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7、惨,挂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那个佣兵团的事,是不是你做的?”紧紧皱着眉,夜千筱冷声问道。

    话音落却。

    然,未得到回应。

    夜千筱拧着眉头。

    半响,电话那边的裴霖渊,才缓缓的出声,“肯开机了?”

    “……”

    夜千筱眼皮子挑了挑。

    靠!

    她早忘了昨天摆他一道的事了!

    握住手机的手紧了紧,夜千筱冷冷的道,“先回答我。”

    “先给我个解释。”裴霖渊同样冷邦邦道。

    “裴霖渊!”夜千筱重重地喊道。

    “凌珺!”

    裴霖渊的声音,咬字清晰,却藏着刺骨冷意。

    “我知道了。”

    深深吸了口气,夜千筱敛了敛眸光,准备挂断电话。

    她从不希望裴霖渊掺和她的事。

    尤其,是在东国。

    当初山佳的事情是这样,而现在,那个佣兵团的事情,也是这样。

    如果那十四个人,真的是裴霖渊做的,那么,只有任何一点破绽,都能让东国的警察追查到裴霖渊身上,而他的组织,很有可能被东国警察划到黑名单。

    这并不是夜千筱所希望的。

    一直以来,她跟裴霖渊协议,不要接手东国的任务,也不去东国执行任务,这一点算是他们的理由之一。

    “等等。”

    刚移开手机,便听得电话那边,传来裴霖渊压抑不爽的声音。

    抓住手机的动作,微微一顿,夜千筱等着裴霖渊继续说话。

    “是我做的。”

    裴霖渊果断承认,语气平静沉稳。

    “哦。”

    毫不意外的扬眉,夜千筱准备继续挂断电话。

    她拿裴霖渊没办法。

    裴霖渊想做什么,她根本就阻止不了,也没有立场去阻止。

    他们会尊重对方,却,不会完全听从于对方。

    “珺儿。”

    手指还未摁下,声音放到最大的手机里,便飘来裴霖渊低沉的声音,手指不自觉地顿了顿。

    眼眸微微闪烁,夜千筱犹豫了一下,干脆在椅子上坐下,淡淡的问,“还有什么事?”

    “我的机会。”

    一字一字,缓缓的,醇厚的声音,滑落在耳底。

    他在要求,而非请求。

    夜千筱明白他的意思。

    于是,视线朝桌上一瞥,她沉声问,“你想要怎样的机会?”

    “你放三天假。”裴霖渊直接谈条件。

    “我不出去。”

    “原因。”

    “我要训练。”

    “这个理由,不成立。”

    “不想见你。”眉头一皱,夜千筱回答道。

    “……”够直接!

    顿了顿,裴霖渊便应声道,“行。”

    听得他没继续说话,夜千筱揉了揉太阳穴,继续谈条件,“你可以选其他的。”

    “每周一次电话。”裴霖渊直截了当。

    “没空。”夜千筱拒绝。

    “十天。”

    “不行。”

    “半个月。”

    “……”夜千筱一时没了话。

    “一个月。”裴霖渊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无奈。

    “成交。”夜千筱果断接过话。

    “……”裴霖渊停顿了一下,“你当做交易了?”

    “啊,抱歉。”夜千筱毫无诚意的道歉,旋即问,“还有事吗?”

    沉思片刻,裴霖渊又慢腾腾的补充道,“每次通话,必须半个小时以上。”

    “下次开始。”

    弯了弯眼睛,夜千筱立即挂了电话。

    除非必要,她最不会的,就是闲聊扯淡。

    尤其——

    还是通过电话。

    不过,估计裴霖渊又要发火了。

    将手机丢到桌上,夜千筱伸出另一只手,将笔记本电脑打开,打算找一些狙击手的资料,可在笔记本电脑开机的空隙里,她的视线从桌上扫了圈,便定在了旁边的本子上面。

    呃。

    是赫连长葑给的“生日礼物”。

    那个记录了各种狙击手经验、小窍门的本子。

    视线停顿两秒,夜千筱也没有迟疑,便将那个本子捞到了手中来。

    开了桌上台灯,夜千筱顺着以前看到的地方,继续浏览。

    自从正式训练开始后,她空余的时间拿来睡觉都不够,更不用说翻看这个本子。

    本就是对自己有利的东西,现在得空了,夜千筱看这个,也不算浪费时间。

    “嗡嗡嗡——”

    才翻了几页,丢在桌上的手机,便忽的响了起来。

    夜千筱瞄了一眼。

    手机屏幕一亮,通话界面浮现,但那不是一连串电话号码,而是有备注的。

    夜贱人。

    见此,夜千筱嘴角一抽。

    这是以前的手机,基本上的备注,都是以前的夜千筱改的。

    用了这么久,她还真没认真看过通讯录,见到这个名字,不得不承认,有些囧。

    毫无疑问,这个“夜贱人”,自然就是夜若雨了。

    想了下,夜千筱将手中本子放到一旁,便拿起被丢到桌边角落的手机。

    接听了。

    “有事?”

