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8、教官想要我们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二阶段的训练,全面进行提升。

    不再是在训练场训练,她们的训练场地扩展到周围所有的山林、海域。

    耐力训练、野外生存,都在全面升级。

    在20个小时内,最少在山区走65公里;负重十公里,携带少量食物,两人一组,在丛林、荒漠、沼泽等险恶环境里穿梭。途中不仅要急行军,还要面临缺粮缺水、睡眠严重不足的极限考验。

    射击能力训练,也开始进行精准射击训练。

    精准射击训练,重点是用狙击步枪进行精准瞄准射击,她们都要在规定时间内射击850~1000发枪弹。

    要求很严格,训练很辛苦,教官——

    很苛刻。

    继杨栗和祁天一后,夜千筱以为部队的教官,再严厉凶狠不过如此,可自从见到严利后,夜千筱对他的训练方法,也是彻彻底底的服了。

    简单粗暴。

    给你个训练内容,说一下达标的成绩,如果不合格,他就会给你惩罚。

    不支持你,不否定你,他采取冷暴力模式,除了惩罚你的时候,根本就不屑于跟你说话。

    夜千筱体能上本就落后,在训练中算是折腾的,但需要重新复习的陈雨宁,每天熬夜两个小时看书,睡眠时间严重不够,体能自是呈直线下降。

    十天后,陈雨宁的训练成绩,已经落后夜千筱一大截。

    而——

    这个时候,伤口几乎痊愈了的易粒粒,也离开了医院,回归她们的训练。

    让陈雨宁觉得幸运的是,易粒粒回来后的考试成绩,为九十四分,以一分之差,成为了跟她一起熬夜复习的人员。

    总算是有个伴了。

    ……

    七月底。

    正直午时,阳光炙热。

    海滩上,那灼热的温度,似是能将人烧焦,赤脚站在那上面,就像是来到个火炉里般,就连迎面而来的海风,都带着令人窒息的温度。

    夜千筱、陈雨宁,还有易粒粒,穿着背心短裤,跨立站好,笔直地迎接迎面洒下的阳光。

    太阳悬于上空,就连影子,都形成个圆圈,被她们踩在脚下。

    这不是防晒训练,而是最残酷的惩罚。

    “野外生存,几个人的偷袭,都能让你们全军覆没!”严利负手而立,就站在她们身侧,脸上黑成锅底,瞪着眼睛、气呼呼的抽着她们,暴躁的吼道,“你们这些日子,学的东西都做什么去了?!”

    三人一动不动,没有人吭声。

    全军覆没,不管情况如何,说出去都是丢脸的,她们也没有那个信心,理直气壮地反驳严利。

    失败就是失败。

    没有任何理由可说。

    实战任务中,谁也不会在乎原因,他们只会去看结果。

    骂了近半个小时,严利的嗓子都冒烟了,眼神狠狠一扫,落到夜千筱身上。

    “夜千筱!”严利高喊一声。

    “到!”

    夜千筱铿锵有力的应声。

    “你来说,你们死掉的原因是什么?!”眼毛凶光,严利紧盯着夜千筱,好像她若不说个满意的理由来,分分钟就能一拳走过去般。

    “因为我们不够狡猾!”

    直视着海平面,夜千筱挺起胸膛,有板有眼的回答道。

    严利脸色顿时黑了黑。

    同时,一旁的易粒粒和陈雨宁,险些没有忍住,笑出了声。

    不够狡猾?!

    还真是!

    这次野外生存,是她们参与过的、难度最大的,三个人团队合作,都没能抽出空闲时间来休息。

    时间不长,就三天。

    可,这三天的时间,她们一直在赶路、赶路、赶路。

    睡眠时间,每天撑死了就一个半小时。

    中间,还要提防他人的埋伏,她们必须提高警惕来应对。

    这三天,简直能把她们折腾死。

    要命的是——

    她们终于抵达目的地,放松下来准备休息,不曾想周围早已有隐藏的狙击小组,四个人,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就将放松警惕的她们,全部灭了。

    这一手,简直卑鄙无耻!

    可,严利却理由充足,只抓住她们失败这点,将她们批评的连渣渣都不如。

    妈的!

