被丁心带去完成其他的任务,就只剩下一小部分,由凌珺来带领完成一个等级不高的任务,不曾想被人埋伏袭击。

    凌珺惨死。

    “他勾结?”

    裴霖渊的语调一字一顿的,就像是在确认般。

    那字字发寒的语调,仿佛他下一刻就有可能带人留冲进的老巢,将揪出来碎尸万段。

    “对。”夜千筱应声,转而警告道,“另外,这件事,你别插手。”

    “你想自己来?”

    裴霖渊眼眸一冷,似是在询问,却没有丝毫征求夜千筱意见的意思。

    “不,”夜千筱凝眉,继续道,“我告诉你这个,只想拜托你一件事。如果到时候真的向下手了,你帮个忙,把夺过来,收入自己的组织。”

    顿了顿,夜千筱补充道,“他们信服你。”

    对于这件事,夜千筱想了很久。

    如果丁心真的有脑子,自然会怀疑,就算他们俩结婚了,也会有所警惕,让接替她所有的权利,自是不可能的。

    她们这样的人,除了自己,绝对不会完全相信别人。

    夜千筱不想去掺和。

    若是丁心有所警觉,将什么事都没有,的下场自然也不会好。

    可——

    若丁心真的相信了,对他没有丁点起疑,那夜千筱也不会去怪她。

    只是,的目标是丁心,如果丁心真的遇害了,她们精心建立起来的断不能落到他人手上,让裴霖渊接手自是再好不过。

    以裴霖渊的名望,那些人自然是信服他的,加上他手中的势力,群龙无首的,被他收入囊中也不是多困难的事儿。

    只是——

    “我不接受。”

    出乎意料的,裴霖渊拒绝的干脆果断,根本就没有丝毫考虑。

    “我不会回去。”夜千筱语调微僵。

    “那么,”遇到微顿,裴霖渊轻轻勾唇,肆意邪笑,张扬道,“随他们自生自灭。”

    眸光微动,夜千筱忽的笑了,“随你。”

    这时候,无论裴霖渊应不应,都没有关系。她只是告诉裴霖渊,如果真的有那个下场,那么他可以选择,将收下,毕竟那不是一股小的势力。

    “好了,”慵懒的开口,裴霖渊漫不经意地道,“转回正题,赫连长葑。”

    “跟我保证,不去动。”

    “不行。”

    “那就甭想聊赫连长葑。”夜千筱神情悠闲。

    “行。”

    作为个毫无原则的男人,裴霖渊非常快速的改了口。

    扬扬眉,夜千筱眯了眯眼,果断道,“好,我挂了。”

    “凌珺——”

    话音未落。

    夜千筱挂掉电话。

    然后,将手机关机。

    她相信裴霖渊,答应的事情,绝对会做到。

    可是,她不是君子,管她诚信道德,不想谈的事情,就这么搁着吧。

    将关机后的手机充电,夜千筱随手拿起盖在头顶的毛巾,草草的在头发上擦了几下,然后便起身,将毛巾搭在椅背上。

    翻身上床。

    抓住被子的一角,再一抬,倒下之际,留被子就完好的盖在她身上。

    累了那么久,她也该睡觉了。

    至于先前那点烦心事——

    不过是因为任务,让她联想起曾经的死亡,还有的种种过往,烦乱的思绪让她一时半会儿静不下来。

    可,过去的事情,那就是过去了。

    如果她不能回去,就趁早死了这条心。

    交代裴霖渊那些事,也是在断绝她最后一点念想,并且警告自己,她是真的再无可能回去。

    那么——

    此刻,脚下的路,好好的走。

    如果有尽头,如果有辉煌,那好,她会去期待,亦会去等待。

    ……

    在任务中折腾那么久,夜千筱实在是有些累。

    所以,直到晚上六点多,她才从睡梦中醒来。

    夕阳西下,晚霞满天,属于黄昏的光芒洒落在阳台,笼了层淡淡的光线,仿佛令人身处梦境一般。

    夜千筱坐起身,盯着走廊看了片刻后,才算是回过神来。

    易粒粒毕竟受了重伤,所以会在军区医院待上一段时间。

    宿舍内,除了她,就再无他人。

    揉着额心想了想,夜千筱也不继续发呆,从床上跳了下去,穿上军靴、戴上军帽,整理了下仪容,准备去食堂吃饭。

    十分钟后,夜千筱直接来了炊事班的厨房。

    “哟,又来开小灶啊?”

    一个熟悉的炊事员见到她,顿时弯了弯眼睛,朝她调侃道。

    在门口顿了顿,夜千筱扫视了厨房一圈,没见到林班长后,便直接道,“给我拿俩馒头。”

    “就吃馒头?”

    古怪地看着她,那个炊事员明显有所惊讶。

    “嗯。”

    夜千筱点头。

    既然是她要求的,炊事员也不硬塞给她其他,就老实地拿了个碗,给她装了两个馒头。

    “要点儿小菜吗?”