    冷淡地两个字,夜千筱一如既往地,直入主题。

    “姐?”

    那边,飘来试探的询问。

    “嗯。”

    “姐,你终于接电话了!”

    电话内,是夜若雨欣喜若狂的声音,隐隐的,似是还有些激动。

    看来,这电话打的有段时间了。

    心里这般估摸着,夜千筱停顿了下,再次重复自己的疑问,“有事?”

    “嗯!”夜若雨连忙道。

    扯了几句,都谈不到重点,夜千筱无奈,简洁道,“说。”

    “姐,你在部队很忙吗?”

    夜若雨继续问道,完全掩饰不住她的激动之情。

    “忙。”

    “哦,难怪你的手机一直关机呢。”夜若雨恍然大悟。

    “嗯。”淡淡应声,夜千筱再一次问道,“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跟阿洲重归于好了,打算下个月订婚。”谈及这个时,夜若雨语气里满是幸福的味道。

    “恭喜。”

    夜千筱波澜不惊的回道。

    夜若雨这般情况,她也料到了一二。

    如果柳景洲有点责任心的话,听到她让裴霖渊派人带过去的信息,肯定会想方设法的挽回这段感情,跟夜若雨重新在一起的。

    另一方面——

    夜长林也并非大奸大恶之人,怎么说,虎毒还不食子呢,更何况夜长林还算个尽职尽责的父亲。

    得知自己女儿怀孕,自是想方设法的去找柳家,好歹也不会让自己女儿受委屈。

    而,夜长林选择护着夜若雨,就证明夜若雨在夜家还是受宠的,柳家看在眼里,加上柳景洲的执意选择,同意他们俩在一起,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另一边,夜若雨得到夜千筱如此冷淡的回应,也不觉得委屈尴尬,反倒是激动不减,继续道,“姐,真的很谢谢你。”

    “不用。”夜千筱不动声色道。

    “还有……”说着,夜若雨微微一顿,语气顿时变得低缓认真起来,“那个,以前的事情,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姐,真的,以前,都是我跟我妈对不起你。我也不奢求你的原谅,就是……唔,我是真的没想到,你会这么帮我。所以,谢谢。”

    长长的一番话,说的支支吾吾的,却带着无可掩饰的歉意。

    越说到后面,她的声音就越低。

    沉默着,夜千筱侧过头,顺着走廊敞开的门,看向外面灿烂的阳光,视线稍稍的飘远。

    半响,夜千筱靠近手机,低低地吐出几个字,“家和万事兴。”

    “姐……”霎时,夜若雨怔了怔,声音里夹杂着哽咽,悲伤而愧疚的情绪交杂,顿时爆发,“对不起,都是我们对不起你。”

    家和万事兴。

    当初她跟自己母亲,在夜家处处针对夜千筱,让夜千筱受尽委屈。

    那个时候,夜若雨和红灿满怀恨意,将她们先前所受的苦楚,都归咎于夜千筱和柴欣君,恨不得这母女俩去死。

    可是呢?

    到最后,她们什么都没得到。

    而,本应该对她们恨之入骨的夜千筱,却在紧急关头,不计前嫌,帮了夜若雨一把。

    听着夜若雨在耳边道谢,夜千筱微微垂下眸,唇角抿成了一条僵硬的直线。

    她没想待在夜家,也没想跟夜若雨处好关系,可以说,夜若雨如今的态度,都是她先前的无心之举。

    但——

    家和万事兴。

    家和,定然是好的。

    “没事。”夜千筱音调冷清,阻断了夜若雨继续的话,她淡声道,“我有点忙,先挂了。”

    抽噎了一下,夜若雨闷闷的应声,“嗯,好的。”