    憋屈死了!

    夜千筱这一句话,简直说到她们心坎上了!

    “你的意思是,我们很狡猾?!”紧紧拧着眉,严厉瞪着夜千筱,威胁地质问道。

    “这可是您说的。”

    夜千筱云淡风轻的答了一句。

    在训练中,除了体能,她还是头一次吃这么大的亏。

    能甘心才怪呢!

    “好,我说的。”点了点头,严厉唇线愈发绷紧,下一刻,他高声喊道,“夜千筱!”

    “到!”

    “俯卧撑,五百个,5公里武装泅渡!”

    “理由!”夜千筱凝眉,直视着严厉,视线冷然。

    回看着她,严厉一字一顿,冷邦邦的道,“把自己的过错,归咎于他人,没有担当的表现。”

    “……”

    夜千筱扬了扬眉。

    却,毫无办法。

    来部队这么久,她最先看透的,就是长官、教官,这类人若是想让你受罚,可以找到任何理由。

    她无权反抗。

    往前跨了一步,夜千筱趴下来,面不改色的做着俯卧撑。

    陈雨宁和易粒粒,皆是怜悯地看了她一眼。

    平白无故的,受到这种冤屈……

    啧!

    真的是冤屈啊。

    但,很显然的,严利也没打算放过她们。

    “陈雨宁!”

    “到!”

    “你来说说理由!”

    “我们自身实力不到位。”

    “总结不够全面,五百个俯卧撑,五公里武装泅渡!”

    “……”

    习惯了严利的惩罚,陈雨宁悠悠地瞄了他两眼,深深地吸了口气,让自己不要因这等事而爆发,随着就顺了严利的意,老老实实地做起俯卧撑来。

    “易粒粒!”

    “到!”

    “你来说!”

    “我们警惕性不够。”易粒粒回答的尤为敷衍。

    严利看了她一眼,直截了当地开口,“跟她们一样,做吧。”

    两个人都懒得继续说话了。

    做吧!

    他的目的就是惩罚她们!

    易粒粒不闹不怒,眼角微微扬了扬,便顺从的接受了惩罚。

    ……

    烈日当空。

    徐明志赶过来的时候,正好见到正做完俯卧撑的夜千筱。

    本想走近,可才移动了两步,就得到严利一个警告的眼神,徐明志顿时僵在了原地,不敢造次。

    那可是严利啊。

    在整个两栖蛙人队,徐明志天不怕地不怕,就算在路剑面前,都可以坦坦荡荡、谈笑风生,可一到这个冷漠狙击手严利面前,徐明志就跟见到老师的坏学生似的。

    一个字,怂!

    “五公里武装泅渡。”

    见她们陆续做完,在一旁监视的严利,冷冷地朝她们提醒道。

    三人不能违抗命令,自是去一旁穿外套、背背包,准备下水。

    正好。

    头顶那大太阳,将她们烘烤的差不多了,是时候下水降降温了。

    三人陆续下了水,渐渐地游没了影。

    徐明志的视线,顺着她们的身影离开。

    “回来了?”

    愣神间,面前突地有人冷声开口,将徐明志的思绪拉了回来。

    “严哥!”

    下意识地喊了声,徐明志冷不丁的站得笔直,就跟见到领导似的。

    海练为期二十五周,但不可能所有人都去训练,所以他们是分批次回来的。

    老兵每年都有训练,成绩优异的,自是放到第一批回来。

    这一批中,回来了一半老兵,徐明志、牧齐轩、杨栗等人,皆在其中。

    而,徐明志刚回来,什么都没有做,就打听了夜千筱的训练地点,直接冲到这边来了。

    “训练怎么样?”严利问着,满脸的严肃。

    “很好!”

    回答着,徐明志的腰杆又挺直了几分。

    打量了他几眼,严利对海练一事不多过问,而是直接问道,“来看夜千筱的?”

    “呃……”徐明志倍儿心虚,想了想,便强调道,“就看看。”

    “以后不准来了。”

    没有多话,严利直接下了驱逐令。

    “为什么?!”