    将碗递过来,炊事员热心的问道。

    “不用。”

    微微抬眼,夜千筱勾唇轻笑,抬手将那两个馒头拿了过来。

    “诶——”炊事员错愕地看着她。

    “谢了。”

    摆手,夜千筱拿着馒头,转身离开。

    她没时间耽搁。

    睡了一觉,养足精神,填饱肚子后,就得继续训练了。

    她是没有伤的。

    况且,在体能方面,她落后一大截,而其他有些项目,也基本都有些不足,不得不花时间来加强联系。

    毕竟——

    她的目标,在赫连长葑那里。

    她想要看看,在偌大的东国,能被称之为真正的尖锐部队的地方,到底藏着怎样的顶级人才。

    而,她现在的实力,连入选的资格,都不够格。

    这个晚上,夜千筱按照平时的体能训练,一直练到晚上一点。

    之后才回去睡觉。

    ……

    翌日。

    八点,夜千筱刚练完回来,准备去食堂找点剩饭,却被等在食堂多时的陈雨宁找上了。

    “训练去了?”

    大老远的,见到浑身是汗的夜千筱走来,陈雨宁不由得挑眉问道。

    “嗯。”

    走近后,夜千筱才轻轻点头。

    “这是食堂的馒头,”说着,陈雨宁将一个袋子丢过去,道,“吃完去洗个澡,我们一起去医院。”

    “医院?”

    接过那个袋子,夜千筱侧着头,凝眉问道。

    “嗯,”陈雨宁点头道,“做个常规的心理测试。”

    “……”

    艹,又来?

    夜千筱嘴角狠狠一抽。

    以前几个月,都不见得做一次心理测试,到现在,一个月的时间,就连续做两次。

    一些杂七杂八的问题,问的人头都大了。

    要命的是——

    有时候,你的心理越是正常,他们就越怀疑你的心理状态,是否会对部队造成不利的影响。

    “心理测试,”犹豫了一下,夜千筱凝眉看着陈雨宁,问道,“唔,后面还有招吗?”

    瞥了她一眼,熟悉流程的陈雨宁也不遮掩,直截了当的回道,“如果他们觉得你有问题,后面还会有。”

    眼皮子跳了跳。

    直觉告诉她,如果“他们觉得你有问题”,到时候面临的将不会是心理测试了。

    “医院见。”

    想罢,夜千筱淡淡回了句,旋即便朝宿舍楼走去。

    晚餐,早餐,都是馒头,夜千筱吃的有些无味,尽量在路上解决完,一回宿舍就倒了大杯水喝了。

    拿衣服,洗澡,吹头发,出门。

    总共用时,不到十五分钟。

    去医院的路上,也花了十五分钟。

    总共花费半个小时。

    陈雨宁似是算准了,在医院门外等着她。

    “先进去。”

    见到她,陈雨宁耸肩,淡声说道。

    夜千筱看了她一眼,步伐微微一顿,等待着她在前面领路。

    在前面领先一步,陈雨宁侧了侧身,旋即用平静的口吻道,“上面有通知,我们放假三天,中午就可以拿到假条。”

    “假条?”夜千筱挑了挑眉。

    有假条的意思是,她们这三天的时间,可以不用待在基地,而是可以出去走走。

    “嗯。”

    陈雨宁点头,肯定道。

    这是她们第一次实战任务,在劫后余生后,定然是想着能回家团聚,所以才给她们批三天假期。

    按理来说,她们的假期应是按照军衔,严格来批的,可总归有特例的存在。

    她们出生入死,理应得到些特权。

    想了想,夜千筱便将假条一事抛在脑后。

    她没有必须出去的理由,虽说在外面可以散散心,但在没有熟人的城市,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倒不如抓紧时间,快些提升自己的体能。

    提升一点是一点,任何技能,都是慢慢磨练出来的,绝非一蹴而就。

    “对了,那个李嘉,”来到二楼,陈雨宁脚步微顿,凝眸扫视着夜千筱,道,“她回去了,前段时间在复读准备高考,现在报考结果都该出来了。”

    “哦。”

    夜千筱应声。

    她的手机不常开机,偶尔会收到李嘉的短信,但联系不多,李嘉也不会透露自己的事。

    但——

    这件事,她有听刘婉嫣说过。

    就李嘉的话题,两人没有聊几句,之后就一路沉默,由陈雨宁带着,来到四楼的心理咨询师。

    这下,整个上午的时间,都砸在了这上面。

    直到中午,夜千筱才算是解放,而事先做完离开的陈雨宁,早已不见踪影。

    下到三楼,夜千筱在楼梯口停留片刻,视线朝走廊处的房间瞥了几眼,想了想后,便顺着记忆找到了易粒粒和彭雅的病房。

    易粒粒的病房没人。

    估计是闲不住,带着浑身的伤到处闲逛去了。

    夜千筱便直接来到彭雅的病房外。

    病房门没有关紧,留有些许缝隙,夜千筱刚想敲门,就听得里面传来严肃的声音。

    “现在连孩子都没了,你还想待在这个鬼地方吗?!”