    不再继续客套,夜千筱挂断手机,顺便将其关了机。

    免得再接一些烦心的电话。

    没想去吃午餐,夜千筱就拿着那个小小的本子,看了整整一个下午。

    直到六点左右,她终于觉得自己饿了,才将反复钻研了好几遍的本子放下,去了食堂。

    ……

    昨晚,她吃了两个馒头,早上,也就两个馒头,中午干脆没吃。

    于是——

    提前赶到的夜千筱,拿着端盘盛饭夹菜时,将其盛的满满的,打破了她训练时的记录。

    站在一旁的俩个炊事员,瞠目结舌的看着她。

    夜千筱端着端盘,淡定自若的离开。

    端着饭菜找了个位置,夜千筱趁着食堂的军官比较好,快速地将饭菜解决完,之后便去了操场散步。

    吃的有些撑,不适宜剧烈运动,夜千筱先是在操场溜了半个小时,然后就跑向训练场。

    跟昨天一样,夜千筱训练到晚上一点,才跑回去洗澡睡觉。

    一夜安眠。

    翌日五点半,夜千筱准时睁开眼。

    穿好衣服,一如既往的,按照先前的训练量,去训练场训练。

    如此准时、积极、努力,惊得在食堂草地的两个炊事员,眼睛下巴掉了一地。

    “她们不是放假吗?”

    “嗯,我看那个陈雨宁,昨天就穿着便装回家了。”

    “是吧,我没记错吧……”

    “那好,问题来了,这大清早的,夜千筱又放假,起那么早做什么?!”

    “训练呗!”

    “……艹!”

    食堂内,只听得一阵骂声,抒发着自己惊叹的情绪。

    真是服了!

    他们实在无法理解,这种难得能够休息的日子,夜千筱为什么还要这般找虐。

    可——

    边想边扫地,两个炊事员也算想明白了。

    这个,或许就是为什么“他们还留在炊事班、而夜千筱却成为正式蛙人”的唯一原因吧。

    人家这么努力,他们还在惊叹,差的可不是一两个档次啊。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夜千筱都按照以前的方式训练,甚至在没有足够设备的时候,给自己增加了训练量,顺带还去海里玩了玩自由潜水。

    终于,自主训练时间,在她第三天睡醒后,结束了。

    五点半的集合号,准时响起。

    三分钟后,穿戴整齐的夜千筱抵达楼下,跟陈雨宁一起并列站着。

    拿着哨子、穿着作训服,站在她们面前的,则是个颇为眼熟的男兵。

    这个男兵,领口是一杠二星,莫约二十五六,年轻而有朝气,可五官端正、表情严肃,看起来冷邦邦的,不易接近。

    怕是比彭雅要难应付的多。

    如果夜千筱没记错,那是两栖蛙人队的狙击手。

    帽檐压得很低,挡住了那双冷峻的眼睛,锋利的视线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他上前一步,沉着声音,严厉地开口,“我叫严利,严格的严,利剑的利。”

    自我介绍完毕,夜千筱和陈雨宁皆是凝眸,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严利看着她们,铿锵有力道,“从今天开始,我接替彭队长,成为你们的临时教官。”

    “报告!”

    话音刚落,就听到陈雨宁的喊声。

    “说话。”

    严利冷冷地看着她,扫射过去的视线,给人一种难以承受的压力。

    “我想问,彭队长什么时候能回来?!”陈雨宁掷地有声。

    “这不是你该问的。”严利的眼神,倏地冷却几分。

    “我们已经适应了彭队长的训练!”陈雨宁斩钉截铁,“所以,如果您教的不够好的话,我们有权利知道,我们以前的教官什么时候回来!”

    夜千筱斜了她一眼。

    她们都清楚,陈雨宁并非针对新教官,也不是急着让彭雅回来。

    而是——

    她想知道,彭雅会不会回来。

    因为彭雅老公的要求,彭雅两天前就转院了,手机也关机,陈雨宁根本就联系不到她,就连待在医院的易粒粒,也打听不到任何信息。

    所以,陈雨宁才急于知道,彭雅是否会留在这里。

    “你说的很有道理,”往前走了两步,严利居高临下地盯着她,却给人带来极强的压迫,他一字一顿道,“我拒绝回答。”

    眉头皱起,陈雨宁微微仰头,直视着严利的眼睛,毫不畏惧的回道,“这是您的权利。”

    “你还算清楚!”重重地哼了声,严利往后退了一步,高声喊道,“陈雨宁!”

    “到!”

    “不尊重教官,罚500个俯卧撑!”

    “是!”

    陈雨宁果断的应了声。

    当下,根本毫无异议,陈雨宁便趴了下来,规规矩矩的做起俯卧撑来。

    见她服从命令,严利的注意力也未久留,转而看向笔直地站在一旁的夜千筱。

    “夜千筱!”

    “到!”

    夜千筱面不改色的应声。

    “你们一起训练的,跟她一样,500个俯卧撑!”黑着脸,严利将惩罚丢过来。

    瞥了他一眼,夜千筱嘴角微抽,却镇定的喊道,“是!”