    徐明志顿时瞪大眼。

    “扰乱军心。”严利一字一顿的回道。

    “……”徐明志顿时哑言。

    他怎么就扰乱军心了?!

    不说夜千筱在训练,根本就不会注意到他,就算夜千筱休息的时候,注意到他,也根本不会分神好吗?!

    犹豫半响,徐明志踌躇着,为自己争取道,“我就在旁边看看。”

    “不准。”

    拒绝的斩钉截铁。

    “躲着看呢?”徐明志仍旧不死心。

    “你觉得,她们学了这么久,连偷窥的人都发现不了?!”严利话语里夹杂着不屑。

    “没有,”徐明志立即否定,转而,却止不住的嘀咕,“什么叫偷窥啊……”

    他本来就想光明正大的!

    狙击手的训练,他哪能不知道?

    一天到晚,基本就没个休息的时候,比选拔训练的时候,不知残忍多少倍。

    他想要见到夜千筱,除了吃饭和训练时撞上,就再没其它可能了。

    徐明志光是想想,就觉得头疼不已。

    当初怎么就支持夜千筱当狙击手了呢?!

    “躲着还不算偷窥?”

    严利冷飕飕地扫了他一眼。

    徐明志立即噤声。

    得!

    在严利面前,他们都怂,也只有杨栗,才能跟他面不改色的交谈。

    “那个……”也不急着走,徐明志微微拖长了声音,犹豫了会儿后,才悄悄地靠近严利,低声询问道,“听说那个彭队长出事了,她修养好之后,还会回来吗?”

    “这也关你事?”严利看着他,有些不耐烦。

    “当然!”认真的点头,徐明志收敛了那副吊儿郎当的神情,“我在女队那边混的熟,平时彭队长也挺关照我的。现在她……再者说,她是队长,女队那边,不能失去她。”

    徐明志人脉广,基本到哪儿都吃香。

    在女队那边,深得彭队长欢心,有好东西总不会忘了他,俨然把他当成了女队中的一员。

    本就有情分在。

    另一方面,队长一事,可不是说换就能换的,想要临时找一个彭队长,让其他女兵认可、信服,不是一般的容易。

    徐明志是回来后才听说的,心思除了放到夜千筱身上,也担忧着彭队长的情况。

    打心底里来说,他是不希望彭队长离开的。

    “国家可以失去她,她的家人,不可以。”

    严利认真地看着他,每一个字都说的很认真。

    徐明志顿时怔了怔。

    不可否认,严利说得很对。

    是他想错了。

    彭队长失去了个孩子,他只考虑到其他人不能离开她,却没有仔细想过,彭队长的丧子之痛。

    如果继续待在这里,她的痛楚只会翻倍。

    “抱歉。”

    张了张嘴,徐明志低低地道歉,声音里满是愧疚。

    “你不该向我道歉。”严利刻板地回答,微顿后,又道,“她已经说服了家庭,最迟十天,就会回来。”

    “真的?”

    徐明志抬了抬眼。

    “嗯。”

    严利认真的点头。

    “……”

    徐明志彻底无语了。

    都知道了,他还要训自己一顿?!

    简直,服了!

    ……

    有严利在,徐明志也不敢久留,很快就走了。

    下午二点。

    夜千筱、陈雨宁,还有易粒粒三人,浑身*的从海里爬了上来。

    三个人,皆是疲惫不堪。

    整整三天,她们都没怎么休息,成天心惊胆战的。好不容易抵达目的地,就被人一枪给毙了,之后暴露的严利现身,直接让她们跑回来的。

    不下十公里。

    没有喘气的功夫,她们就脱了衣服进行防晒训练。

    在四十多度的高温里,她们先是站了半个小时,后来又边站边听严利批评,又过了半个小时。

    直到现在——

    就算是铁打的,也坚持不住了。

    夜千筱刚上岸,就倒在地上,手臂挡住洒落的阳光,努力的平缓着气息。

    太累了。

    她都不知道,这几天时间,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严利是真的将她们的体能,耗费到了极限。

    “哔——哔——哔——”

    刚休息没两分钟,哨声就急促的响了起来。

    躺在沙滩上的三人,一动不动。

    “哔——哔——哔——”