    是个男人的声音,沉稳严峻,却压抑着那股怒意。

    夜千筱敲门的动作,倏地顿了顿。

    “我想留在这里。”彭雅的声音有些虚弱,可铿锵有力,无可置疑。

    “这件事,容不得你决定。”

    “可是,唐明同志,你现在在妨碍我的人身自由。”

    “彭雅同志,我就是妨碍你伟大的人身自由了,你要不要告我?!”

    “……”

    彭雅的声音顿时安静下去。

    显然,面对这般蛮不讲理之徒,她实在没有话语来反驳。

    片刻后,夜千筱勾起唇角,将手收了回来。

    压了压帽檐,双手放到裤兜里,准备离开。

    然——

    “夜千筱!”

    很熟悉的声音。

    夜千筱停下脚步,隐藏在帽檐下的眼睛微抬,将迎面走来的人影看在眼底。

    是昨日合作过的,特警部队的队长,秦绝。

    “秦队长。”

    夜千筱朝他喊了一声,却免去了客套性的军礼。

    “来看你们队长?”来到她面前,穿着特警制服的秦绝站定,字正腔圆的朝她询问道。

    “算是。”

    夜千筱点头。

    “那进去吧。”

    看了她一眼,秦绝拍了拍她的肩膀。

    显然,他看到了夜千筱站在门口、却没有进去的那一幕。

    不由分说的,秦绝就推开了门,旋即将夜千筱带了进去。

    里面,没有夜千筱所想的争执,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幅平静祥和的画面。

    彭雅穿着病号服,坐在床头,身后靠着枕头。

    在她床边,斜坐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长相不算突出,却给人一种温文儒雅的感觉。

    他手里拿着个苹果,正在用水果刀一点点的削着,动作有些笨拙,却看得出他动作很细心。

    “秦队长。”

    早已听到门外的声音,彭雅见到两人,也不算意外,只是打招呼时的笑容,仍旧有些牵强。

    “来看看你。”

    将手中的水果篮放到一边,秦绝手里的报告却没方向,径直走到彭雅的床边。

    然——

    一走近,他就能明显感觉到,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身上,所散发出的敌意。

    秦绝是个粗人,虽然感觉到了,却没有过于在意。

    于是,跟彭雅说了几句闲话后,就将话题扯到他来的目的上。

    殊不知,在旁削苹果的男人,脸色愈来愈黑。

    看到这一幕,夜千筱颇觉好笑,倚靠在门边,不动声色的观察着。

    只是,接下来秦绝的一番话,却将夜千筱的注意力完全吸引了过去。

    “……我们根据俘虏的情报,去搜查他们余下的同伙,没有想到,有人比我们快一步,将他们全部杀害,手法惨无人道。”

    说这番话的时候,秦绝的表情愈发严肃。

    “都死了?”

    听到这里,彭雅惊讶的抬眼。

    “嗯,”秦绝沉重地点头,“十四个,无一存活。”

    十四个,无一存活?

    做出这般残忍事情的,不可能是他们警方和军方,那么,又是谁,率先将他们找出来杀害?!

    这——

    典型的黑道做法!

    听到这里,夜千筱脑海里闪过个想法。

    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没有动静,夜千筱静站在旁,听秦绝和彭雅继续说着,就连唐明的不爽都没注意。

    等他们聊了近十分钟,秦绝也准备离开时,夜千筱跟彭雅打了声招呼,便找借口离开。

    出了医院大门,夜千筱看了下时间,已经快过午饭时间了。

    可她却没时间去食堂,加快步伐去了宿舍楼。

    ……

    307宿舍。

    推门进入,夜千筱甩手关了门,便来到自己的桌前。

    拿了充满电的手机,开机。

    拨通裴霖渊的电话。

    对方接听。

    “那个佣兵团的事,是不是你做的?”紧紧皱着眉,夜千筱冷声问道。

    ------题外话------

    【1】

    征文投票15号就截止了,妹子们,谁手上还有票的,麻烦投一下【犬犬】的【黑萌影帝妙探妻】!一定一定!

    都最后一天了,妹子们的票票绝对不要浪费!

    妹纸,明个儿投了的跟我说一声,投一张,在五千的基础上,加更一千!

    一定一定!

    认准【犬犬】!

    【2】

    第四题:

    你找到了食物,但接下来没有目标,躲在个仓库了过了两天,可周围的丧尸越来越多了。

    终于——

    丧尸围攻了你。

    然而,幸运的你,被三个幸存者救了。

    如果你可以在他们中找一个靠山,你会选谁?

    A、25岁的年轻人,身强体壮,可以保护你,但是对你起了色心。

    B、40岁的中年人,稳重,有智慧,能服众,但是有妻儿要保护。

    C、30岁的女人,善良,有武功,也能保护你。

    D、谁也不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16、裴爷出马生存游戏终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