    这一起罚的规矩,自从离开新兵连后,就很少发生了。

    夜千筱并不怎么喜欢这感觉。

    不过——

    与其说这位新教官锻炼她们的团结意识,倒不如说,他是故意来给她们一个下马威的。

    停顿了两秒,夜千筱稍有无奈,但还是服从命令,趴下去去做俯卧撑。

    这段时间,她可没少锻炼体能,来两个五个五百都不在话下,这五百个俯卧撑,也不算大的惩罚,夜千筱虽说是被连累的,但抱怨还不至于。

    惩罚完之后,严利就直接来狠的了。

    晨练跟先前比,那可不是小幅度的增加,就连“身经百战”的夜千筱和陈雨宁,一个晨练完了之后,都有些“吃不消”。

    所谓的吃不消,是指夜千筱训练后,直接趴下了,而陈雨宁瘫坐在地上,就连严利说“早餐时间到”,她们俩都没有什么反应。

    实在没那个体力。

    这一个早上的时间,夜千筱和陈雨宁之间的气氛,顿时就变得和谐起来。

    有句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那就是朋友。

    她们俩如今有了共同的敌人,对方想方设法的想至她们于“死地”,两人现在同病相怜,自是顾不得跟对方置气,只得团队合作,不让严利来看她们笑话。

    而——

    她们没想到,第二阶段刚开始,就被严利整的死去活来的。

    所有的科目,持续升级。

    第一阶段还未结束,她们就去执行任务了,之后一直没有时间考试,所以严利就非常好心的,在她们累的半死不活的时候,将试卷拿了出来。

    因为之后不会有上课内容了,所以,这次的考题,包括她们所学的全部内容。

    成绩,必须九十五分以上。

    不合格,不会让你此刻退出,而是会让你在第二阶段的时间,再抽空将所有的书学习一遍,中间会来多次的抽查考试。

    最终,夜千筱以九十五分的成绩,勉强的通过了考试。

    而,陈雨宁惨了。

    九十三分。

    凌晨一点,得知试卷分数的陈雨宁,拿着那张卷子,嘴角抽了又抽。

    妈蛋!

    有几天没学这个,训练开始时,也没有心理准备,这下忽然来这么一招,她能打这个分数,已经超乎意料了。

    可,要命的是——

    只差两分!

    她若六十分,许是不会这般焦虑。

    “陈雨宁!”

    公布完分数,严利顿时高喊一声。

    “到!”

    紧紧攥住试卷,陈雨宁压抑着怒火,铿锵有力的喊着。

    “你们俩都是一起学习的,你不合格,只能说你不努力!”严肃的盯着她,严利厉声道,“现在,沙滩越野十公里,有意见吗?!”

    “没意见!”

    咬咬牙,陈雨宁吼道。

    “现在就去!”

    “是!”

    喊完,陈雨宁将试卷揉成一团放到裤兜里,然后小跑到一旁,捡起背包背在身上。

    开跑!

    “……”

    沉默的看着这幕,夜千筱瞥了严厉一眼。

    她还真怕严利跟早晨一样,让她也陪着陈雨宁也来个十公沙滩越野。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夜千筱清楚,如果她前两天没看那个本子的话,这次的考试成绩,怕是要比陈雨宁还要差。

    好些小窍门,试卷上都考了。

    可以说,手中这份考卷,是超出考试范围的。

    陈雨宁有这个分数,实属难得。

    恐怕,严利……不,甚至于彭雅的本意,都是让她们不合格,然后将以前学过的知识,再重新来一遍。

    很多知识点,你若不去反复学,根本就无法掌控。

    可惜——

    夜千筱过了。

    这个怕是在严利的意料之外。

    “看什么看,你也想跟她一起跑?!”

    猛地看向她,严利对她的态度,忽然就呈直线下降。

    猜对了!

    典型恼羞成怒的表现。

    眸光一闪,夜千筱抓住试卷,抬高声音回道,“报告,不想!”

    “解散!”

    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严利沉沉的吼了句,话语里夹杂着明显的恼怒。

    “是!”

    笔直的站好,夜千筱清脆的喊着。

    旋即,拎着试卷,转身回宿舍楼。

    黑暗中,唇角轻轻勾起,是抹狡黠的笑容。

    ------题外话------

    答案是A。

    【琴】妹纸中奖了哈,不知在群里没,请私戳瓶纸,丢地址电话,寄一下书哈。

    详细答案请去看【晨雾笼素颜】的评论,置顶两天。

    急着发文,先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17、惨,挂科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