    “哔——哔——哔——”

    “哔——哔——哔——”

    严利走得越来越近,孜孜不倦的吹着哨子。

    他不去踢人,也不去叫喊,只是用哨声折磨着三人。

    好半响,夜千筱实在忍受不住,紧紧抓了把沙子,支撑着从地上站起了身。

    先是摇晃了下,夜千筱将紧握的拳头松开,任由手中沙子滑落,旋即才慢慢悠悠的往前移动。

    最终——

    在严利面前,稳稳当当的站好。

    严利瞄了她一眼,看清她那半眯的眼睛、镇定的神情,纵使再如何的疲惫,她也总能保持两分清醒,任谁也无法令她心智迷失。

    强悍的不像个女人。

    接触了十余天,严利对她,只有这一个评价。

    之后,严利抓住哨子,去侵扰陈雨宁和易粒粒,“哔——哔——哔——”的声响越来越大,硬生生将她们逼迫的,从半昏睡中迷迷糊糊的爬起来。

    许是连她们都不知道,是怎样站在夜千筱身边的。

    全凭本能。

    待到她们站得整齐后,严利再慢慢的踱步过来,一双黑亮的眼睛盯着她们,犹如盯着自己的猎物般。

    “由于你们动作太慢,规定的午饭时间已经过了!”

    双手放到身后,严利狠狠地扫向她们,说出了一个与她们来说犹如噩耗的……

    消息。

    呃。

    她们的午饭没了。

    在她们累的半死不活的时候——

    她们的,午饭,没了。

    花了五秒的时间,三个人陆续反应过来。

    顿时,清醒了不少。

    “意思是,没饭吃了?”

    易粒粒睁了睁眼,颇为纳闷地问道。

    她有伤在身,虽说伤口已经结疤,但十来天的时间,就想要伤口彻底痊愈,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一回来,就承受如此高强度的训练,她的身体还真的吃不消。

    现在,连饭都不给吃饱,任凭她脾气再好,一时也难以接受。

    “易粒粒!”

    没有回答她,严利大声喊道。

    “到!”

    应声,易粒粒让自己站的更为端正、笔直。

    “说话之前喊报告,在新兵连的时候没有学过吗?!”瞪着眼睛,严利怒声问道。

    “……”易粒粒嘴角一抽,无奈地喊道,“报告!”

    “说话!”

    “学过!”易粒粒咬着牙。

    “一百个俯卧撑!”

    “是!”

    累到这个时候,易粒粒根本无心跟他计较,免得招来更大的惩罚。

    铁面无私的严利,可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更不知道什么叫手下留情。

    体力几乎为零,易粒粒是咬着牙,才坚持做完这一百个俯卧撑的。

    而,等到易粒粒做完俯卧撑,严利才继续说话。

    为的,就是要耽搁她们的时间。

    最好晚饭时间都给她们耽搁了。

    平时话不多的严利,骂起人来却成了话唠,从头到尾、从里到外的批评她们,一句话从来不带重复的,硬生生将她们扁得一无是处。

    除了有着充足自信的夜千筱,易粒粒和陈雨宁都有过片刻的恍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弱成了垃圾。

    训了近半个小时,等到严利说的口干舌燥后,便将她们带去了靶场。

    还是精度射击训练。

    800米的距离,对10环的环形靶和带10环刻度的全身人像靶射击。此外,还要在规定时间内,对指定距离上的隐显目标射击,目标通常在400米,出现时间为4秒。

    这个科目,反复训练,三个人轮流来,互相计算成绩。

    体力跟不上,端着枪都不是稳的,射击精准度更是大大降低,所以——

    不合格,就会被罚。

    夜千筱被罚了一次五公里跑,易粒粒和陈雨宁都比较倒霉,全部被罚了两次。

    等她们集体跑完后,再一看天色,心都是崩溃的。

    妈蛋!

    又错过晚饭时间了!

    ------题外话------

    看文……愉快……

    瓶纸成了网瘾少女,码字的时候一直想玩植物大战僵尸,所以,最迟明天发完币币奖励,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18、教官想要我们死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